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 轻小说

    类型
  • 2019.03.17上架
  • 55.93

    连载(字)

451位书友共同开启《斜阳疏影》的轻小说之旅

舵主也许是忘记了 执事丿sepe丶闻风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梦惊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190 2019.03.17 18:16

  远处的山脉笼罩着一层厚重的雾气,看不清方向,越往前走便越觉得错了。

  男孩在草地里快步跑着,仿佛身后有什么东西正追着自己。

  “快跑,孩子,快跑!”女人哀求的声音还在耳边响着。

  他回头看了一眼,女人在大火中渐渐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具张着血盆大口的骷髅人,像一只被/操控的木偶机械,身子不大灵活的跟在他身边,最后摔倒在地上手摔成了两截,那只摔倒前面去的手死死拽着他的脚跟不放。

  “不要!”安笙大叫着。

  他清醒了过来,看着窗外的落日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呆,这才下床去洗漱。

  梦里的场景越发清晰了,小时候只是模糊的影像他听不清女人在说什么,也看不见不让自己动的是什么,可是这一次女人的脸却像是贴在眼前一样无比的清晰,而那握着自己脚踝的手上也正泛着透心凉的寒。

  那是哪呢?

  他不清楚。

  东河附近多山脉,他平常休息的时候也会去爬山,可是没有哪一座山会是那个样子的。

  太不寻常了,这个梦从他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困惑着他,以前是两三个月会梦到一次,而现在一个月或许会出现两三次,梦里的景象看着却一直让他觉得揪心无比,只是他不记得自己母亲是长那个样子的,女人的面孔很陌生。

  “起床没有?”电话响了起来,是个女人冷漠的声音。

  他漱了口道:“花姐,我马上就过来,酒吧那边我会弄好的。”

  “你最近有楚瑜的消息么?”花姐没提工作的事,而是问他另一个人。

  安笙打开卧室的门,又推开隔壁紧闭着的门,看了眼空荡荡的床铺,“他还没回来。”

  “还没回来啊。”花姐叹了口气似乎是在可惜什么,“记得上班别迟到了啊!”

  “花姐,是陆少爷在找他么?”安笙嘀咕一声。

  楚瑜是他的室友,两人以前也不怎么熟悉,只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去了M大碰到了觉得这个男孩有点熟悉。那天是楚瑜主动和他打的招呼,那个时候他是酒吧里兼职送酒的服务生,楚瑜暑期找朋友玩的时候去过几次。

  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M大和东河相隔两个城市,楚瑜却跑了过来,在酒吧当起了驻唱。那个时候的安笙正在考虑搬家的事,在网上发布了合租的贴子,两人一联系等到见面的时候才知道是熟人。

  他生性孤僻,就算两人是室友关系,也很少和楚瑜有所联系。不过酒吧里传出来的有些事,他多少也是清楚的,比如说陆少爷现在正追求楚瑜。

  虽然觉得男人和男人有点难以接受,但那是人家的事,只要楚瑜不带人回来乱搞他对这人还是没什么敌意的。

  只是楚瑜已经三天没回家了,在酒吧工作的时候他也只是偶尔才能看见楚瑜的身影,而陆寻不知道从哪知道自己和楚瑜住在一起的消息之后已经问过自己一次了。

  “小笙,不该说的别说知道么?花姐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有些东西得记得不要乱讲,有人会对你不客气的。”

  “我,我知道的,花姐。”安笙就是怕陆寻找自己才问的,自然不会去多管闲事,“他们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但是楚瑜,他真的,真的这三天都没回来。我,我不知道他去哪了。”

  “花姐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没事的,他要是回来了你告诉我就成。”

  “好,好的。”

  安笙叹了口气坐在沙发上揉着自己头发,又将目光转向那间空荡荡的屋子里。

  他七八岁的时候就勉强成了一个孤儿,母亲在那一年死去,父亲是个赌鬼时不时会出现在儿子的生活里。

  一直到现在也是,只不过这个赌**亲至少还有一丝人性,每次兼职赚来的钱都会给他剩下一小部分,也就是靠着别人的救济还有自己的努力他总算是读到了高中毕业。

  不过也正因为从小就要养着自己和父亲的开销,他很少和同龄的孩子交流,已经成年了看上去还是一副不开窍的书生气。

  这或许也就是陆寻放心他和楚瑜住在一起的原因吧!

  不过现在这个原因却是给自己带来了太多的不便利,他的生活好像受到了限制。

  楚瑜天生一副好嗓音,以前他在醉客的时候酒水生意还没现在这么好,自从来了楚瑜,后来又有陆寻带来的那些狐朋狗友醉客才在一年之内成了东河人气最高的平价酒吧。

  “楚瑜,你到底去哪呢?”他自言自语着。

  他匆匆扫了眼时间,将自己一套行装整理好放进了背包,约摸着现在过去也差不多了才关好门去了附近的公交站。

  “据本台消息,罗浮山旅游区今日发生强大雪崩,好在旅游区考虑季节因素已封山,暂无人员伤亡。

  此次雪崩造成的影响空前恶劣,附近山民已受到轻微影响,而景区也面临着来年春末重建的风险。”

  公交车上放着当下最为热门的消息,电视里的画面已经从主持人切换到了她身后的画面,镜头隔得很远当是在安全范围内,而身后的雪山却像是漫天而下的白色瀑布,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正在垮塌着。

  傍晚车上的人很少,加上安笙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人。

  一位老大爷看着新闻皱起了眉头,“应当没有驴友吧!”

  “应当是没有的。”大爷身边只坐了安笙一个,他不好意思的回了一句。

  “唉!要是有就惨了。”大爷叹了口气,“以前啊,村子里有个孩子就出去说是探险了,到现在也还没回来。我也是现在才知道那叫驴友,不走正常路线,把自己性命不放在心上的。

  你说说,那大人得多着急啊!”

  “嗯。”安笙点点头。

  “小伙子啊!”大爷笑眯眯的看着他。

  安笙本就岁数不大,这张脸也显得年轻,他身上套着一件运动装后背还背着个帆布包又一直低着头,老大爷只当他是个中学生了。

  “回家去啊!”

  “嗯。”

  这种事时常发生在他身上他知道老大爷是误会了,却也不想解释。

  “我给你说啊!”老大爷紧张兮兮的看着他,“我嘛,最近学着看相,刚给你看了看。今天晚上最好别落单知道么?”

  “为,为什么?”

  安笙思考一圈也没想到自己会落单的可能,酒吧里那么多人,他应当是不会落单的。

  “你听大爷的,不会骗你的。我又不收你钱。”大爷到站下了车,“记着我说的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