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出去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005 2019.04.22 10:38

  “你可以走了。”

  安笙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坐在自己床边的女警,是个熟人。

  “就可以走了么?”安笙纳闷的望着她,“我,你没骗我吧!”

  “不骗你。”

  女警被他这个样子逗乐了,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又道,“我,你能帮我一把么?

  有点不大方便。”

  “好。”

  她帮着将安笙扶到一边的轮椅上,安笙还是觉得自己这一趟有点莫名其妙的。

  “你们是不是搞错呢?”

  “怎么?”女警揶揄,“你还想在这多待?住习惯了?舍不得?”

  “那倒不是!”安笙讪讪道,“我总觉得你们还要问我点什么,可是我不知道是什么,就是,就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这几天除了柳姨和姜医生,其他人我都没见着。

  我,心里不踏实。”

  “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奇怪的人。”女警将他背包放在他怀里,拉开门推着他出去。

  “你,你是不是有别的事要忙啊!

  我看你好像很雷厉风行的样子,你要是忙,不用管我了。

  我也去不了哪,你让我在厅里待一会,我找朋友过来接我就是了。”

  “那,你确定你自己能行?”女警摊开手望着他。

  “确定的。”安笙试了一下,“就是有点不大习惯坐轮椅而已。”

  “那我走了,你慢点。”

  “好。”

  早上的太阳很暖和,透过边上的窗户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他还是第一次觉得太阳竟然这么好看。

  警局里现在还没几个人,整个大厅都是冷冷清清的,那女警有着厚重的黑眼圈,这个时候出现在她床边,一看就知道是熬了通宵的。

  因此,他才说自己可以的。

  只是速度慢了点,不过,他并不急着现在就要离开这里。

  “崇明,给你个好玩的。”

  安笙出了门,就一直划着自己的轮椅,他还没给任何人打电话。

  只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是要人帮忙才能回家的,现在太早了,他想等等。

  “你又想做什么?”

  安笙不知道自己路过的是谁的房间,只是觉得声音有点耳熟。

  “你去一趟锦州吧?”他提议着,“第二精神病院,你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的。

  我只是没想到这年头有人打主意到这上面来了,我还没来得及查,你给我打电话说我的人出事了,我就回来了。

  这个烂摊子我收了,我那边的事也等着人接手。

  咱们换换,怎么样?”

  崇明想了一会,看着自己身边瘦的跟个枯猴的年轻人道,“你让阿离去吧?

  我走了,谁在东河坐镇?”

  “我啊!”说话的人大眼不馋,阿离恭恭敬敬的站在边上没说话。

  “你!”崇明好笑的望着他,“你就别给我生事了好不好?

  你们一来,我这就出大案子,我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经过我了解了,有个人还活着,应当是你们的人。”他很肯定,“你要相信我的直觉,毕竟我和他的出生相似。

  录像里面染着红发的人,应当是个,线人。

  哪种线人,就需要你动关系去查了。

  我看他那么年轻,曾经应当也是个很初色的人物,查起来不会太难的。”

  青年坐在桌上拍着崇明的肩道,“有些时候,有些信息还是要等价交换的。

  他要碰上的不是我,可能那天在酒吧我就连着他一块处理了,只是,我不想让新人看见这条路不好走,生出惧意。

  崇明,你是个老人,该知道我的意思的。”

  “红毛?”崇明愣,看着阿离道,“你去办?”

  “你手下是不是就只有他一个能办事的啊?”戚槿不满的拍着桌子,“刚才还要他去锦州的,现在又要他去做这个。

  崇明,你,罢了!”

  他叹息一声,“十年前,你就这么穷,那时候阿离跟我一样还是个孩子。

  十年后,你能使唤的却还是只有他一人。

  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啊!

  阿离,去你的锦州吧!

  东河的事,我一手办了,就当是看中你这么个人吧!”

  “谢七爷帮忙。”阿离很是歉意的望着他。

  “喂!”戚槿翻了个白眼,“还人老大呢!给点表示啊!”

  “人放了。”崇明喝着茶,盯着蓝屏的电脑发着呆。

  “早说!”戚槿听见这话,瞪了他一眼,将门带上了。

  “臭小子!”崇明在屋内轻骂了一句。

  却不知那人又回来了,“臭小子还没走!”

  “咳咳。”他将茶水摔在桌上,瞪着阿离道,“滚远点!

  还愣着干什么啊!去你的锦州啊!”

  “是,是。”阿离嘴角一阵抽搐。

  他最喜欢看的趣事就是戚槿损崇明了,看似打在棉花上了,可他知道崇明这人实际上是生气了。

  只不过他善于隐藏,能够一直忍着。

  不然,他也不会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上了。

  “安笙!”

  当门被打开的时候安笙正走到拐角,虽然不知道那个会客室里正待着的是谁,但听了几句之后他还是觉得这不道德。

  只是,当他看见戚槿从他身后出来的时候,他还是大为吃惊的。

  “你,你回来呢?”安笙诧异的望着他,又看看远在前方的大门。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方向呢?

  戚槿不应当是怕来这种地方的人么?

  “傻愣什么?”

  戚槿将他腿上的包代劳背在身上,又觉不对,从包里拿出毯子给他捂上,这才推着他出去了。

  “想吃什么?”

  “你喜欢我么?”

  “......”戚槿看了看天,又低头看着轮椅上人的发旋。

  那人似乎知道他正在看他,便扭头过来看他,四目相对,戚槿知道自己是没听错的。

  “你......”戚槿深吸一口气,还是不知道该怎么作答好。

  安笙将自己手指掏出来,他晃了晃左手小指上渐渐陷入肉里的戒指。

  “很奇怪!我摘不下来了,好像要长到肉里去了。”

  “嗯。”戚槿点点头,握着他的手又给他塞了进去。

  不一会,一辆车停在了两人面前,司机是鬼手,他下车后将钥匙扔给戚槿就离开了。

  “你还没回答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