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地牢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157 2019.04.14 08:06

  “我是真瞎。”戚槿无奈。

  耳边闪过几声口哨,“我去,我说你们胆子真大,怎么把车开这边来了,事办完呢!”

  “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跟平常人一样么?”安笙小声嘀咕一声,将他拽住把眼镜框了上去。

  “找到了啊!”灰渡率先走出车子,看见他旁边穿着戚槿风衣的安笙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小笙,走吧!一起去吃饭。”

  “我,我不去了,我吃过了。”

  寒鸦从驾驶座上伸出头来,“上车上车,那个,七爷的眼镜以后在外面别瞎玩。”

  “为什么啊?”

  戚槿的人好像没有生气,只是有意在提醒,这就让他更加奇怪了。

  “嗨!”何彦坐在车里笑眯眯的冲戚槿打着招呼,“小笙,考虑得怎么样呢?”

  “啊?”他一下子傻在原地,今天晚上的事太多。

  “你怎么来呢?”何彦的出现似乎更让戚槿措手不及,“什么时候来得啊?”

  “就在你刚才上来找小情人的时候啊!”

  小情人......安笙脸发着烫,被戚槿推进了后排。

  “我说,彦公子!”他忍无可忍的撑在车窗上,“你来就来,还带个人干嘛?”

  “你也不想想你那堆货,不是送老嗨那去做检查了么?

  苏先生说他们知不知道老嗨在哪都没所谓了,现在算是公开期,就算是知道了,看在鬼蜮的份子上,老嗨也是能保住的。”

  “弃暗投明这么多年,不能保住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就是个爱搞学术研究的老头而已,人不坏,上回差点被你们苏先生逼疯了,现在研究进度都慢了不少。

  我看着都觉得挺可怜的。”

  “你死。”何彦冷笑一声,“我这辈子是看不到了。”

  “七爷,你上不上来,没车了。”鬼手在前排念叨着,“小笙,你起来一下。”

  “我,我回去吧?”

  安笙分外尴尬,他好像听了许多他不该听的话。

  但是,这伙人却又对他格外的照顾。

  他现在这心里一边住着恶魔一边住着天使,恶魔在对他说下车了赶紧报警,天使则说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他们是好人。

  “没事,去吧!”

  他只感觉身体一轻,自己就走在戚槿腿上了,两人都侧坐着,戚槿朝里面看着,他则是面对窗外。

  “那我走了啊!”

  “嗯。”

  “七爷。”车子已经启动了,“我们,去哪?”

  “吃饭,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每次我回来的时候总能碰上你。

  上一次是雪山,这一次是火山,咱俩可真有缘分。

  下一次还不知道是什么山。”

  “雪山?你去雪山干嘛啊?现在这个时候去雪山不是很冷么?”

  “滑雪。”戚槿敷衍着,“刚好雪崩了,吓死人,还好啊,我还活着。

  不然都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你这么好玩的人。”

  “行了啊!你们俩别肉麻了啊!”何彦在边上酸着,“别就是欺负我没人么?”

  “我知道那人是谁了。”

  “谁啊?”何彦不知道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人啊?”

  “天井,地牢里的,上次你要我去见的那个女人。”

  “谁?”

  他看起来好像真的不知道,戚槿本来是逗他的,这回轮到自己怀疑了。

  “等等,你先说清楚是谁。

  我只记得大概是十年前,老爷子突然叫我过去一趟,说地牢里关着人。

  让我保证不把她饿死了,门一直关着,我没见过他。

  每次有人来,都是老爷子传信的。

  近五年来你是唯一一个,上次你说来的时候老爷子就吩咐了,他说你要是给我什么东西,就让我带去见那个人,但是我不能跟着去,甚至不能出现在老宅。”

  “表小姐。”

  何彦吓得不轻,他脸上露出一阵苦笑,最后确是难以释怀的摇着头。

  “你是不是弄错了?”

  他质问着,他找了这么久的人,怎么能一直就活在他眼皮子底下。

  “老爷子,那,那是他亲外孙女。

  怎么可能?

  他疯了么?”

  “不是他疯了。”戚槿摇着头,抿着干裂的嘴唇道,“是表小姐疯了,我见到她的时候是疯疯癫癫的。

  见到骨刀之后才好说话正常点,但终究还是想不起来自己是谁。”

  “那你现在怎么知道了?”

  何彦怀疑他的用意,苏家的人精打细算到极致,无利不起早,不可能突然卖自己一个破绽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苏七对东河都是不管不问的,那是因为对他还没完全放下心来。

  何彦一直以来,也从没哪一刻认为自己是苏家的人。

  因为一个女人,他现在姓墨。

  那个女人消失十年了,苏七算过,她没死。没人知道她去了哪,但是总有一天她会回来。

  苏先生算无遗策,只观过去推及未来,未来他不知道是什么,当初他看见的只是一个“活”。

  这是诅咒,那一刻他很欢喜,因为诅咒可以让一个人永远的活着。

  他留在东河,为苏家做事,苦等十年总算是盼来了。

  “因为她快到时候了,苏七告诉我的。

  想来想去,最符合她形象的人,我只能想到表小姐了。”

  “什么时候?”

  “她说让你自己去问老爷子,老爷子会告诉你具体时间的。”

  “好。”何彦信了。

  “七爷。”安笙拽着他的袖子,听得心惊胆战。

  外祖父囚禁自己外孙女,听起来就觉得可怕,他又想下车了。

  “没事。”戚槿将他手掰开,在他手上写着。“我又不会那样对你。

  那个女孩只是病了,如果不这样,会有更多人出现不幸。”

  安笙将信将疑的望着他,戚槿照旧将手搭载他眼睛上,“闭一会,有点远。”

  “我们去哪吃饭?”

  安笙结巴的问题好了许多,不过戚槿对他还是不满意,趁着安笙说话的时候总喜欢用手抬着他下巴逼迫他看自己。

  安笙被盯的发毛,又不想让那边的两人看自己,只好认命对着嘴型。

  “红楼。”

  他心里咯噔一下,陆寻和他也来过红楼。

  “没事吧?”

  戚槿见他脸色不好就问,“等会人有点多,你坐我旁边,只管吃就行了。

  可以不和他们说话,说的话也不要听,或者我单独给你找个房间。

  嗯?”

  “我,还是跟你一起吧!

  我,能行的。”

  “看来,良宥那小子还真能教育你啊!”

  “是我自己愿意走出来的。”他其实是不想一个人待在完全陌生的地方,何况这个陌生的地方还带给他一些不好的回忆,“我要自信点。”

  “加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