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清洗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090 2019.03.26 10:32

  “你飞去的啊!”戚槿看着自己面前的行李箱道,“这么快就拿来呢?”

  “跟着人走的另一条路,快些。”

  “嗯。”戚槿见安笙正眯着眼睛看着自己,“你怕疼么?”

  安笙现在不大清醒,再加上这包厢里的光线太暗,他看见的都是模糊的影子,就连戚槿那张白的跟墙灰似的脸他也看成了鬼怪,害怕得缩在一团。

  “你要不要把灯开亮一点?”何彦在一边看得都着急。

  别人做手术什么的都要看的清楚,这家人跟瞎子似的在身上动刀子偏偏喜欢在暗处,特别是自己面前这人还带着个墨镜,他真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看清楚。

  “刀子在我手上,伤口在他身上,彦公子这是怕个什么?”

  “......”何彦哑口无言。

  他就是害怕了,当初在西边被蛇咬了他不知道,苏二也就是这样半夜三更拿把刀子往他腿上戳。

  那时他还以为苏二因为吃醋的事,要杀自己灭口的,现在想来他都还在后怕。

  这家人就是个神经病!

  明明都是捡来的,却很意外的都有相同的特性。

  有谁会半夜三更带墨镜不开灯就做手术的,不然医院的无影灯是干嘛发明的?

  “还在想当年的事情啊!”戚槿将试管吸满了药水,让安笙侧躺在自己身上撑着他眼皮道,“有点疼,别动啊!”

  “嗯。”安笙见到他手上的白手套点点头,“好。”

  “对,疼就抓着我的手。”

  一管药水用完了,安笙也将嘴唇从白咬到了红,寒鸦见了从箱子里拿出一根细小的钢棒来塞进了他嘴里。

  “我勒个去,苏先生从哪来的,咱们从来不用这玩意的,都是忍忍就过去了。这药箱里怎么还有这个啊?”

  鬼手瞧见了很是纳闷,他以为自己眼花了。

  “你么几个守我这干嘛?该干嘛干嘛去啊!小不点,不是你说你要问的么,挡我光了。”

  “哦。”几人闲的没事的一人蹲在两个面前,像看星星似的打量着面前的猿人。

  “我还以为你不要光的。”

  “我也以为我不要的。”戚槿叹了一声,“寒鸦,你过去干嘛?回答,脱/裤子!”

  “啊?”

  和寒鸦的诧异不同,何彦直接站了起来。“七爷,你想干嘛?”

  “你紧张什么?他有的我难道没有,我真要看还用得着你现在着急?不就是让他帮忙脱个裤子么?你用得着这么心急么?”

  “我,咳咳。”何彦讪讪的咳嗽几声,“我还以为——”

  “别把你们当初纸醉金迷那套想在我身上,不晓得苏家人冷血么?玩过的都是死人。”

  “那可不一定。”他吃着桌上的果盘道,“我看你怕是要对眼前这个动心了,没事,苏先生那哥哥帮你打掩护。”

  “一边去。”想到这他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说起来,我出门的时候她还给我说我桃花要来了。

  我当初就觉得是扯淡,现在看见这小子倒是有点动心了。

  看上去还挺听话的,胆子小,也不是那种爱惹事的。”

  “你最好还是不要。”何彦中心劝告着,“一辈子一个人谁也不祸害最好,真的。”

  “真的么?”

  可能是药水的作用才给安笙洗完眼睛他就已经昏睡过去了,戚槿看着他的脸将他被酒水染了一身的衬衣解开了,他在梦中呻吟几声,终是没能醒来。

  “你这话还是留着骗你自己吧!一个人,呵,那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你给我点面子行么?”何彦讪讪道,“这么多人听着呢?”

  “没关系,他们懂什么,是吧,小李?”

  戚槿笑看着刚刚进来的秘书,秘书全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是应和道,“七爷说的对。”

  “瞧瞧!”

  “你别打趣我了,他怎么办?”何彦始终还是担心他手上的人会坏点事。

  “药效过去了就醒了,很快的,你就算不信我,也总该相信一下伊森弄出来的那些鬼玩意吧?

  这世上有哪个能像他一样弄出那些玩意来的?好药啊!”

  “行了行了,别打广告了,我知道你药好。

  我是说你给人治了就打算扔这里不管的?”

  “好人做打底!怎么可能不管。”寒鸦道,“大哥只怕是闲太久,跟社会脱轨了吧?”

  “我只是没想到你们会有这么好的心肠。”

  “不要。”

  沙哑的嗓音突然喊出这一声来有点突兀,寒鸦的手僵在原地。

  “我剪了一半发现好像剪短了就是想给他把裤子脱了,我这还没碰上,他不让——”

  寒鸦很无语的看着,安笙的手挡在那还有一截连在整体裤子上的裤腿,不让剪了。

  睡梦中的人眉头还皱着,手按的很紧,寒鸦没办法,只好在一旁看着。

  “那个——”戚槿深吸一口气,“彦公子,你们以前混这种场多的,他这样的是不是以前被人碰过?”

  “我怎么知道?”彦公子匪夷所思的看着他,“我又不碰男人!”

  他气不过,吃了几口水果道,“七爷,你这是侮辱我人格知道么?说句不好听的话,我跟个傻子似的在这等了十年,你问我后悔不我还能接受。

  你现在问我这个,我,我——”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复,“我,现在真想打爆你的头看看里面装的什么!”

  “别别别,我信。”戚槿摆摆手,“你剪上衣袖子吧!”

  “哦。”寒鸦认命的蹲在边上小声嘀咕道,“上衣要是——”

  “应该没那么矫情。”戚槿一边脱外套一边道,“你们那边几个装哑巴么?人是你们带进来的,想问什么就快些,别我要走了还说没玩够。”

  “咳咳。”良宥轻了轻嗓子,小大人似的站在光头面前。

  光头疼了一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疼了,他流了会眼泪,现在正咬着牙一字也不说,而那四个“彩虹”现在已经被何彦的黑衣人压到另一边了。

  “小李,他们没说叫警/察吧?”戚槿让安笙枕在自己身上,将衣服盖了上去。“叫了以后做事可能会有点麻烦的,我来这边的事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没有。”小李道,“对他们也有风险是,私聊比较好。”

  “那就好。生意场上的事我不大懂,哪天有空我去你们那坐坐,给我讲讲吧!当是现场教学。”

举报

作者感言

南巷予樵

南巷予樵

感谢无界卿的推荐票,感谢葫芦小宝的红包

2019-03-26 10: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