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找茬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075 2019.03.23 10:15

  “长老会名单里的那个安家么?“他问。

  “应当是的,造出冥界埋骨的人好像就是安家的。你问这个干嘛?“

  “没事。“戚槿晃了晃脑子。

  他还是不相信一切能来得这么巧合,前段日子伊森正在修复的东西里出现了安家,现在就能遇见一个姓安的。

  这还真是!

  无巧不成书啊!

  “以前是不是有过关于安家的什么传闻?那种歹毒的话?“戚槿掰着手指道,“说的好像是碰上安家人了就要剥开心肺来瞧瞧是不是黑色的?“

  “好像是有的。“一边的寒鸦扒着嘴里的饭道,“不是安家人,是姓安的,不管和安家有没有关系。“

  “为什么啊?“

  见戚槿正看着自己,寒鸦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他转过头道,“冥界埋骨毁了一座城,那里是安家曾经的祖宅,外界认为那是安家没看好的东西跑出来导致的。“

  “······“

  “我想出去撒尿!“良宥扯着戚槿的袖子,“你找个人陪我。“

  “多大个人了。“灰渡嘲讽道,“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啊!长老会都敢跑去,还怕这么个小地方?“

  “小地方才蛇虫鼠蚁多,才要怕,那里全是一群快埋进土里的人。我怕他们做什么?苏先生不怕,我当然也就不怕了。“

  “挺能说的啊!“何彦呵呵乐着。

  他却是怎么也没想到戚槿竟然朝他看了过来,“你喜欢啊?“

  “没事逗着玩挺好的啊!空巢老人的苦你懂不懂?“

  “就你?“戚槿对此表示很怀疑,“良宥,这哥哥好玩么?你要不要跟他去玩几天?“

  “什么哥哥啊!他明明是叔叔,不要以为穿得人模狗样的我就不晓得你多大了。“

  “······“

  何彦觉得自己心很苦。

  他原先是以为这是戚槿故意给自己挖的坑,却没想到戚槿正一脸严肃的看着他,那一瞬他懵了。

  “怎么呢?我脸上有东西啊?“

  “脸上没东西,心上有。“戚槿煞有其事的看着他,“只是给你提个醒,少打他注意,少给他说话。

  在鬼蜮的时候都是没人敢惹他的,小霸王一个,那张嘴太讨人厌了。“

  “我怎么就不信呢?“何彦看着他,“老实交代着里面是不是还藏着什么我不知道的暗号?

  怎么这孩子就突然缠上我了?“

  “他喜欢你。“戚槿由衷道,“对伊森也是这样,不过伊森不大喜欢理会他。

  你越是不理会,他就越跟着你走。“戚槿望着已经关上的门道,“别随便给我们家的孩子搭讪,到时候你就甩不开这个麻烦了。不信你问问何寒我是不是在给你开玩笑就是了。“

  “嗯,有一家面馆被吃垮了,面馆老板被他卖了。“

  何寒见大哥正望着自己,知道该是时候表态了。

  “因为面馆老板是个人贩子,具体怎么做的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他是从鬼蜮偷跑出去的,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

  老板被找到的时候已经是个废人了,在黑煤窑里做苦工,恰巧苏先生带着他一起路过那里去办事,快死的老板认出他来了。“

  “······“

  何彦觉得心肝颤,“你还说不是屠夫?“

  “你见过屠夫这么杀人的么?况且面馆老板出事并不是因为他,到现在也还没死,只是个躺在病床上的废人。

  所以我说他跟我们不一样,因为只差一步,那人却活了。

  我们却是差着千千万万步,却有无数推手去让我们完成。

  那样的人才能称之为真正的屠夫。“

  “嗯。“

  醉客的生意向来是很好,特别是酒水上的,因此以往的时候吧台边上都会站着四五个调酒师。

  可是今天却有点不一样了,吧台里是空空荡荡的,可是吧台前却被围了起来。

  中央站着一个身材单薄的青年,他正低着头同对面的人道歉着。

  “对,对不起。“他鞠躬道,“先生,今晚酒水免单可以么?“

  “老子是差钱的人么?“

  在青年的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光头大汉,身材微胖,脖子上盘着一条小拇指般粗细大小的黄金项链。

  上身是宽松的T恤,露出的脖口间依稀能看见里面绣着的纹身,下半身是一条沙滩热裤,脚下趿拉着一双人字拖。

  在他身侧则是跟着几个不伦不类的青年,一个个像刚出了洗剪吹的理发店却忘了做发型的样子,几人头发冲天而起,颜色都各色不一。

  身侧站着的两大护发是黄毛和红毛,而身后跟着的两条尾巴则是绿毛和紫毛,看上去年龄都不大,和光头这身夸张的外貌比起来仅仅是不良少年而已。

  “老板,您,您说怎么解释?“服务员劺足劲道,“这身衣服我赔行么?“

  安笙想到自己为数不多的工资,咬了咬牙。

  他想,下月他又得多省点了。

  要不干脆去更偏远一点的城中村租房吧!

  “赔?“光头冷冷笑着,将手中的烟灰熄灭,“怎么赔,我这可是牌子货,你一杯杂酒就这样倒在我身上。

  你赔的起么?“

  “我,我赔得起。“安笙点点头。

  醉客向来有着谁惹事谁抗雷的传统,今天怪他倒霉吧,不知怎么就冲撞了眼前这位邪神。

  明着是自己撞上来的,可是安笙却也只能吃哑巴亏。

  赔钱就赔钱吧!

  工作还在就行。

  他就怕自己换工作了,这伙人还能找到别的地方去。

  不要落单,不要落单,不要落单。

  公交车上老头的话再度响在脑海里,这也算是落单么?

  生意太忙了,吧台上的人也在忙着端酒水,他只是见这没人刚刚走过来而已。

  落单,原来是不要让自己一个人的意思啊!

  他深吸一口气,又鞠躬。

  “先生,您有什么要求就现在提,大家都在这看着,我也好兑现。“

  光头似乎也是没料到这人看上去一副老实软弱的样子,却不知道是个会说话的硬茬。

  他不能让自己下不来台。

  “提?“光头一拳挥了上去,“我给你提?你配么?“

  前后说话语无伦次,就算是不懂行的人也明白这是来故意找麻烦的。

  安笙扶着吧台的桌子才堪堪站住,他现在头有点晕,他被打蒙了,“先生,您现在可以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