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1章心意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193 2019.04.25 10:31

  “你有什么事么?”

  安笙迷迷糊糊的,似乎是听见有人在打电话了。

  他以为这是在梦里,不满的哼了几声,又感觉手里的触感格外的柔软。

  他愣了愣,发现自己正搂着人的腰,正用力掐着戚槿的腿肚子。

  戚槿瞅了他一眼,将台灯打开,安笙不大适应的慢慢睁开眼睛。

  “醒了?”戚槿握着听筒看着他,“是渴了还是怎么呢?要喝水么?”

  “嗯。”

  安笙点点头,接过戚槿递过来的水杯一饮而尽。

  “慢点喝,没人给你抢。”

  “嗯。”喝完之后他见到戚槿正一脸满足的看着自己,顿时觉得分外惊悚。

  “我,我是不是耽误你什么事了。”他瞥了一眼还在通话中的手机,“你,你先忙吧,我,我睡觉。”

  “没事。”

  戚槿深呼吸一口,替他掖好被子。

  “我这身肉,抱着还舒服么?”他揶揄的笑着。

  安笙不大好意思的朝被子里拱去,戚槿也跟着下来,将他抱在怀里。

  “别去被子里,闷在被子里睡觉对身体不好。”

  “嗯。”安笙点点头,好在两人虽是相对的,可是都看不见彼此的脸。

  “脸红呢?”

  “你,你有什么事就快些说吧!电话,电话还响着。”

  “哦。”戚槿应了一声,捏着他手环在自己后腰上,“怎么舒服怎么来,别客气。

  我是你男人。”

  “嗯,嗯......”安笙跟蚊子昂似的应了一声。

  “有事说事?”

  安笙打了个哆嗦,他像是瞬间切换了另一个人,公事公办的态度,那声音中夹杂着的凛冽太可怕了。

  戚槿像是有所察觉,轻拍着他后背。

  “现在很晚了,有什么事,你们那边就不能晚上给我打电话么?

  非要挑这种时候。”

  “七爷,我,没办法了。”那人应道,“锦州,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我遇到了点麻烦。”

  “什么麻烦?”

  戚槿下意识的抓紧了手机,也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

  “七爷,有空的话,你还是过来一趟吧!

  我,我真的有点应付不过来了。”

  “阿离,我以前记得你不是这个样子的。”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一个精神病院就将你们难成这个样子,你是在崇明身边待得太久了,颓废了么?”

  “人家不让擦手。

  苏,苏先生说让我看着办,我,我下不定主意了。

  我,唉!你还是过来一趟吧!

  这一句两句的,我在电话理说不清楚。”

  “你的意思是苏七知道这个人有问题,但是不让你插手?”

  “不是。”阿离纠结了半天,还是不知道怎样将事情表述清楚。

  更何况他本就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这边的戚槿听着,也是分外的难受。

  “行了,我让人过来。”

  “好,谢谢七爷。”

  “最好是,亲自过来。”

  戚槿挂了电话,躺在床上,认真思考着自己临走时的所有细节。

  锦州的事可大可小,说大了就是安全设施不过关,烧死了几个人。可是,他们毕竟不是寻常的人家,总能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第二精神病院,是他杀,只是凶手将一切都伪装的很好。

  如果只是寻常人在作案,他或许会看不出来什么,关键是作案人身上有着他同类的气息。

  若不是这个缘由,他也不会半路上突然发现在指引他的是锦州的方向。

  “你,是要出远门么?”

  既然考虑好了要在一起,安笙觉得自己不能太过矫情了。

  出门,对于他这个大忙人来说,必然会是常事。

  自己是不能改变他的决心的,只要他心里有着自己就好过一切的千言万语了。

  “嗯,陪你几天再走,我让鬼手过去一趟。”

  “你不亲自去?”电话里的一切他听得很清楚,对方是让他最好亲自去一趟的。

  “没什么大事,那是个善人,不会伤害无辜的人。

  只是,我暂时还没想到他要这么做的理由。

  你早些睡吧,我好好想想。”

  安笙没说话,静静的靠着他,戚槿则是拿出纸笔在床上认真的笔画着。

  房间里很安静,有着两人均匀的呼吸声,还有沙沙的书写声。

  台灯的光线昏黄,墙上是两人互相依偎的影子,看上去很唯美。

  安静,又祥和。

  这景象,只存在于安笙的梦里,属于童年时父亲和母亲的记忆。

  “我......”他顿了顿,这次安笙并没有多想。

  他只是觉得自己在戚槿面前显得太过弱小,似乎一切都是他在帮忙,他不想因为自己而耽误戚槿什么。

  “我是不是很麻烦你?”

  “不麻烦你要我做什么。”戚槿脱口而出,说出后他见没人出声,将隔着二人的纸拿开,“又想什么呢?快点睡觉,正养身体的时候,不睡觉还想变多瘦?

  本来就瘦的跟个骷髅似的,抱着都没手感的。”

  “哦。”

  安笙闭着眼睛想了一会还是觉得不对,“你要是嫌我麻烦了,就给我说。

  我,我在努力变好,努力配的上你。”

  戚槿拿着的笔一顿,他揶揄着,“你这算是变相表白么?”

  安笙眨着眼睛想了一会,“算。”

  “呵。”他轻笑一声,拿手挡着安笙眼睛,“大晚上的,对我说这么多,我还真有点吃不消。”

  “你,我很可笑么?”

  “不可笑。”戚槿摇着头,“很可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见过的最可爱的人了,没有之一。”

  被一个男人说可爱,安笙原本是反感的。

  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却是他的男人,听起来心里也跟着喜滋滋的。

  这段日子的晦气,在这时才算是完全去处了。

  戚槿本就和常人不同,安笙情绪的变化他又如何不知道,只不过,令戚槿没想到的是他找的这个祭品这么容易就满足了。

  “那你以后要是遇上一个比我更可爱的人怎么办呢?”

  “戒指可只有一枚,最多也就是欣赏欣赏。

  你要是不信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把心掏出来给你,怎么样?”

  “你眼睛看人,我为什么要,要掏你心。”安笙被他吓着了,面色发白的回应着。

  “那现在把眼睛给你也行。”

  他放下手中的纸笔就要去掏,安笙吓了一跳。

  他虽然知道这家人和常人不同,可是没想到性格还是这么的偏激,他害怕的瞅着戚槿。

  “我,我就是说说。”

  “可我说的是真的。”戚槿弹着他脑门,“我说过,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只要我能做到,我就可以为你去做。

  明白么?”

  “你,你是妖么?”

  妖的心脏可能和人的位置不一样,安笙努力将自己的思维往神话的方面去带。

  “邪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