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事故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098 2019.04.08 08:21

  “哥。”良宥拽着他的手,“我哥说你胆子小,我也不知道带你出来正不正确。

  你要是觉得害怕的话,就拽着我的手,好不好?”

  “......”这是被特殊照顾了么?

  好在过山车已经开始动了,边上也没人看着,应当没人会知道这是出现在哪里的。

  “哥,这个过山车比一般的过山车要长。”他继续在一边科普着,“有八分钟哦!”

  “不应当是三四分钟就跑完一趟的么?”

  他在网上查了,不相信这是真的。

  肯定是这孩子正在忽悠自己,想看看自己惊魂未定的样子。

  “不是啊!”良宥道,“我每次坐的时候都会出问题,所以我说不蹦极,因为问题更大。

  放心,我在的,你不会有事的。”

  “......”

  安笙咽了口唾沫,闭上了眼睛。

  这孩子的鬼话,还是少信点吧。

  在身体离地的那一刻,他已经被影响到说不出话来了。

  脚心泛出一层冷汗,他闭上眼睛,任由风吹着头发,不知不觉中一只手搭在他头上。

  他忽然记起,自己头发还没长出来。

  吹跑了就没了。

  安笙睁开眼睛正对上良宥关切的眸子,“哥哥,你可以大声喊出来的,那些不高兴的事就没了。”

  “什么不高兴的事?”

  风将他的声音变得更加渺茫,上了高空他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

  “就是那些不开心的事,你要是不想说出来的话可以像我这样。”

  良宥大喊着,“啊!!!!”

  “这样有用么?”

  他鼻子被吹得生疼,却不知为何良宥那张脸出现在他面前却是格外的清晰。

  身后是一对情侣,似乎是来体验这刺/激的生活方式,也在后面大声的“啊!”着。

  他不觉得有什么难为情了,难得放松的大喊了出来。

  “好像还真的有点用啊!”

  “是吧!”良宥嘻嘻笑着。

  他的声音也听得清楚了些,他还在纳闷这是怎么一回事。

  “铛!”

  一声特别的响亮,安笙几度闭上的眼睛睁开了。

  他的感官正告诉他这绝对不是到站了,他睁开眼睛看着四周,此刻的过山车正停在半空中。

  “好玩吧?”良宥笑眯眯的看着他,“我就说有我的时候会停得比较慢的,你看,我没忽悠你吧!”

  他不敢说话。

  虽然现在的位置很好,并非完全倒立着,但是这种近乎七十多度的倾斜,失重感也是很大的。

  他头疼,瞅了眼底下,果真是将良宥的手握紧了。

  唯一能抓住的东西,好像就是一直握着自己手的那双小手了。

  小手的主人对眼前的困境完全没当一回事,侧身坐着,另一只手还按在他头上的假发上。

  “你不害怕么?”

  背后的情侣已将尖叫不止了,所有人都在大声呼喊着,可过山车就是悬在半空中没有动弹。

  远处的人被这景象惊呆了,都朝这边聚拢来。

  安笙仅仅是看着下方渺小的生物就觉得心惊肉跳的,他们这是要从高处下来,而不是上去的。

  还好坐的是前头,后座中间的位置已经有人晕过去了。

  “不怕啊!”

  他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吓蒙了安笙,他很想胆大一次的甩开良宥的手,手心的冷汗却早已出卖了自己内心想法。

  “有一种刑罚,就是这么几个来回,让人颅内高压还是什么的。

  就是最初有点疼,之后就死了。

  还没气化好,来不及疼人就没了。”

  安笙更加心凉了。

  他现在很怀疑今天过山车出事就是这孩子让人动的手脚了。

  “你害怕我么?”

  “还,还好。”

  “你其实是害怕的对吧?”良宥笑着,“我知道的。就算我哥没对你说那些话,你也是害怕我的。

  看吧,哪家人的小孩会像我这个样子呢?

  不过你可以放心,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

  安笙咽了口唾沫,一切尽在无言中。

  “再等两分钟吧,两分钟应当就能下去了。”他喃喃自语着,“再不下去就不好了,我都能闻到臭味了。”

  “......”

  “你......”

  “哥,我发誓,真的不是我弄的。”

  安笙不知道当信不信。

  “真的,我们家人比别人重,会这样的。”

  安笙疑惑,昨天晚上见到良宥的时候,他给了自己一个熊抱,感觉挺轻的。

  “不是体重,是别的。”

  “......”

  他不懂。

  自从良宥来找他之后,他觉得这家人处处透着古怪。

  “你姓什么?”

  “姓氏,还是信仰?”

  他本想说姓氏,见良宥自己提出来,最后还是一起了。

  “两者。”

  “没有姓氏,良?不对,大姓上的图腾是苏。

  信仰,应当是自然吧!”

  “自然?”

  不信道不信教更不信佛,信自然,自然是什么?

  自然堂?

  卖化妆品的?

  “对,就是自然。”他瞅着安笙耳边的发丝,“哥哥,我错了。

  今天不该带你来玩的,你抓紧我哦,记得抓紧我。

  不然我哥会打我的。”

  “你哥?”

  “听话,抓紧啊!”良宥将他手反握着,安笙感觉到五指在这一刻充满了力道。

  之后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过山车再度启动了。

  心脏突突突的跳着,有那么一刻的缺氧,眼前一黑,再度一亮,他差点从椅子上飞了出去。

  “停了?”

  他的声音在发抖,整根经脉都在发颤,像是环游太空许久的人再重新到达地球不适应地球的引力。

  他从座椅上站起来,跟筛糠一般的抖着,慢悠悠的上了台阶。

  良宥神色如常,其他在座椅上的人脸色苍白,有的已经将黄白之物留在了椅子上。

  正常人当中安笙算是好的,最起码能站起来,后座那对情侣中的男孩正扶在椅边动弹不得。

  身体的本能大过人的意志,“我,要去,投诉你们。”

  他喘着气,一句话分成几段吐了出来。

  “不是,先生,我先扶您起来。”

  工作人员面色很难看,却也只好陪着笑脸。

  先前的凶险几人也是看在眼里的,已经派人去修了,救护车也已经在路上了。

  看起来设施好像是没问题的,不然也不会工作人员没就位就再次运行了。

  赔礼道歉定然是必要的,只是,得先把人稳住了。

  “对对对,投诉!”

  “哥哥,你没事吧!”

  良宥扶他在边上站稳,将工作人员的椅子搬了过来,让他坐着又是倒水又是拿肩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