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7章契约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181 2019.04.19 10:32

  “你是那个孟家的孩子吧!”

  孟洛白刚进门就看见一个四十岁左右妇人正在给安笙喂着鸡汤,汤熬得很好,刚走到病房外他都能闻到一阵香味。

  “是。”孟洛白点点头,对于这多出来的一个人他很好奇。

  难不成这又是安笙搁哪冒出来的妈?

  刚才是哥哥?

  “你是?”

  “柳姨。”安笙帮着回答。

  紧接着他就看见孟洛白手里正拧着自己的背包,“我的?”

  “嗯,我打你电话你没接,那个年轻人说他有急事要出门,让我在这等到你醒来。

  等你醒了叫医生过来,让我帮你拿套衣服过来。”

  孟洛白将背包放在一边,“你出事的时候,陆寻在屋子里,他们在睡觉。”

  孟洛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同他说这件事,或许是觉得这人太可怜了点。

  太过单纯的人,总是免不了让人生出保护的欲望。

  他只见过安笙几次,随他父亲,政治家的本能促使他去调查安笙的一切。他觉得这人能让自己收心,和纯粹的玩不同,孟洛白想对他好。

  “谢谢。”

  “不客气。”孟洛白回道,“你要不要搬出去住,我看你跟他们俩住一起总是在出事。”

  “不用了。”安笙摇摇头,“房子的事我会自己解决的。”

  “那,我先走了。”

  他忽然想孟郎先前在电话里说过的话,又问,“戚槿,是哪个戚?”

  “心有戚戚焉。”

  “哦。”孟洛白若有所思的点着头,“过几天再来看你,好好养着。”

  “再见。”

  “孟家的孩子啊!”柳姨叹了口气,“你们之前有接触么?”

  “没有。”

  安笙还记得姜渔说自己和孟家有仇,听姜渔的口气,柳姨年轻时好像也是个厉害的人物。

  “一次都没有?”

  “就一次,在我室友的房间里见到他,坏了他们的好事。”

  “他父亲不管他这事,他母亲好像很反对。”柳姨也是听得多了,“小笙啊,你要不就回井巷住着?

  那儿安全,没人敢闯的。

  小渔在电话里给我说你受了伤,我这心也就跟着跳,害怕着呢!

  你们这些孩子啊,一个个的都不给我省心。”

  “柳姨,你有孩子么?”

  “没有,就和你米叔收养了一个孙子,十多年前就没了。

  一个个的都没了,现在也不知道小姐去哪了。

  阿五出去追了这么多年,也没个音讯,这些孩子说没就没了。”

  “阿五?”

  “嗯。苏家第五个孩子,几大家的事情很复杂,以后啊,你想知道的小七都会告诉你的。

  他这孩子,也实诚。

  你啊,要是问他什么,只要是能说的,他都会告诉你的。

  不能说的,你就算是怎么折磨他,他都说不出来,甚至会产生反向作用的。”

  安笙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魅力,与戚槿相处的日子屈指可数,但是每一次他似乎都很在意自己。

  不管自己对他做出怎样的要求,他似乎都是同意的,在他面前就像个任人摆布的木偶娃娃一般,一切都会顺从。

  可是,那天在酒吧里,浑身上下散发着的戾气却好像是另一个人。

  他甚至怀疑,自己见到的戚槿同酒吧里的根本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什么都会对我说?我很特别么?”安笙尴尬了。

  “这么给你说吧!”

  柳姨觉得有必要好好给安笙科普一下,戚槿都将人带回井巷了,别人对其中的意义竟然还是模糊的。

  井巷,是苏家人认为最安全的地方,那里是他们的家。

  “我知道。”

  “他们从来不带外人回家,因此带回家的人在其他几家人的眼里就默认为苏家人了。”

  “......”

  安笙沉默了。

  柳姨将餐盒收拾了一下,替他掖好杯子躺在另一边的病床上。

  “井巷只进过两个外人,一个是雪儿,一个是你。

  因此,我在你面前不避讳什么,我相信小七也没有。”

  “没,没有。”

  安笙头都快要炸了,柳姨想表达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天他刚处理伤口出现的骷髅人他知道不是梦,骷髅人责问过戚槿为什么带他回家,是因为这个原因么?

  “你现在是苏家的一份子。”柳姨将灯关上,“在你下决心前,他们不会要求你做什么,但是下决心后,你将再也摆脱不了苏家的影子。”

  “什么,是,下决心?”

  “就是......”柳姨想了想道,“这辈子,只认小七一个了。

  雪儿当初跟你一样,傻里傻气的就跟着阿七到了井巷,那时候的井巷就是一座老房子,也不知道这孩子图什么阿七不在了就偷跑过来。

  起先几次我见屋子好像被动过一直以为是进贼了,之后随着老米找贼,就找到阿七房里了,一个人抱着被子在那傻哭。

  哭完了还求我跟老米不要将这糗事讲给阿七听。

  现在算是快船到桥头了吧!阿七总算是理她了。”

  “阿七,小七,小七是戚槿,阿七?”

  “苏七,苏家老七,戚槿妈。”

  “女孩子么?”

  “是啊,雪儿这丫头啊,也不知道怎么认阿七了。

  耽误这些年了,这孩子比你还不好受,无父无母的,一个人出来打拼。

  现在,也算是出头了吧!

  只差最后一点了,阿七还是没打算和她结契。”

  “结契是什么?”

  安笙好奇着。

  自从他接触到戚槿之后,他发现戚槿身边的人都很诡异,总是会说些他听不到懂的东西。

  比如说先前的姜渔,说的就是什么献祭之类的,他看起来好像来自于一个远古的满足。还有上次车上,戚槿说的那个关在地牢里的女人,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怎么会有人乱用私行呢?

  更不可思议的是现在的柳姨,竟然给他说结契,这是什么契约啊?

  卖身契?

  “是人都想长生,小笙,你想么?”

  “不想。”安笙想也不想就道,“活那么久也是受罪。”

  “哈,我算是知道小七为什么喜欢你了。”

  “喜欢?”安笙愣。

  他从来没听戚槿提过,陆寻那样的人都说过喜欢自己,可是戚槿就是一次也没有,更别说向别人这样的表白了。

  这一刻,还别说,他忽然很想知道戚槿给人表白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了。

  “他要是不喜欢,干嘛一回来井巷都没回就直接找你了?”

  是啊!

  这次见面他说自己很忙,连见面都是顺带的,如果不是自己站在长桥外面让戚槿误会自己要跳河,他可能不会顺便带着自己去吃好的吧?

  他受伤了,也是等不及醒来就走了,戚槿现在该是有多忙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