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朋友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060 2019.04.17 08:25

  “叮铃铃,叮铃铃。”

  “你还给他把手机拿来了啊!”戚槿看着茶几上放着的碎屏手机,“都摔坏了。”

  “谁啊!”

  “安笙,在附近么?”

  “在医院。你是安笙朋友么?”

  “他怎么呢?”那头人问着,“哪家医院,我能过来看看么?”

  “好,你姓什么?”

  “孟洛白,只是普通朋友,如果不方便我就不来了。”

  “你过来吧!”戚槿望着床上还在昏睡的人想了想道,“他难得有个朋友。”

  难得有个人还记得他。

  后一句话他自然是没说出口的。

  “密码都没有。”戚槿坐在边上划着他手机,“看起来对谁都警惕的,竟然不怕别人看他手机,怪稀奇的。”

  “看。”他将手机扔给鬼手,“通话最多的是花姐,其次是陆寻,刚才那号码只有一次。

  趁着人还没来,找姜渔要电脑,你去查查。

  查完了顺便买点粥,咱们就着吃了,给他留着,等人来了好上路。”

  “够可怜的,又得吃粥了。”鬼手看着病床上的人将一肚子的抱怨转化为最简洁的话。

  “......”

  “不等他醒么?”

  “等不了,咱们走另一条路。”

  “另一条?”鬼手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你等着。”

  “你好,我是孟洛白,我可以进来么?”

  孟洛白,陆寻,有点意思。

  戚槿在心中嘀咕一声,孟家和陆家是世交,孟家从政,陆家从商。

  据说这两位公子哥从小是一块长大的,成长的路上免不了要争强好胜的,一路打打闹闹的,感情却是不见减少分毫。

  “进来吧!戚槿。”

  两人握了手,戚槿继续替安笙掖了掖被子,指着边上的粥,“吃了么?”

  “我......”

  “给你留的。”戚槿示意道,“他还在麻醉期,骨折了。”

  “安笙怎么成这样的?”

  床上的人脸被揍得浮肿,眼下一片青紫,要是不听戚槿的话,他都不会认为那就是安笙。

  在他印象里的安笙是个生的白净的男孩,长的比较单纯,见人不会说什么话。

  按理来说,是不该得罪什么人的。

  “谁动的手啊?”

  若非瞧见戚槿对他好像很关怀,他都要怀疑动手的人就是自己对面的这人了。

  “不知道,早上打电话没接,去他租房子的地方人就这样了。”

  戚槿将粥喝完后扔进了垃圾桶,“你能帮我个忙么?

  其实咱们俩也不怎么熟悉,但是孟家好歹也是书香门第,我相信孟先生既然说自己是安笙的朋友,那这个忙我想孟先生是不会拒绝的吧?

  我时间不大够了,急着出门一趟。

  我想请孟先生陪着他,等他醒来了,帮忙去他租房子的地方带一套换洗衣物过来。

  孟先生知道他住在哪么?

  不知道的话,我这有写地址的。”

  “你知道我是那个孟家的?”

  “知道。”戚槿微笑着,“不然也不敢劳烦您啊!”

  “好,我答应你。”

  这回的戚槿看起来倒像是正派人士了,脸上的笑更是让人如沐春风,孟洛白也不知为何就答应了。

  “谢谢。

  外面这份粥是留个孟先生的,保温盒里的是留个安笙的。

  他醒了之后帮忙按一下床头的呼叫按钮,医生叫姜渔,他会帮忙的。”

  “你是他?”

  “勉强算哥哥吧!”

  “哥哥......”

  孟洛白显然是怀疑的,若非调查清楚了,他也不会给安笙打那通电话。

  “嗯,我们家孩子比较多,多他一个不算多,都是一样照顾着的。

  所以,在他心里可能是哥哥吧?”

  “哦!”

  “我走了。”戚槿扫了他最后一眼之后,将窗子关上,“麻烦孟先生了。”

  “这不是去罗浮山的路。”

  鬼手在副驾驶上抗议着,他现在很慌,寒鸦不在这,要是戚槿这个时候发疯这车上又没别人,他控制不住场面。

  “我知道不是去罗浮山的。”

  “苏先生不是说去雪山的么?还说三天之后汇合。”

  “她有说是和我们汇合么?万一是那两个呢?”戚槿笑眯眯的看着他。

  鬼手不知道他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要,只是觉得这笑格外的危险。

  以前在黑狱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疯起来就是个疯子,那是被各种扭曲的人性所逼迫出来的脾气,可是到了这位大爷面前就算是头狮子也得跪着,这人疯起来就不是人了。

  或者说,苏家的每一位,疯起来都不再是人了。

  一个个的,都是要被关进精神病院,好好做研究的人。

  说起来,苏七名下好像还真有一家精神病院。

  他心中一阵胆寒,想不到这世上还有什么地方能制住这群恶人。

  戚槿见他脸色微变,自然能猜到他在想什么,他害怕自己再不说出实情这位大兄弟可能会疯掉。

  “说的不是我们,是另两个他,藏刀藏剑,不然干嘛要你跟着我。”

  “哦!”

  他松了口气,还好戚槿没疯。

  “咱们去锦州,第二精神病院。”

  “......”

  鬼手抓着自己肩上的安全带,打算有不对劲的地方就赶快逃走。

  “不错嘛!现在能跟上我的思维了。”戚槿小声嘀咕着,“我还没说你就能想到那个地方了,虽然想法有点错。”

  “你又偷窥!你说你,怎么不去偷窥安笙的,偷窥我/干嘛!

  我以前可是有老婆的,别想着研究我身体构造。”

  “噗,谁研究你!”戚槿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你说你长的这么大块头,我研究你得多费劲啊!

  还是小身板好,玩个几天,腻了,没几天就吃完了。”

  “祭品是用来吃的啊?”

  “不然呢?”戚槿不大理解的望着他,“难不成养着玩啊!那我得饿死。”

  鬼手咽了口唾沫,等自己冷静了才吐出两字。

  “凶残。”

  “哪个神不是吃人血喝人肉才生出来的,神的原形都是鬼,所以你们苏先生才自封鬼山神。”

  “不是别人说的鬼山神女么?”

  “他......”戚槿整理一下措辞道,“不算女的,只是误打误撞成了女的。不然干嘛叫先生,你真当雪儿眼瞎苦苦纠缠这么多年都不晓得他是个女的?

  还是说你见过藏刀藏剑真面目了?”

  “你的意思不会是跟苏先生长的一样吧?”

  “对啊!”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