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6章滑雪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119 2019.04.28 09:02

  良宥走了,说是什么鬼蜮那边出了点事,安笙不知道是哪,柳姨又重新回来照顾他。

  他腿早就好了,只是这段日子被养的太好了点,一直不想动。

  总算是在第N次没打通戚槿的电话之后他放弃了,虽然戚槿走的时候就说过不要打电话只要发短信就好,他看到会回,可是看着那些石沉大海小时不见的讯息,他心里还是有点难受。

  他就算是个跟个纸片人谈恋爱,现在也该会回了,这都走了两个星期了,一点音讯都没有。

  他都开始怀疑,两人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左小指上像是纹身一样的戒指又在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在给柳姨说了一声之后,搬回了原来的地方。

  客厅里的一切家装都好像是被翻新过了,连带着他的房门也变了,唯一没变的可能就是锁了,还好他能打开。

  自己的屋子走时当是狼狈的,现在看起来是被收拾整齐了。

  不用说,他也知道是那两人为自己表示歉意的方式。

  他躺在床上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一开门就看见正坐在客厅里等着自己的孟洛白。

  “醒了?等等那两个,等会出去。”

  “你们怎么知道我回来的?”他回来的时候是在下午,屋子里没人他是知道的。

  孟洛白微笑着,除却先前他在自己心里留下的不好印象外,这个男人对自己比陆寻真诚多了。

  “那里。”他指着电视旁的花束,安笙视线也跟着看了过去,那里有着微型摄像头正对着自己。

  “上次的事发生之后,我买的。”他从兜里掏出一块指甲盖大小的木牌,在安笙面前晃了晃,“这个送你。”

  安笙下意识的接过,看到那木牌上有个不太明确的凸起。

  “按下去,我就能知道了。以后,像上次的事都不会发生了。”

  “谢谢。”

  安笙很想说自己和花姐都在找房子了,但是人家的一番好意,自己就这么拒绝了,好像不大好便收下了。

  “我们好了。”另一边屋子里的两人也出来了,陆寻看着安笙,“你要不要再加点衣服?外面有点冷。”

  “你们去吧!我不去了。”

  宅的太久了,他不大爱动了。

  “出去运动运动也好,冬天是要长肉的时候,来年了难得减。”孟洛白在边上提醒一声。

  安笙想了想,很想说一声现在有人正盼着他长点肉的,可是当这份藏在心里的喜悦要分享给这些人的时候他是不高兴的。

  他看到楚瑜期待的眼神,还有陆寻那双望着自己很奇怪的神色,他点了点头,“那好吧,我跟你们出去。”

  安笙想也没想就跟着他们一起走了,只是没想到这来的地方竟然是自己一直不想来的。

  “滑雪场。”

  他打了个哆嗦,他腿才好没多久,本是不会的,就算是想学,现在也不适合。

  “你怎么不动啊!”孟洛白向他滑了过来。

  他只记得上次看到在病床上的安笙时他正有气无力的躺着,说的好像也只是断了几根肋骨而已,养了一个多月时间也好了。

  安笙不会,自己教教也只会教简单的,现在应当是没问题了的。

  “不会。”安笙局促的站在原处,无比后悔自己要搬回来住的决定。

  良宥在他心里成了小神仙,那张嘴还真是说什么应什么,找房子的事得加快了,自己在这住着果然就只有受气的分。

  “我教你?”

  “好。”他除了能说好还能说什么呢?

  “你慢点,别急,别慌,看我滑一遍。”

  “好。”

  孟洛白见他这认真的样子,笑了笑,转了一圈他回来。

  “你得先想象自己会,别怕摔倒,我刚开始的时候也摔倒了,我在边上看着。”孟洛白站在旁边让他先站在板子上,“慢一点,别急。”

  “好。”

  安笙点点头,站上去,慢悠悠的朝前走着。

  楚瑜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安笙一看见前面的人影就慌了,整个人极为不协调的朝着一边栽倒,这自然引得孟洛白的一声哄笑。

  “你怎么这么笨啊!”孟洛白将他从地上扶起来还在打趣着。

  “就是,笨死了!”楚瑜朝他瞪了一眼。

  “呼!”安笙吐了口气,他现在腿疼,有点发麻。

  “你们继续吧!”他将身上的防护卸了下来,“我出去转转。”

  他不适合这里,真的不适合。

  房子,房子,他要快点找到房子。

  一个人住在井巷,他是住不下去的,他现在真的好像回井巷一个人锁屋子里偷偷的哭。

  他想到柳姨说的雪儿,当初,她是怎样的心境才去的井巷呢?

  和自己一样么?

  戚槿为什么不理他了呢?

  他脑子闹哄哄的,深吸一口气,他决定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想一想。

  “他怎么了啊?”不明所以的陆寻拧着几瓶水过来,就看见安笙不大方便的跑开,“摔了么?”

  “是摔了一跤。”孟洛白看着安笙离开的背影道,“小孩子心性。”

  “不会滑就不会滑,跑来做什么,还说不得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陆寻瞪着楚瑜,“道歉去,他腿上还没好利索。”

  “他腿也受伤了?”孟洛白将水扔给陆寻,“你怎么不早说啊!早说了,我还拉你们来这做什么。”

  “我只想着他装模作样的滑几下,又没想到会这样。”陆寻也是很无辜,将正要赶上去的孟洛白拽住,“你先给我回来,你们俩,谁把人气走的?”

  “我。”楚瑜不大高兴了。

  “你去追。上次也是为你。”

  “好。”楚瑜咬咬牙,这拉不下面子的事他还是做定了。

  “安笙,你等等。”

  安笙拖着腿,对身后的声音是完全充耳不闻了,他拿着自己的背包就一直朝前走着。

  这里是哪他并不清楚,只晓得一只腿一瘸一拐的走着,他好像要比两只腿更利索了。

  走的也越来越快,楚瑜的声音他听见了,可他就是不想理会。

  那个屋子里的人和事,都特么见鬼去吧!

  良宥说的对,他的生活轨迹被打乱了,他不该再和他们在一块待着了。

  “安笙,你等我,你上哪去!

  这边没什么车,你等我一个。

  我错了,我刚才不该做这话的,我收回还不成么?

  你别生气。

  对不起。”

  “啊!”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尖叫,“安笙,呜呜,安笙,救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