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处理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175 2019.04.09 11:17

  “没事。”

  他想说眼前这状况怎么解决,他现在腿没处使力,但是也不想就这样在这干等着。

  “你先喝水。”

  安笙诧异的看着他将一粒白色的药丸扔进了水瓶里,摇晃几下扔给他。

  他不敢碰。

  “你先喝这个,我们家的药,能让你情绪稳定不少。”

  他半信半疑的看着,还是不敢动。

  虽然这儿还很多人,但是没人顾及到他这里,现在都还在闹着过山车的纠纷。

  昨天晚上脖子疼,今天就给他下药,他不相信这孩子的诚意。

  “你要不要给我哥打电话?我让他派人先接你回去,这里有问题,我得留下来。”

  “什,什么问题?”

  他顿了顿道,“风水问题。”

  “......”

  黑道管这种事?

  他不信。

  “我不该今天带你来这里的。”

  “这不是你做的?”

  “我没必要做这个,今天停的时间太长了,只是遇上我故障提前了。”他喝了口水,从一边的储物柜里拿出手机。

  安笙看着这孩子的做派,好像没先前的天真了,看上去严肃了起来。

  “彦哥哥,你过来一趟吧!

  我在白家的寻梦乡,他们家人现在不在东河,你过来处理一趟呗!”

  “你又惹什么祸呢?”

  “不是我的问题,你过来就知道了。”他趴在安笙腿上一边接着电话一边给他按摩着小腿,“只是碰巧。

  你应该感谢,来的是我。

  有我在,就不会死人的。”

  “我过来。”

  “安笙哥哥也在这边。”

  他抬眼看着安笙正一脸担忧的朝那边看着,拿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微微笑着。

  “你把他带过来干嘛?不怕你们家七爷找你麻烦?”

  “他忙,现在还没空理我。

  苏姨的事安排给他了,你让人先送他回井巷,我给柳姨打电话。”

  “柳姨最近不在东河去老爷子那了,你把他迷晕吧!”

  “我昨天就是这样把他带回井巷的,今天不能用了。

  那个法子我哥用过了,我不能试。”

  那双眼睛带着欲望像是要一口将他吞掉,安笙被他瞧的毛骨悚然的,不敢再看他。

  “你害怕呢?我听人说你胆子不小的啊?怎么就这么怕他呢?”

  “没他就没我啊!

  小吸血鬼要按时给老吸血鬼找食物的,他的食物我只能帮着看住,不该动的心思不能动。”

  “行行行,你说了算。”

  外放的声音很小,安笙没听明白他在给人说什么,也就不再关注了。

  门已经锁上了,出了事,现在看起来是要封锁消息了。

  他现在是想出去也没办法出去了,良宥站起来替他梳理着头发,他才从闹哄哄的氛围中注意到身边的人已经安静了。

  “聊完了?”

  “嗯。”

  “这儿是,你们朋友的么?”

  他先前听到了白家,他不知道这又是什么样的家族,可是又听见了何彦的姓名。

  那天在酒吧时陆寻所说的一切历历在目,何彦和这里有关系,这儿是何彦帮着管理的么?

  “不是朋友,勉强也算是我们家的。”

  “......”

  自家产业出事了?

  “几家的关系很复杂,我也不知道怎么给你说。

  我那时还小,不明白那么多,就算是现在也没整明白算怎么一回事。

  反正我们不管生意,他们给我们家钱。”

  变相收保护费?

  不过他猜错了。

  “好像白家也被苏姨收了?

  十几年前的七门很乱的,我只知道管理这边的是白家人。

  我和白家人不熟,就只好找彦哥哥了。”

  “你们?”

  “哥,你在这坐着。

  我过去说一下,彦哥哥离这边比较近的,等会他来了,你就跟着司机一块回井巷等我。

  我晚点回家,明天带你出去玩别的,不逗你了。

  咱们去爬山好不好,嗯,野炊。”

  “......”

  他一阵无语,心想孩子不愧就是孩子。

  先前还正焦急着,现在心就这么大了。

  “明天再说吧!”

  “你现在不工作,明天就得陪我玩。

  不然我给你要来那么多假期,岂不是白要的?”

  良宥哼出一声冷气,将他连人带椅子的往后搬了许多,让收纳柜挡在了他前面。

  “你就在这待着,不要过来,我怕伤着你。”

  “你要干什么?”安笙抓着他上衣袖子。

  经过这短短一天一夜的相处,他知道良宥这人做事都很偏激,害怕他现在做傻事。

  一个孩子能做什么,一人一口唾沫的都能将他淹死,要是上前去,指不定会被怎么羞辱呢!

  他虽然在这个位置了,都能看见那挡人的女工作人员,跟人理论的时候腿上都被人踹青了。

  “没事。

  他们打我自己会受伤的,我只是怕你再受伤。

  柜子我已经锁上了,除了监控,好像下面也没有摄影装备了。

  监控到时候说故障问题就行了。

  没事,别担心。”

  他越是这样说,安笙的心就悬得越高。

  “哥,药能镇定,但是也有催眠成分。

  在人体内会存留8小时,你现在应当会慢慢觉得困了,回去之后精神了就看电视吧!”

  “......”

  安笙嘴角微抽,他努力争扎了一下。

  两只腿像灌铅了,使不上力气,手倒是能用,但是动一下就感觉能用的力气更少了。

  这一家子是什么魔鬼?

  小小年纪不学好的,昨天打晕他,今天先是吓唬他,现在又是给他下药。

  真的不正常。

  “你这样像个什么样子?还是孩子么?你哥平时怎么教你的?”

  谁知道良宥听见他这愤怒的话,非但没有小情绪,反而惊喜的样子,看上去还有点小兴奋。

  安笙怀疑是自己还在梦里。

  不然现实哪来这么诡异的孩子。

  “安笙哥哥,你以后就这样吼我哥吧!我可期待了。”

  “......”

  哪壶不开提哪壶!

  等他能吼戚槿的时候,只怕是下辈子吧!

  那人对他也还好,只不过一想到酒吧里那让人不寒而栗的威严,他就慌。

  “我哥不教我,他也教不了我。

  我是个孩子,其他人不是,他们都是老妖怪了。

  你以后会明白的。”

  “......”

  安笙皱着眉头,皱着皱着就只能听见外面的声音了,眼睛能看见的一切东西都被黑暗吞噬了。

  “安静一下,请大家安静一下。

  我是寻梦乡的负责人,我刚才也在上面,刚才的惊险也算是深有体会,大家有什么不满的现在可以和我沟通一下。

  我们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可以么?”

  稚嫩的话没能激起多少人的在意,但是工作人员却是多少松了口气。

  有人能站出来,他们要面对的就少了些许。

  不过这站出来的人,身份却是存疑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