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寒鸦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138 2019.03.19 09:42

  他一直猜想着这里面是不是有着某种不可与外人言说的猫腻存在,墨老爷子当初的样子根本不像是被人夺了家财的,反而像是将什么不知道怎么办的东西给甩掉了,隐隐有些喜悦。

  只是这些事一直没能有机会去问问苏七。

  因为墨家将一切都交给苏七一个人这件事引起了长老会的公愤,苏七一直在硬扛着,也因为苏二还有那时还活着的苏四像是两条疯狗一样的逮谁咬谁才让那些质疑的声音平静了不少。

  苏七也算是因此一战成名,苏家成为桥这边无人敢得罪的存在。

  不过那之后对于墨家手下的一切她都不怎么爱搭理,反倒是将一切的重心都转移到了国外,除了云游不知去处的老爷子偶尔召唤她才会回东河待上一两天。

  现在的东河应当是很少有人知道苏七的名号了,毕竟她安分了好些年。

  如果说苏七是要还墨家的人情,他觉得自己得多加考虑再看看是否要接受眼下这个任务了。

  毕竟当初苏七走得那么坦然,他还以为苏七不会再有回去发展的念头的,却是没想到这次她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打算和阿彦合作。

  当初他可是抢了他的人啊!

  那个人现在还就在隔壁车上坐着呢!

  这要他怎么去说?

  “不是墨家的人情,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墨家一说了。”

  才几句话的功夫,良宥已经趴在苏七腿上睡着了,苏七将他抱在座椅上正替他盖着身上的毯子。

  “那是怎么回事?”

  “具体的事你别问,桥这边的事我本意是不想管的,但是有些时候还是得和他们打好招呼,这样才能更好的办事。

  算是帮他们一个忙吧!帮他们总比帮长老会好,都是一群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存在的东西,长老会已经失去当初的意义了。

  留着,也只是为了迷惑不知情的人而已。”

  “你可真恶毒。”

  “谢谢夸奖。

  有一天你也会跟我一样的,真的,我说的话你一定要相信。做了大半辈子的鬼山神,也没想到自己还真有一语成谶的能力。

  你现在啊,要记住我说的每一句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灵验了。

  到时候别找我来哭就是了,我现在脾气没两三年前好了,和桥那边的生物一样,也快压不住了。”

  “说实在的,我是没想到彦公子还会理我的。虽然是让助理打电话过来的,但是声音明显就是经过变声器加工而来的,是他本人。”

  “人家比你多活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活的,你还是要想清楚一点的。”苏七叹了叹,目光朝着附近的雪山看去。

  “再说当初是我让你将寒鸦弄过来的,也是羡慕他的才学,本来他在鬼蜮才能得到更大的发展。若是让长老会的人看上了,那我可就不知道他现在还有没有活命的机会了。”

  “所以你这次是故意让他跟我一起进山,知道我可能会觉得完不成这次任务而单独一人行动,然后你就可以利用这个去长老会那里光明正大的说我已经不是你的人了,这样就可以好好的给人还人情?”

  “聪明!”苏七竖起大拇指赞道,“我的孩子就是这么厉害,一下子就能猜到我在说什么。”

  “那鱼姬呢?”

  “你不是说了么,捉老鼠又没捉到。我本来就没打算为难这小洋妞的,毕竟勉强算起来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怎么舍得啊!

  长老会的人要不是逼得紧,我能这么着急让你去找人么?

  雪崩也就不会发生了,好在他们公关做的不错,我进山的时候媒体还没来,等咱们走了我再给发个信息叫媒体来。”

  “你这是要他们大出血啊!”

  “现在这世道早就不是以前了,人民群众的力量才是巨大的,还搞那一套独/裁统治也不晓得是没活够还是怎么的!真想让他们滚回去重新修炼个几十年再出来啊!

  世道的维稳不是这么来的。

  唉,一提到这我就头疼啊!”

  “这次你能出口恶气了。”

  “是其他几家都能出口恶气了。”苏七叹了口气,“你要走的话,趁着他还睡着,赶紧带他走。不然等会醒了有得你闹腾,哦,你们车上的后备箱有一对子母箱,小的装的是作业烦了就打发他写去,大的是医用品。”

  “我还以为你会让伊森也跟着过去的。”他打趣道。

  “他是老头子带回来的人,跟你不同我没理由管他的事,爱待哪就在哪。

  你不同,是我带回来的,我管。

  良宥名字虽然是我取的,但归根结底是你带回来的人,得你养,有本事你让他早点捡个孩子回来。

  外面的人不是经常嘲笑咱们苏家的传统就是捡破烂么?

  破烂得收,人也得捡回来。

  传统不能在他这里丢了。”

  “这话你还是对伊森说去吧!他那木头脑袋这辈子除了破烂估计是捡不回来一个孩子的。”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路上小心,去东河轮着开着一天一夜应当就够了。”

  “你就不怕阿彦记恨我,把我卖了?”

  “不怕。”

  “嗯?”

  “从现在开始,出了这座雪山,你就是七爷。他还没那个胆子。”

  “这又是什么?”苏七从怀里掏出一把刀来,一眼看上去像是医院里的手术刀。

  “别管那么多,长老会里的违禁品,给了阿彦他便不会对你有二心了。

  当年的事,也该一笔勾销的。

  又或者——”

  她闭上眼睛冥想着,“会让你去见一个人也说不定?”

  “看不到是谁么?”戚槿看着她空荡荡的眼神道。

  “时间太久了,记不起来是谁。”

  “你这对能看见过去的眼睛还真是厉害啊!”戚槿叹了一声将良宥抱下了车,“还有什么提前告诉我,当年的事是我的错。现在回去,我还真是有点虚!”

  汽车轰鸣声渐渐在耳边退去,车开得很慢,晃晃悠悠地很快就不见了影子。

  “出来吧!人都走了,幽潭是怎么样一回事总该给我点解释吧!二少?”

  “还是瞒不过你啊!”来人啧了一声,车里泛起一阵烟雾。“小七的事等会再说,阿七,咱们要进一趟雪山了。”

  话音渐渐远去,车内的温度陡然降低了不少,烟雾散去,只剩下了无生气的车厢,座椅上撒了一层洁白的雪霜。

  车内的风铃“叮铃叮铃”的响着,像是在证明着刚才确实是有人存在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