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何彦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221 2019.03.20 09:41

  寂静的夜晚,城市里的灯光渐渐燃起没过多久又逐渐熄灭,不处安放的心早已归家。却也不乏寂寞者,在外面肆意寻找着安逸,放纵着自己的身心。

  醉客是东河最为平价的酒吧之一,因为平价,质量又在上层,因此也吸引来不少慕名而来的客人。

  今晚的醉客照旧有着一群人在狂欢,酒吧的灯光五彩斑斓洒在黑暗的室内时不时的照起一角的光明,让每个人都充满着相当的诱惑。

  舞池内站满了疯狂的男男女女,尽情挥洒着自己的不快。

  自然也有人在一边的雅座上喝着闷酒,缓解着心中的抑郁。

  酒吧的服务员端着碟子穿插在人群中走来走去,一盘酒很快就被一扫而光。

  “我说你们来了多久呢?”

  在最靠近外面吧台的一处包厢里正站着十多个人,和外面的热闹与众不同,这边是悄无人声的寂静。

  这伙人来得很早,差不多两个小时了,才有人终于耐不住寂寞发声了。

  彦公子翘着二郎腿独坐在沙发上,抬眼看了看对面沙发上横躺着的人,那人刚刚醒来看了眼自己手上的电子表。

  “我是不是要换个手表啊!”说话的男子抬了抬自己手上还发着夜光的电子表,“在雪山里也就这个罪管用了,在水里泡了一圈现在时间还是准的。

  只是这么见人,好像显得我有点掉价,是不是?

  人都说男看表,女看包来着。

  彦公子,是不?”

  “受不了你了!”彦公子听见这柠檬精说的话觉得自己快要被算酸掉了,直截了当将自己手上戴着的手表取下扔到了对面。

  “财大气粗!”男人叹了一声,声音里还带着浓重的鼻音。“彦公子霸气!”

  “你少在我这贫嘴!我还不知道你吧,哪次来不是要带我点东西走的?堂堂七爷,说自己穷也不怕被别人笑话!”

  “来来来,我这个还给你。”他将何彦扔过来的手表带上,看着自己手里的电子表晃了晃,“跟了我七八年了,彦公子记得要好好珍藏啊!”

  “一边去!别来恶心我,你怎么就不跟苏先生学学好,我可不信他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

  “咳咳。”他咳嗽几声,“这不是为了生活么?苏先生学得多了不好,还是得跟二少学。”

  “你们家二少这几年的名声啊!我看就是让你给败坏的!”

  “是是是,彦公子教训得对!”

  “我说你能不能把灯打开啊!”何彦很不适应的说出这话,“你们苏家就抠门到这个地步了?一个个的来了什么也不干,全都在闷头大睡,苏家这些年赚的钱也不少,没这个必要吧?”

  “那开一盏吧!”寒鸦一直没怎么睡,听见这两人在玩皮不经意间开口了。

  “我没听错吧?”何彦一副见鬼的朝戚槿这边看着,“你把他带来干什么?还嫌气我不够啊?”

  “苏先生让我来的。”寒鸦解释道,“你若是不高兴的话,我现在可以走。

  哦,小姐在哪我真不知道。

  当年长老会的人也来问过,我也是这么说的。”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故人见面何彦原本还打算损戚槿几句的,却没想到半路上杀出这么一号人来,他说话都变得紧张起来。

  “你知道的,我没那种意思,你,你——”

  “彦公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现在我站在苏家这边。”

  “好吧!”彦公子叹了口气,“我算是知道了,你们苏家就是我克星。一个个的,消停将近十年了现在却都跑回来气我。”

  “瞧瞧,咱们彦公子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戚槿啧啧叹了几声,“彦公子,小气伤身。”

  “小寒这些年过的还好么?”他的目光自从发现寒鸦之后就一直盯在他身上了。

  “他脾气不好,你再这样看小心他将你眼珠子给挖出来。”

  “咳咳。”寒鸦清了清嗓子,“大哥没必要在我的事上多费心,苏先生待我很好。”

  “你过得好就好。”彦公子叹气。

  听到他这些年过得很好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了不少,他又看向戚槿附近的壮汉道,“那新来的又是打哪拐来的?”

  “自己跟来的。”戚槿把玩着自己手里刚得的那块金表漫不经心道,“怎么?看上了?我就说我这块跟了十多年的电子表你不要,原来是看上他了啊!”

  “少他娘的放屁!”彦公子爆了句粗口,“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们苏家一样是土匪啊!”

  “行行行,土匪下面的小土匪饿了。”

  他揉了揉眼睛,“地主之谊总该要尽点吧!彦公子请客呗!我觉得人家今天这是给我摆脸色呢?只怕是不会再来了,咱们这么多人也不能在这干等着啊!”

  “小李,去。”何彦招呼着身边的助理耳语几声。

  “鬼手,有人要打你主意呢?”

  睡在地上的人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他看了眼踹自己的脚原先是打算发作的,可是就着昏暗的灯光一瞧发现是戚槿瞬间就焉了。

  这一切自然是被对面的何彦尽收眼底,看到这小子现在能将这么大一汉子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他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

  “谁啊!”鬼手眼睛上挂着一幅墨镜,摘掉后揉了揉,一抬眼就看见那边正盯着自己看的何彦。

  他一愣,询问道,“那个是彦公子么?”

  “是啊!”戚槿幽幽叹了口气,“就是他。当年我抢了他弟弟,现在他要抢你怎么办?”

  “寒鸦么?”

  寒鸦的事他多少听鬼蜮的人说过一点,可是也仅限于出生不低,但是为什么成了这伙奇怪人的医师他到现在也没怎么想明白。

  毕竟重要人物都会医术,还专门找个医术高超的人过来,实在是有点说不通。

  “对啊!就是他。”戚槿吃味的看着寒鸦,眼神很复杂,寒鸦看不下去将头瞥向了另一边。

  “他开价多少,你过来做我保镖怎么样?”

  “彦公子知道我从哪里来的么?”鬼手知道这两人现在闲得无聊正拿自己开刷,便也努力配合着。

  毕竟无聊也是无聊,还不如开开玩笑。

  “哪里?”

  “吃牢饭的。”

  “呵!”何彦冷笑一声,一副了然的望着戚槿,“到底是谁的人?”

  “苏七的。”戚槿笑,“我没办法。”

  “她也是胆子大,什么地方的人都敢挖。”

  “你知道?”鬼手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觉得自己好像被耍了。“我说的是——”

  “嗯,了解一点。以前表小姐也喜欢做这种抢人的活。”何彦目光幽幽好像是扭转了久远,隔着时空与另一人对视着,“可惜了,和你一样的那个人也不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