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祭祀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136 2019.04.19 10:38

  “他没说过。”

  安笙还是在心底否认了柳姨的这个说法。

  陆寻说过喜欢自己可最后不还是这样了么,戚槿对自己或许就像是对良宥那样,像是照顾弟弟一样的,所以自己才会依赖他无微不至的照顾,才会在一醒来就想见到他。

  “不说就代表不喜欢么?”柳姨质问着,“我看见你手上的戒指了,他没说是什么东西么?”

  “就说我要是不喜欢了就还给他,别扔了。”

  安笙如实答着,戚槿帮他带上的时候他能感受到他好像是很舍不得,他还说了不要,可是戚槿还是送他了。

  睡前他摘了放在一边的书桌上,后来家里来人了,看来给自己戴上的应该就是戚槿了。

  “知道祭祀么?”

  “就是过年过节的时候做的那些么?”

  “嗯,勉强算是吧!

  我们这些人和你以前认识的人都不大一样,这些日子的相处你也知道吧!

  醒着的时间才算年龄,以前的日子只有少数还记得自己是做什么的,小七的年龄你知道么?”

  “良宥说过二十多,为什么说只有醒着,是不会变老?会长生么?”

  “很聪明。”柳姨笑着,“不是不会变老,是老得很慢。

  一百多岁的人了,你再看看我这张脸,我不说我四十,别人都以为我才三十出头的。

  我和老爷子结契了,主仆契,我死了,对老爷子没影响,而他可以让我一直活着。

  不过,苏家人不结这个。”

  “结契有很多种么?”

  这种感觉很魔幻,安笙只当现在的自己是在梦中好了。

  那些闻所未闻的东西,让他觉得人生很梦幻。

  “只有两种,一般来说只有举行祭祀的时候才能结契,不过那是七门的规矩。

  对于苏家,这些规矩没用,随时可以结契,因为他们和普通人不一样。

  小七,曾经是祭祀上的祭品,是献给邪神的礼物,因为,他比常人多了根手指。

  也因为那根多出来的食指,他和献祭的食物一起被封在了祭坛。”

  “和姜渔的山神一样,最后被邪神放出去了?”

  姜渔好像和柳姨好像很熟,安笙想如果不是在撒谎,两人的信息多少是对等的。

  “不,他杀了邪神。”

  安笙打了个寒颤,他深吸一口气继续问,“邪神,是人么?”

  “是神,不是人。”

  尽管他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但安笙依旧能感觉到另一张床上正热切看着自己的眼睛,柳姨态度很生硬,她在纠正着自己的看法。

  “从那之后他成了邪神,直到有一天阿七闯入那个部落,将他带出来。

  部落的人因为献祭都死了,只剩下他一个还在祭坛里待着,找到的时候他手上就带着这枚戒指。

  是他手上那根多出来的食指变化而成的戒指,代表着他的过去。”

  “我......”安笙思量许久后道,“戒指,要不,您帮我还给他吧!

  我就是觉得这戒指好像很特别,多看了几眼,他就给我了。

  我,我承受不起。”

  “摘不下来了。”柳姨笑着,“先前是他给你戴上的,之后是阿七戴上的。

  阿七最近,有点疯,可能你要带着一辈子了。”

  安笙不再说话,他假寐着,却满脑子都是戚槿的笑。

  那些傻里傻气的笑容像是魔怔一样,在他脑子里晃悠着,怎么也不肯离去。

  接着又是酒吧里的那一幕,冷峻的脸望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敲打在茶几上,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就能让一堆人心惊胆颤。

  “柳姨,你睡了么?”

  “没睡,睡不着,想事。”

  “......”

  “柳姨,部落里的人都是七爷杀的么?”

  “献祭,不叫杀生。”柳姨解释道,“因为小七吃了邪神,祭司疯了。

  于是,部落里的人包括祭司都将自己献给已经成为新邪神的小七,最后他们都没了。

  是活活饿死的,等到小七再度醒来的时候他第一眼见到的就是阿七,阿七让他叫自己妈妈。

  他不懂什么意思,就一直叫着了,后来长大些了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就不叫了。

  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很听阿七话的一个孩子,除了不肯再叫阿七一声妈以外。”

  柳姨颇为遗憾的念叨着,“苏家的孩子命都很苦的。”

  “那是很久以前了么?”

  安笙不理解的是,如果尸体都风化了为什么被封在祭坛的戚槿还活着,而且听柳姨这么说,他好像仅仅是睡了一觉而已,一觉梦千年?

  “是很久以前,不是给你说过么?

  我们这些人,只有醒着的时间才能被称之为活着,活着的时间才能算年纪。”

  柳姨叹了口气,“睡吧,早点睡,别想那么多,你现在需要休息。

  想多了,你也是理解不了的。”

  “如果,我是说如果,柳姨,如果我不喜欢戚槿,会怎样?”

  “雪儿等了阿七将近十年,阿七才松了口,你觉得你不想他会把你怎么着么?”柳姨微微一笑,“苏家不是以前不讲理只讲狠的墨家,你不主动找事,他们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不过你要是结契了背叛,那柳姨就帮不了你了。”

  “不结契就行么?”

  “嗯。他们不愿意耽搁人,要不是雪儿年纪渐渐大起来了,我估计阿七还是会不理她的。

  你要是当真了,他们会比你更当真的。”

  安笙不禁思考着,花姐说不要玩,是这个意思么?

  只有先把别人当真,人家才会把你当真,感情,是不能玩玩的。

  安笙躺在床上,艰难睁开自己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

  黑黢黢的,他其实什么也看不见,可是他就是想看。

  想睁开眼睛,想看个够。

  “七爷,眼里里有虫子,透明的。

  是为什么?”

  “哪有什么虫子。”柳姨嘀咕一声,“是诅咒。”

  她似乎是害怕吓着安笙了又问,“小笙,你早点睡吧!别多想。”

  “我看见了,就是想知道,他以前,到底受过什么罪。

  在我面前和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完全是两个人。”

  “他是个弃婴,被丢弃在部落周围。”柳姨斟酌片刻还是怕吓到他,“被祭司捡到了养了五年送进了祭坛。

  这下,你知道为什么结契后不能背叛呢?

  他是现在苏家唯一的晚辈,而且是养在阿七名下的,你要是背叛了苏家整个家族都会找你麻烦的。”

  “找麻烦?”安笙纳闷的想着,这一定是故意吓唬他的。

  良宥就喜欢这样,难保柳姨不这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