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5章调查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081 2019.04.27 07:45

  “你不要生我的气,我真的是在为你好。

  你也不瞧瞧你住的那里都是些什么人,这是第二次了吧,上一次的时候要不是我先问候你的,我哥也不会替你出面。

  第二次,还好我哥回东河了,苏姨又想着见你。

  不然,你说不定就冻死在那了。

  他们那么乐意给你惹麻烦,都半个月了今天才给你通话,一点道歉的诚意都没有。

  作为一个对你负责任的弟弟,哥,你真的还是离他们远点。”

  “......”

  安笙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小孩这么劝,他简直是无地自容了。

  “你怎么呢?”

  良宥发现安笙好像不是在生气自己对他做的一切,反倒是陷在什么困局里走不出来了。

  “我,刚才我老板给我道歉了。

  他好像没有要给我道歉的地方,我问了,但是他没说。

  也不知道这次是谁挑事的,你说的对,我是要离他们远点了。

  上次还能找到找事的人,虽然那人现在已经死了,可是这一次我连谁伤我的都一头雾水。

  唉!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给你说这些,你明明还只是个孩子而已的。”

  “这有什么的啊!”良宥拍着胸脯,“你以后尽量别把我当孩子就可以了。”

  他边说边在本子上画着,画了有一会他才收了笔。

  “哥,你真想知道是谁伤的你么?”

  “想啊!”说到这他也很奇怪,“柳姨说帮着查的,来了几次,到现在也没告诉我结果。

  我又不好意思问,你知道么?”

  “你真想听?”良宥再度不确定的看着他。

  “想。”

  “那,你别激动。”

  “好。”

  安笙心中隐隐有些不快,他想不明白找自己麻烦的是谁。

  “陆家的人,陆尚,陆寻的二哥。”

  “为什么啊?”

  安笙明白了,明白为什么陆寻会给自己道歉了,只是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陆尚要找自己。

  “我,我跟他没关系啊!”

  “你,是不是和他好过?”良宥看着他脸上,尽量别将自己喜欢怼人的一面用在安笙身上,“我,我哥,我们家,有些不想知道的事,总有人会传上来得。

  不是我哥查的你,而是,而是你在别人眼中是我们家的人。

  后来,被我哥拦下了。”

  安笙红着脸,点点头。

  “你和陆寻在一起的时候,正是陆家和陆寻快要决裂的时候,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么?

  陆寻有什么反常?”

  “除了找楚瑜,他很少来醉客,那天却是来了。”安笙回忆着,“那段时间来的有点勤。”

  “他公司被陆家施压了,因为想让他娶妻生子,那个时候他和你的室友搅和在一起。

  也是因为这件事,他们吵架了。

  而后,孟洛白就趁虚而入了。

  不过,孟家这位公子是个人物,没上心,只是玩给陆寻看,好让他收心的。

  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陆寻动真心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

  看着小孩不动声色的将大人的事说出来,安笙觉得不寒而栗。

  什么都知道,一切在这家子面前都是无处遁形的,这种感觉让他莫名恐慌。

  如果哪一天他真做了对不起戚槿的事,他将受到的是怎样的待遇?

  “你不要怕。”良宥那双淡绿色的眼睛看向能看透人的心灵,他安抚着,“鬼手最近很忙,寒鸦和灰渡跟着苏姨去了雪山,伊森哥哥还在忙着国外的事,只有我最闲了。

  这件事就是我去调查的,因为他们的事已经影响到你了。

  我们那个圈子里,都是知道苏家人,不是好欺负的。

  如果,你因为别人的事出事了,那是会闹笑话的。”

  见安笙又不知道在想什么去了,他又补充,“这不是我为什么要查他们的直接原因。

  我们家以后的有些事,需要和这两家打交道。

  我哥守在你床前的时候,正巧孟洛白给你打电话了,原本我们对这两家人就正在调查。

  本来没小辈们什么事的,只不过人家撞上来了,又把事情搞的这么复杂,我就顺带着查了一下。

  查完了之后,我才来井巷陪你的。”

  “哥,我也是为你好。”良宥将果盘推到他面前,“你要出了什么事,我哥脾气不好了,只要你还活着,他是会吓到你的。”

  “什,什么意思?”

  家暴?

  电视里好像就是这么演的,本身就是有点黑背景,怎么折磨人都好像是理所当然的。

  “不是家暴。”良宥摇着头,他不知道该怎样说,“总之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让他欺负你的。

  好不容易你才跟我想的一样了,我再找一个也很复杂的。

  以后,时机成熟了,寒鸦会教你的,他会给你镇定剂的。”

  “镇定剂......”安笙嘴里念叨着,被误伤的痛处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忧伤。

  戚槿需要镇定剂。

  他搞不懂了。

  只不过,“你刚刚说什么?我跟你想的一样?你以前想我什么?”

  “哥,我说实话你不会生气吧?”

  良宥想着说说也是无所谓的,反正木已成舟,手上的戒指就说明一切了,他这两个哥哥想要反悔在一起都是不行了的。

  “你说,我看看你还有什么能气到我的。”

  “嘻嘻嘻。”良宥在一边偷笑着。

  安笙再度莫名其妙了。

  等着他笑完之后,良宥道,“很早以前,我就想着找一个能压制住我哥的人。

  你挺好的,真的。

  当苏姨在鬼蜮算出我哥这次来东河了可能来桃花的时候,我就躲她车厢了,一路上跟着她,我知道她是要来这我哥的。

  然后,我就帮着留意出现在我哥身边的任何人,只有你,没有任何的利益瓜葛。

  然后,我就故意给你说话,你就趁机偷看我哥了。”

  说到这他还是忍不住,“其实吧,我哥,我哥不知道怎么喜欢人的,但是,雪儿是他第一个见识的外人,我觉得你和雪儿很像的就帮着推了一把,就故意让他救你的。

  我跟在我哥身边有段日子了,分析了一下,好像也就你最可能了。

  然后我就带你去坐过山车了,果然,我一回去,我哥就把我揍了。”

  “......”安笙听得一头雾水。

  良宥笑着露出两颗虎牙,“不过不要紧,你以后会帮我打回来的。

  安笙哥,我相信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