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虔诚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016 2019.04.23 10:31

  “我想想。”

  安笙低着头,本来他还以为戚槿多半又是对自己开玩笑,在自己身上找乐子的,哪晓得这一次他严肃了起来。

  同以往的神情很不一样了,或许,在他看来,这是一件很虔诚的事。

  像是求佛的少年,只为守候那一人,却能静下心来,跪拜上几百年的光阴。

  他是求佛者。

  安笙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茬了。

  “想不明白的事,今天就不要再想了。”戚槿揉着他头发,安笙躲了过去,这次安笙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

  “我怎么呢?”戚槿不明白他忽然吃错了什么药,怎么变成这德行了。

  “我脸上有油么?好久没做菜了,刚才很有可能溅在脸上了。

  在哪呢?”

  “没有。”安笙眼底被一片湿气冲盈着,此刻他忽然想哭了。

  “你会背叛我么?”他问。

  “不会。”戚槿深情的望着他,“只是,你只要和我在一起的话,以后会吃不少苦头的。

  真的。

  就像雪儿那么喜欢阿七,最后,阿七也只是因为她年纪的问题而心软。”

  “那你喜欢我么?”

  “傻瓜,咱们能不能不谈这个问题。

  刚才在车上的时候,你就问过一遍了。

  这世间,我会的一切都是阿七教我的,他都不会的事,你觉得我会么?

  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

  我也不知道一个正常人该过的是怎样的生活,所以,我需要你。

  需要你在我身边,陪着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会去想,一个正常人该怎样生活。

  因为,你很特别。”

  “特别?”安笙好奇的看着他,他不怎么明白戚槿的意思。

  从小到大,都没人对他说过自己是特别的。

  他只是尽量的融入到一个个的群体,可是后来,他发现融入群体,不可能给他带来一定的收益,因此,他放弃了。

  他是特别的,特别特别的孤僻,不合群。

  这就是他能想到的自己的特别,可是,很显然的是,戚槿所说的特别不是指的这方面。

  “是啊!”

  戚槿用勺子舀着汤,吹冷了将汤匙伸到他嘴边。

  “张嘴。”

  “我又不是小孩。”他皱着眉头,心安理得的接受着他对自己的好。

  因为,安笙发现戚槿好像非常非常享受伺候他的过程,上一次的时候因为害怕他只当是这里只有他们两个。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手只是不怎么方便,又没伤到手指头。

  “在我面前你就是,你都不知道我活了多少岁了。”

  戚槿惊觉自己说漏了嘴,又道,“小心烫。”

  “哦!”安笙一边喝着一边瞅着他,“我总觉得你好像不正常。”

  “正常人,不怎么熟悉的,会没相处几天就这么全心全意的照顾你么?”戚槿反问他,“你这小脑瓜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那,你是什么人啊?”

  “嗯?”

  这个问题,显然是打了戚槿一个措手不及。

  怎么现在又跳到这来了呢?

  “我现在又觉得你是好人了。”

  “为什么?”戚槿反问,见他皱眉想的太辛苦又道,“是因为我说可以试着喜欢你,对么?”

  安笙看着他不说话。

  “那你也把我想的太廉价了吧!”戚槿没事玩的弹着他脑门,这自然引起安笙的反感了。

  “你能不能别老这样,很疼的。”

  “疼么?”戚槿诧异,“我真的没用里的,你看。”

  他做着示范,在自己手上弹了一下,手上的皮肤本就一片惨白,他这一弹下去倒是现了血色。

  肌肤上,一片青紫。

  “......”

  安笙嘴角微抽。

  他果然和戚槿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才叫用力了,你这就只是轻轻挨了一下,知道么?为了你,我可是收着力气了。

  别光顾着看我,我又跑不掉,吃饭,快些吃饭。”

  “嗯。”安笙嘟嘟囔囔,还想在说些什么,戚槿却是已经跑远了。

  “你爸的事,我给问清楚了。”

  安笙一碗饭见了底,戚槿也从书房出来了。

  “怎么回事啊?”

  “跟你想的一样,赌钱。”提到这事,他就有点不明白了。

  “你爸以前是做什么的,你还有印象么?”

  他知道这件事对安笙来说,回忆起来不是那么光彩的,可还是要问问。

  “为什么问这个?”安笙很警惕。

  “我让人去找他了,你不是说,让我试着喜欢你么?

  喜欢,不是要见父母的么?

  我总得给你把他找出来吧!

  当然,你要是不想见他,我会不提这事的。”

  “我上次睡着的时候,你——”

  戚槿瞪着他,安笙这才不情愿的改了称呼,“我妈,来看我的时候说了什么?

  她不会很讨厌我吧?

  你们家族的人,我都觉得很诡异,不知道是不是我脑子转不过弯来。

  每次,我一个人在这宅子里的时候,从走廊上经过,总觉得没间屋子里都有人。

  只是,门上上了锁,你说过每间屋子都是有主人的。

  我,我就更不敢瞎猜了。

  就,就想着快点离开。”

  戚槿听他说完后编造了一个理由,“屋子大了是这样的,空旷。”

  只是,不知道这个理由能瞒着多久。

  安笙,太过敏感了。

  “哦,对了。”

  “什么事?”

  戚槿已经适应了他这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性子,有什么能解答的还是眼下先说了比较好,他不想将感情浪费在不必要的事情上。

  “我,我还没想明白,为什么我现在会出来。

  虽然,虽然我确实是没有梦游的倾向,也确实是不可能在那个时间段出现在现场。

  但是,我还是没想明白我是怎么出来的。”

  “我......”安笙说着说着开始怀疑人生,“我不会是人格分/裂了,我,我不知道自己杀人了吧?”

  “为什么会这么想?”戚槿搬着椅子坐在他对面,“说说?”

  “我没这么想,就是,有些时候,我的记忆会骗我。”

  他说出这话的时候,很恐慌,戚槿怕他情绪失控,将他拦着,温柔的拍着他后背。

  “没事的,不会。”

  “我,我真的,不会么?”

  安笙很是怀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