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逗比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149 2019.04.17 08:31

  “你是?”

  安笙眯着眼睛不大确定自己所在的地方,他眼睛看不清楚,但就从鼻子闻到的气味来看,这里应当是在医院。

  他回想起来先前是戚槿给他打电话,他让戚槿来救自己,面前的这个陌生人应当是戚槿那边没见过的人吧。

  “戚槿的人么?”

  一句话被掰成很长的句子,“他现在在哪?”

  孟洛白见他醒了将床边的急救按钮打开,“找一下姜渔医生,病人醒了。”

  “哦,姜医生正往这边来来了。”

  “谢谢。”

  “你是谁啊?”姜渔大大咧咧习惯了,正打算拍一下戚槿的,结果发现站着的男人高度不大够。

  “孟洛白。”

  “孟家的人啊!”姜渔嗤之以鼻的一笑,将这人当成空气。

  “他醒了,你可以走了,我只认苏先生的人,孟家和我不熟。”

  孟洛白还是第一次遇上这么不讲理的医生,一进来就对他横眉冷对的,真当他好欺负呢!

  先前那年轻人对他的态度都相当好,这人算怎么回事,好歹他也算半个家属吧!

  “你又是谁啊?”

  安笙一觉醒来床边就多了两个陌生人,他现在很慌。

  本来自己就社恐,又是因为给陌生人开门造成这样的,现在他看见陌生人就慌。

  明明以前的时候受苦受难了,所有的痛他都可以自己抗的,为什么自从碰上戚槿了,他就变得矫情了呢!

  简直莫名其妙,他竟然有想依赖的人了。

  “姜渔,你的医生,和戚槿是朋友,和你妈认识。”

  “我妈?”

  安笙不确定现在是否自己在梦境了,他对于自己母亲的记忆都没什么了,他老妈的朋友不可能这么年轻的。

  “你以后的妈。”姜渔不大自然的一吼,“该干嘛干嘛去,我跟你们孟家有仇,别让我看见你。”

  “孟洛白,那天,在屋子里和楚瑜的人,是你?”

  他努力回忆着,总算是摸清了点头绪。

  “你找我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来看看。”

  孟洛白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打那通电话,应当是对这个男孩有好感吧!

  和楚瑜不同,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性格,他不想再玩下去了。

  “哦。谢谢啊!”

  安笙再度闭上了眼睛,“姜医生,你要做什么就做吧,我眼睛累。”

  “行,量体温吧!”

  姜渔将孟洛白推到门外,把门关上了,很是自来熟的坐到安笙边上。

  “手抬起来一下。”

  “你弄吧,我不知道我手在哪里,好像没知觉了。”

  “饿么?知道吞咽是什么感觉么?”

  安笙下意识咽了口唾沫,姜渔见状道,“我把床摇起来,喂你喝粥,你夹着温度计。”

  “好。”安笙很配合,只是他还是很想知道戚槿去哪了。

  “你这么在意他么?”姜渔喂了几下帮他轻擦着嘴边的水渍,“你要是不喜欢,就别在意。

  苏家人的性子,我大概是知道的。

  疯起来很狂的,一般人是扛不住的。”

  “我是男孩,他也是男孩。”

  安笙解释着,他现在严重怀疑这医生脑子有问题了,怎么会想着他和戚槿……

  “你对他很依赖,我看你自己也应该发现了,一醒来就找他。”

  姜渔继续道,“跟我当初有点相似,还好我及时止损,啧啧,不然现在肯定得天天吐血。”

  “你喜欢戚槿?”

  姜渔一哆嗦差点将粥盖到安笙脸上,还好他主刀多年,手很稳,将粥给抢住了。

  看着安稳放在茶几上的稀粥,姜渔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

  这粥要是泼上去了,他这次可能会死的很惨,苏家不用说,还有自己本家的人要追究责任的,医院更是不会放过他的。

  果然,看见苏家人就没好日子过了。

  “嗬嗬。”姜渔讪讪笑着,“我不喜欢他,我喜欢你未来的妈。”

  “未来的妈?”

  “曾经喜欢过,差点没被家里老头子送山里去祭山神,好在山神说我长的丑把我赶回来了。”

  安笙睁开眼睛看了姜渔一眼,虽然眼睛只能眯成一条缝隙,但是姜渔看着也不怎么丑,反倒是那种越看越觉得好看的。

  安笙闭上了眼睛,他觉得自己不正常,干嘛要盯着一个男人的脸看,并且全方位地品味这个人哪哪的长得好不好看啊!

  “不丑。”

  “山神说丑就是要退货的意思,于是我出来当医生了,然后就遇上了很恶心的案子,现在想想都恶心的一身鸡皮疙瘩。

  更可怕的是,差点我也成了故事的主角。

  我以前是法医,恐怕是跟那些尸体接触多了,身上沾了什么东西就被当成目标了。

  戚槿妈救的我,然后我就拜倒在女神膝下了,自然又被家里捉回去献山神了。

  这一次山神说我太老了,肉肯定不好吃,我又被退货了。

  然后我就被赶出来了,法医不敢做了,就到这医院来了。”

  “山神?为什么现在还拿活人给山神献祭?会死人么?”

  “会啊!”姜渔毫不在乎的说,“看他需要什么吧!

  有的是眼珠子,有的是骨头,还有的就是整具尸体都没了。”

  安笙害怕的打了个哆嗦,“你不害怕么?为什么还有这么古老的恶俗?”

  “害怕啊!

  被绳子捆着,装在猪笼里抬进山洞的,然后封住洞口,一般一个月之后才会将山洞洞口打开。

  打开了人还活着,周围没有神迹的话,就继续封上洞口,如果一年之后人还活着就说明这人山神不要。

  怎么选人那是祭司的事,除了祭司谁也不知道。

  习俗是从古代传下来的,不过现在的山神好像挺好说话的,没怎么要人性命。

  反正我出来这些年被送进去的那些侄男侄女们,好像都是一个月就被退货了,祭司还一直嚷嚷着天要塌了。

  因为山神不收,就意味着要变天了。”

  “那你还挺厉害的。”

  安笙只当自己听了个故事,“你为什么会看上人家妈啊!当妈的年纪不都是很大的么?”

  就算,就算是捡回来的孩子,快三十了,当妈的怎么也有四十了吧!

  这医生看起来也不会到三十岁,难不成有着很严重的恋母情节?

  “女神,知道为什么叫女神么?说明永远不老,高高在上的跟神一样。”

  “不老?”

  “反正比这医院的小护士看起来都还要年轻,当然,这个医院的护士年纪都在二十五岁以上。”他说的一脸崇拜。

  “......”

  这人,是戚槿请来的逗比么?

  专门来逗他开心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