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两步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258 2019.03.31 10:47

  安笙再度醒来的时候是在路上,他正被人抱着,身上裹着一床毯子。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四周是一片漆黑,只有不远处的灯火正燃着,眼睛看见的周围都是植物,不知名的花香传进鼻子里。

  “醒了?”

  “嗯,七爷这是哪?”

  “看见那燃灯的房了么?好些年没回来了,我还以为下车走两步就到了,结果真的是走两步。”

  “嗯?”他不大明白。

  只是觉得这样被一个男人抱着心里分外的别扭,可是他手指轻轻一动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自己是不能下去的。

  他还是没穿衣服的。

  “以前只是一个小院子,现在这边的变动太大了。没骗我,确实是走几步就进了院子,只是进院子之后要走的路有点长。

  接了电话我还想着反正走几步就到了,你一时半会也不会醒等到了就直接塞被子里,也用不着给你穿衣服。

  还好给你裹了毯子,不是光着把你从酒店抱下来的。不然这风吹的,得把你冻死了。”

  “......”

  安笙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没能明白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人,要是光着......他不敢想下去。

  “后面一句开玩笑的,你还真生气了?”戚槿在那哼哼笑着,“我光着把你抱出去,我脸往哪放啊,也不仔细想想。

  我就说你傻萌傻萌的,真没看错。”

  “......”

  安笙深呼吸一口,有钱人的世界他不懂。

  或许,像他这种出生的人脑子和别人长的不同,他一直不能理解这人为什么总是喜欢笑自己。

  安笙没觉得自己是个笑话。

  “回来呢?”门口站着一个妇人,在见到戚槿怀里人的时候眼睛一亮。

  “小七啊!这是谁家的闺女啊,长得真俊。”

  “阿,阿姨好。”安笙一张脸被憋成了一颗草莓红,本来要是这院子里没人他还能勉强被戚槿这样抱着,可是现在突然出来一个人,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咦,是个小伙子啊!阿姨老了,眼睛不大好。”老妇人将门关上后对着戚槿道,“他受伤了么?”

  “嗯,被人打了。”

  安笙愕然的看着她,按照先前的说法这阿姨应当是不知道自己受伤的,为什么见到自己被抱着之后就这么问了。

  “这孩子看着老实,是容易被人欺负。”她往旁边的餐桌上摆着菜,戚槿也帮着安笙将他两只手解放出来抱着人放在了一边的椅子上。

  安笙现在尚且不知道这妇人的身份,看上去这两人也不像是母子关系,一时间他觉得很尴尬。

  只是一想到说起被欺负,好像从昨天在公交上遇见那个怪老头开始,所有的人都在议论同样一句话。

  他真的就那么好欺负么?

  连小孩子都可以看出他好欺负,只是不愿意欺负他而已。

  “伊森的房间也整理出来了,样子还是跟你们小时候一样,房间是连通的。

  这些我和老米都没怎么管,只是偶尔过来看看外面的花田,现在这片也没几户人家,你也用不着担心被吵到。

  阿七那孩子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是老了,伺候完老的还得等着你们这群小的长大。

  我也知道她忙,有时间的话,让她回来看看我这把老骨头。你们这些孩子啊!也就她最懂事了。”

  “她暂时还不能脱身,几边都在等着她的决定。”戚槿摘了墨镜,总算是睁开了眼睛。

  安笙纳闷的看着他,这人的眼睛好好的,并不像他说的一样是瞎了。

  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正转动着,之后目光落在了安笙这边,安笙和他视线相撞略囧的低下了头。

  “够得着菜吗?”戚槿问,“你是想喝汤么?见你盯了好久了。”

  他盛了汤将勺子递给安笙道,“自己吹会了再喝,现在还有点烫,柳妈的手艺一向很好。比你在外面吃的那些快餐什么的好多了。”

  “臭小子。”柳妈嗔怪一声,“你就是这么评价我手艺的啊?”

  “本来就是啊!人家香精调料什么的,味觉处理过关就够了,您这纯天然的,能做出这个味道来那就是大师了。”

  “你这小子。”柳妈笑道,“长大了,越来越会说话了。”

  “那个他,这孩子叫什么啊?”

  “安笙。”安笙怯懦的看着她,很不适应别人盯着他吃饭。

  “小笙啊,想吃什么够不着就让小七给你夹。

  你这孩子很好,就是委屈你这些天要陪着小七了,他脾气不好,你多让着。”

  “柳妈,别吓人家,他胆子小。”戚槿摆了摆手,“昨天刚受了惊吓,估计现在还没缓过来。”

  “好好好,我不说他了。”柳妈喝了口汤突然响起来什么去沙发那边拿来一封信,“这是小雪托人给我的,真不知道这是什么孽缘啊!有空你给阿七带回去吧,小雪这孩子也是怪让人心疼的。”

  “是雪妈么?”

  柳妈听他这话立刻训道,“你也就叫她叫的亲热,对其他人都不冷不热的。这孩子现在这样,我给你说,少不了你在中间做的妖。”

  “小时候她对我最好啊!”戚槿不以为意的撇撇嘴,“谁让那两个一直欺负我来着,也只有她护着我,当得起我这么叫她。”

  “唉!”她语重心长道,“我是一直管不着你们做什么的,但是该理清的事还是先理清楚了好。

  这么耽误人家算什么事啊!小雪年纪不小了。”

  “行行行,我帮着去说。”戚槿将信放进口袋里,“雪妈就是胆子小,跟他一样胆小,要我的话,早几年就说出来了,何必等到现在这个样呢?”

  安笙好不容易见这两人都不再关注自己,现在却不知为何又被扯了进去,面对两双咄咄逼人的目光他慌了,“我......”

  “没你事,吃你饭。”

  “好,好的。”

  他扒着碗筷,时不时看一眼戚槿,见他正看着手机才算是安心了些。

  “伊森房间的布置没变啊?”

  “都说了啊!什么都没碰你们的。”柳妈道,“小森啊,还回来过几次。你们两兄弟闹别扭了?他都不给你说说这边变成什么样呢?”

  “我问了。”戚槿指着安笙身上裹着的毯子,“他这样就是伊森跟我说下车走两步就到了,我哪晓得你们圈地种花呢?”

  “小雪喜欢,老米就说多买点地给她种着。难为她还时常记得我们俩糟老头子,逢年过节有空就常回来看我们。”

  “米叔呢?最近还好么?”

  “现在晚上天天跑公园下棋,今天我还不知道。”她望着客厅里的时钟上面正显示着晚上八点,“时间不早了,我开车还要一会。蔬菜禽肉什么的冰箱里都有,我先回家了,不然他得给我闹了。”

  “我送你!”

  “不了不了,你坐,不耽误你们两小年轻。”

举报

作者感言

南巷予樵

南巷予樵

今天醒来早,发完继续睡。

2019-03-31 10: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