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小孩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130 2019.03.19 09:41

  “不是,我说你不冷么?”

  戚槿原本以为那个双肩包里没什么其余的装备,行李袋里应当是有的,可是打开一看除了多出来的一个睡袋里面就剩下两幅滑雪装备了。

  可是苏七呢?

  身上穿着的还是一套单薄的中山装,这种衣服在东河的早秋上午还是能穿得住的,可是到了晚上也得冻死。

  他扫了眼自己身上的绿色军大衣打算脱下来给她,却是被苏七一票否决了。

  “小的时候我去过热带也去过雪山,做过伥鬼也当过狈,那个时候无论是在虎背上还是在狼身上它们只会帮我找树叶,所以这点寒冷对我不算什么。

  虎和狼是不同的,虎对我严格不许他教我像人一样行走否则就不给我吃的,而狼则是任我怎么胡来他只会在一边静静的看着我和小狼崽子一起玩。。

  就这样我们一直在群山间徘徊,像是约好一样的每隔十年狼王会在檀溪与虎王汇合,我则由它们轮流照看。

  这样的日子一直过了很久很久,有多漫长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狼王没变虎王也还是曾经的那个虎王。

  而一直以来的我都是那个三四岁的婴孩模样,直到有一天狼王老了,虎王被射杀了,我才开始长大,也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我遇到了现在的苏老爹。

  很奇怪的感觉,当他将我从人贩子手里买下的时候我觉得我应当是见过他的,心里的声音告诉我不应当和他以父女相称,因为他会受不起可是我却总是会往那边去想。

  因此毫无顾忌的,我上了苏家的族谱,后来他去云游我又接受了苏家现任当家人的职务。

  曾经见到他时我心底有个声音,我当初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也有,那个声音在指引着我做一些什么决定,最后我喊你儿子。

  小七啊,我以前真的不是在给你开玩笑。”

  “我知道。”戚槿听她说完这些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他对苏七的感情一直以来也是很复杂的,很多时候他只能在脑海里解释为孽缘。毕竟长这么大,还没哪一个人能让他这么无奈。

  “你的意思是说无论去了东河别人怎么说,我都不要上族谱是吧?”

  “对。”苏七点头,“当初我还小,是亲眼见着三姐发疯一样在新婚之夜将大哥砍死的。

  那时给我的震撼太大,而苏家进门的人本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一个个本事仿若要逆天,最后的下场却都有着不得好死的禁锢,我不希望你也会那样。

  大哥出事之后三姐失踪,四哥死了,五哥云游,六哥出家……”

  “那你是喜欢苏二的?”戚槿看着她。

  从他进了苏家的大门之后他就知道苏二是喜欢苏七的,不然他也就不会记得以前苏七对自己好的时候苏二总是会在半夜三更的跑过来刁难他了,一直到现在他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是不怎么踏实。

  “我记得上次应当是最危险的那次吧!我出去的时候你也给我说过让我记得不要上族谱的事。

  那时候是我第一次出任务,尚且有所缘由,这一次却又提醒了一遍,是不是除了桥那边还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不知道。”苏七在一边活动着筋骨。

  雪山上的风很大,她穿得少,风卷起衣袂,戚槿看着她,总觉得下一秒她就被风吹倒了。

  她将帽子系好,握紧了手里的滑雪杆,“闲来无事,在鬼蜮玩了几天推演。

  你也该知道我只看过去不测未来,却也能推出你这次去东河有点奇怪,多加注意吧!搞不好可能是桃花要来了也说不定,反正我是看不出来哪里奇怪,总之没有性命之忧。

  多加注意吧!”

  “桃花?”戚槿忽然大叫一声。

  他被苏七这话惊悚了一把,在他记忆里他觉得最不可能有桃花的就是自己这类人了。

  哪能有人看得上自己?

  “我随便说说,年纪也摆在这了。人的命很短,一生能有几个十年了,不像我们醒着的时间才算是活着。

  说不定有哪家的小姑娘看见你这吸血鬼似的脸心动了也说不定,颜值摆在这,信你能把自己送出去的。”

  “你一边去!”戚槿见他越说越没个正经的赶紧打断,“咱们这要滑多久啊?”

  “我是让地精带路才找到里的,它们这类山里的小灵因为现在的活动也变得很少见了。但是好在我前不久和伊森见了一面,身上还带着他的气味,不然也不可能那么快就在一口热泉中将你找到。

  话说洗澡水的滋味怎么样?”

  “不怎么样?”戚槿笑不出来,“香精太重。”

  “先下山吧!”苏七偏头看着山腰上快要下山的太阳道,“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到这之后地精告诉我,穿过前面几座山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了,鬼手在那等着我们。”

  戚槿只觉眼前一阵风气,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地上也只剩下一条漫长的雪痕,前方的影子正在飞速缩小。

  滑雪确实是能最快出山的捷径,他看了眼身后的山洞,将地上的袋子捡了进去,这个地方他记住了。

  “你们下来了啊!”

  鬼手一直在下面站着,雪山的温度很低,车上的话相对而言暖和一些,但是旅游区已经关门了附近没了供电供暖的设备他们不敢多开空调。

  车上的空间太小,虽然停在这里的不止一辆车,但是以防万一他们还是挤在了一块。空调也是开一会就关一会,面包车上的门需要时不时的拉开,否则就打不开了。

  “嗯,下来了。”苏七看向自己开来的那辆车皱了下眉头。

  “那边放着食物。”鬼手解释一下,“在山里怕出事,那些小家伙让我们这么做的,您不是说下山了听他们的么?”

  “没事。”苏七摆了摆手,眉头依旧还皱着。

  “她不是在跟你说这个事。”戚槿将眼镜摘掉在空调车里待了一会才将自己睫毛上结的冰渣去掉,“别往心里去。”

  “哦。”鬼手靠在车门上不说话。

  紧接着就听见苏七骂了一句,“来都来了,你一个人想在车上找死么?”

  “我以为你不知道的。”一个看上去十岁左右的小孩顶着一头棕色的头发很是委屈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鬼手听见这声音立刻变了脸色像便秘似的勾着腰上了身旁的车,并将车门锁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