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照片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169 2019.03.28 22:26

  “以后捂裆,别捂大腿。男孩子在外面也不安全的,长的跟个女孩似的,你没吃饭啊!”

  “跟个纸片人样的,才不是女孩。”

  良宥偏着头看过来,那边现在在理头,清一色被改造后的标准发型。

  “哥哥,你看!人家都说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可乱,这是最大的惩罚了对不对?”

  “......”戚槿不语但还是跟着点了头。

  “大光头怎么办啊?”

  “我看啊!这背后指不定什么人在撑腰呢?”灰渡嘴上念叨着,眼睛一直瞅着人腿。

  “以后离伊森远点,一个个的现在都不正常了。”戚槿深吸一口气,“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他就是个疯子,总有一天你们会知道的。”

  “我知道。”灰渡道,“不是见七爷一个人成群结伴的,他永远只有一个人,苏先生和二少也不怎么爱搭理他么?

  我们还不是见他可怜才时常跟他说话的。”

  “......”何彦听着静默不语。

  谁都可能孤单,唯独伊森不会。

  这个人已经和常人的思维不一样了,若非是时常和苏七有所接触,现在绝对是反人类的一把手。

  也不知道伊森听见这群小子这么议论他之后,是该哭还是该笑。

  “说说吧,谁的人?初来乍到的,我们也好去认识认识,免得得罪了一方土地神?”戚槿笑着,“你要是不说,我可以去查的。到那个时候可就没意思了。”

  “我不说。”光头老大死咬着牙,“说了你们也不知道,指不定因为害怕还想着灭口了。”

  “那说说是怎样的人,如何?”

  “你们惹不起。”光头低着头只是瞅了一眼戚槿就赶忙将头低下了,他害怕这个年轻人。

  原先戚槿刚出来的时候他还只是以为这是哪家打肿脸出来充胖子的阔少,后来见到他身边的人,还有这两当事人不屑的态度,他知道自己这回定然是惹上大麻烦了。

  “那你知道我是谁么?”戚槿不疾不徐的说。

  他瞧见光头眼下闪烁的光那是害怕了,这类人无非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像靠着自己身上的这人一副没长开的样子怎么沉默都会是被人欺负的,他这样的人一身的戾气是怎么都舍不掉了越沉默就越给人一种压抑的错觉,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不,不知道。”

  “那你觉得我应该是谁呢?”

  “不,不清楚。”

  “那你觉得他是谁呢?”戚槿指着靠在自己身上的人,“你们之前认识么?”

  “不认识。”

  “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这样打他呢?”

  光头沉默了,黄毛终究是个孩子,到了现在还想硬撑着一口气说说江湖的义气。

  “我们找人他说不认识。”

  “哦。”戚槿点点头,将搭在安笙眼睛上的手拿开,他问,“你认识他们要找的人么?”

  安笙疑惑的看着他,又看向跪在地上的几个人,他的视线瞟到寒鸦正给他上药的手。

  “我......”

  他不明白。

  他眨着眼睛,惶恐的看着光头,露出一丝怯意,眼睛再度被覆上了。

  “说啊!认识么?”戚槿手轻轻拍在他手上,像是一记定海神针。“儿子,爹可是等着给你做主的。”

  “七爷,你,你别开玩笑。”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回。

  “我,我不认识。”

  “那个戴着大金链子的?他给你说了不认识了么?”

  “说了。”

  “那你为什么要打他呢?”

  “他认识。”黄毛不服气的叫嚷着,被身边的红毛拽住了。

  “你怎么知道他认识呢?”

  戚槿手指攥着小李刚刚捡进来的玻璃瓶口,上面的血迹还在,一切都像刚才那般。

  “我不知道。”黄毛被那双眼睛看的心肝胆颤,头快要埋进瓷砖里,现在更是不敢再说话了。

  “你们调查过他?”

  “没有。”

  “没有,那又是怎么找到他的呢?难不成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人家问你你认不认识谁谁谁,你说不认识,人家就可以随便打你了么?”

  “那不一样。”黄毛心急了。

  “怎么不一样,你说说?”

  “就是不一样。”他小声嘀咕,“有照片。”

  “照片呢?小李去找找看照片在哪。”

  “在,在这。”黄毛颤颤巍巍的将手伸出来,“就,就是这个。”

  那张照片还好是塑封的,上面沾了一层的酒水与血液混合物,小李用纸巾擦了一会才递给戚槿。

  “就是这个么?”戚槿将照片飞给何彦,他无奈的笑着,“你看看。”

  “我倒是觉得这找的就是你怀里的那个。”何彦道,“照片哪来的?这么业余啊!那个,安什么?”

  “安笙。”安笙小声应着。

  “你这是在M大吧?长的这么秀气,应该很多女孩子喜欢吧?有女孩子追么?”

  “彦公子......”

  戚槿偏头有气无力的看着他。

  这人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没,没有。”安笙回答。

  “你看看,你儿子都说没有了,你急什么啊!

  你放心好白菜要是被猪给拱了,哥哥帮你把猪杀了炖白菜吃。”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戚槿板着脸,周身的寒气更甚,屋内又压抑了几分。

  只是有人完全感受不到这个压抑,比如说良宥。

  “你们继续玩,我出去撒个尿,顺便看看鬼手自闭没!”

  “这小子!”何彦挠着头,“真是个麻烦啊!”

  “是个麻烦。”

  “照片哪来的?”何彦横躺在沙发上,那双眼睛恨不得将照片上的人看出个洞来。

  没人理他又继续,“大金链子,怎么称呼啊?”

  “道上人称豹子爷。”

  “哦!”何彦点点头,了然道,“看场子的啊!看样子手气还是不错的啊!”

  “......”戚槿今天说的话已经是这个星期以来最多的一次了,他渴了,又从桌上拿了水果。

  “七爷,我,我还没吃完。”

  “哦。”戚槿自己吃去了。

  “刚给我说话的那个,谁啊!良宥那小子也是,清一色的光头,认人都不方便了。”

  “黄毛。”戚槿闭着眼睛道。

  “黄毛,给你个机会,要是让豹子爷说出后面的人是谁。我今天就不找你麻烦了。”

  黄毛看着戚槿似乎是在考虑,见此何彦又加了把火。“这儿都是我的人,他不管这事,七爷就一看热闹的,就算他要找你麻烦我也帮你说情。

  怎么样?你考虑考虑。

  你们豹子爷这双腿啊,这辈子都不会好了,他现在腿都没知觉不知道疼了。

  这辈子也是翻不起什么大浪了,跟着这样的人还会有出路么?

  自己好好想想。”

举报

作者感言

南巷予樵

南巷予樵

签约状态已改,明天开始双更。   手疼,刀切的伤口比较深,用力过猛就流血了,所以码字慢了,下午12点之后更新。

2019-03-28 22:2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