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抓包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137 2019.04.05 10:32

  夜色如墨,出红楼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黑了。

  两旁的人行道上点着灯,安笙站在路边等着,陆寻去车库取车了。

  吃完饭后安笙心里的不安更严重了,他也不知道是哪的问题,总能感觉到自己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声。

  像是有着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上车吧!”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面前,车门打开露出陆寻的脸。

  他正要去开门,陆寻道,“到那边,坐副驾驶。”

  “好。”

  上车后陆寻不说话,安笙也就没打算说话。

  他向来是个话很少的人,性格使然他很少说多余的话。

  有什么委屈和怨言大多数都咽在了肚子里,现在跟陆寻坐在一块他很不自在。

  “其实,我就是想兜兜风,散散心,你知道吗?”

  “嗯。”

  “正好你给了我这个机会,很好。”

  “嗯。”

  “你很安静,不说话的时候很容易被人忽略,所以我也总记不住你。

  我算下来,咱们好像也打过几次交道了,只是我很容易就把你忘了。”

  安笙静静的听着,他望着窗外的夜景发着呆。

  没什么可看的,清一色的路灯,清一色的车流,路上光秃秃的,没有一户人家。

  “你是困了么?”

  “有点。”

  “那你睡吧,到了我叫你。”

  “你——”

  “司机去过几次了,我知道怎么走,以前的时候也送楚瑜回来过。

  只是,一直没上去过。”

  “嗯。”

  回到住的地方已经很晚了,安笙一路上都假寐着,避免再度尴尬。

  他揉了揉眼睛,看见陆寻也跟着下车,还是有点紧张。

  “要不你先回去吧,我那屋子听乱的,我怕你看见了会笑话。”

  “那我可更得去瞧瞧了,你平时穿的也很周正的,看上去也蛮有精神的。

  也许,我得看看你私下里是怎样一个人了。”

  “陆总——”

  安笙看着他,盼望缓解的余地。

  “走吧!”

  陆寻已经走进了电梯,看着站在门外的安笙显得有点不耐烦。

  “好吧!”

  安笙将身上的背包拢了拢,就算是不安,现在也快到了,他必须进去了。

  “不是,安笙啊!”陆寻站在门边笑着,“你开个门要不要这么紧张啊,两分钟了,都没打开。

  我又不会把你吃了,就算是房间乱,也没什么吧!”

  安笙深吸口气在心里祈祷着不要撞见楚瑜,不然他跟陆寻出现在一起实在是太诡异了,有理也说不清。

  “你这也太乱了吧!”

  门刚一打开,陆寻就挤了进去,他看着还杵在门口的安笙算是明白为什么不让自己进来了。

  “你们这也太乱了吧!你和楚瑜平时生活就是这么过来的?”

  陆寻眼里带着震撼。

  垃圾桶翻在一侧,厨房的厨具还泡在水池里,水池都满了还没人清洗。

  沙发上的抱枕落在地上,刚收进来的衣服散在边上,鞋架上周正的摆了几双鞋,却也有鞋子左一只右一只的相隔着整个客厅。

  “我......”

  安笙的脸色很难看。

  他出门的时候一切还是好好的,不用说一定是楚瑜在家了,他担忧的望着陆寻。

  陆寻叹了一声,“你们俩生活这是完全不能自理啊!”

  “嗯。”

  陆寻将沙发上的衣服捡到一边,“这是你的吧?”

  “有几件是的。”

  他拿了自己外套快步走到自己房间,将门反锁着,深吸一口气。

  又觉得不够,再喝了几口水,躺在床上过了两分钟才开门出去。

  “好歹我也是送你回来的,水都没有么?”

  他半开玩笑的望着安笙,安笙只好认命的给他倒了凉白开。

  “陆总,你......”

  “那边屋子是你的?我坐会就走。”

  “好。”他站在原地不自在,厨房的水龙头正滴着水,“我,我洗碗去了。”

  “嗯。”

  “你轻点。”房间里传来动静。

  安笙慢悠悠的将头看向陆寻,陆寻正抬眼看着楚瑜的房子,面色凝重。

  “现在又来?你室友回来了怎么办?”

  “他没那么早回来,人家抱上大腿了,现在指不定在哪忙着呢?”

  安笙听着面色微微发白,他将厨房的水声调得更大了些,想要屏蔽这些声音。

  “你个小色鬼!”

  两人在床上笑作一团,很快就有其他不堪入耳的声音传出。

  安笙涨红着脸,僵在远处,不知道该做什么。

  陆寻先前还能脾气很好的坐着,后来忍不住的站了起来。

  “你只有一个室友吧?”

  “是,呃,不是。”

  安笙显得很慌乱,这就更加肯定了他的猜想。

  “多久了?”

  “不,不知道。我,我也才回来没,没多久。”

  “你不让我来是因为知道吧?”

  “有,有一定关系。”

  “谢了。”

  陆寻说完踹开了楚瑜的房间,“楚瑜,你给我出来!”

  “陆寻?你怎么在这?”

  房间里的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说出这话没,看起来是熟人无疑了。

  “咱们俩好像还没断吧?”陆寻吼着,“楚瑜,这么着急换人呢?

  你对我不满意,可以直说,和我兄弟搅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陆寻,你听我说!”

  “孟洛白,孟公子,你也是,你知不知道他什么人啊!”

  陆寻一边说着一边上了手,三人从卧房打到了客厅,客厅里只剩下一片凌乱。

  各种杂物叮叮当当的响作一团,客厅里变得混乱不堪,安笙吓了一跳,洗着盘子的手一松。

  瓷器破碎的声音,将几人的目光拉了回来。

  “我,对不起。”

  他道了歉,僵了片刻,赶忙奔到自己屋子将门锁住了。

  “陆寻,你有完没完?”

  楚瑜质问着,“你现在管的挺多的啊?我要你管了么?”

  陆寻理了理袖子,他擦着嘴角的血迹,眼神冰凉的扫了一眼楚瑜。

  “别让人看了笑话。”

  “笑话也是被你逼出来的!”

  “楚瑜。”陆寻深吸一口气,“我们结束了。”

  说完后他拿上西服外套摔了门出去了。

  边上的孟洛白被打了之后一直没怎么还手,也是楚瑜帮着拉架,他脸上挂着一抹揶揄。

  “你们平时就是这么相处的?”

  “要你管?”楚瑜恨恨的看着他。

  “用完就丢,你可真是能作!这张脸配你还真是白搭了。”

  他捏着楚瑜的下巴,逼着他看自己,那阴狠的模样看上去跟要吃人似的。

  “爷很忙,不陪你玩了。”

  说完他将楚瑜摔在了地上,楚瑜看着他,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个人一样,他害怕了。

  这一刻,所有人都离他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