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曾经来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疯婆子

神,曾经来过 醉云外 2148 2021.11.25 19:33

  荒山野外,晨露微凉。

  人影身轻如燕,落在了众人中间。

  此人脸上满是泥垢,看不清容貌,塑身的黑色衣衫将她的身形勾勒得前凸后翘,引人遐想连篇,是个女子,女子额头处有红色肿块,显然被什么东西伤到了。

  女子明亮双眼在三人脸上逐步扫过,“我只有一个问题,答对了有奖励,答错了,等着体验飞一般的感觉吧!”

  她拍拍身上的尘土,看似随意在脸上挠了挠,摸了一下额头肿块,“嘶”地痛呼。

  接着旁若无人的走到悬崖边,小心翼翼探出头往悬崖下瞧了眼,惊声道:“我勒个去,咋这么高,吓死我了。吓不死,掉下去多半也得摔死吧!”

  “我为什么说得这么不肯定呢,这么高掉下去,百分百会摔死!”

  她说话的声音犹如黄鹂,很动听,话里话外蕴含的意思却一点也不动听。

  “咕噜咕噜!”在场的人被吓得不住咽口水,三魂直接吓飞了两魂。

  被石头砸断腿的老人在此时也不敢吱个声,生怕第一个被扔下去,只能憋着痛,悄悄向顾峰打眼色。

  顾峰躬身抱拳,“在下顾峰,家父乃是北漠顾天星,不知前辈尊姓大名?”

  这人听声音年纪不大,达者为师,倒也当得起一声前辈。

  “北漠顾天星,好大的名头!可惜这里是海城,不是你顾家耀武扬威的地方。”

  “哼,我顾家算不得多么强大,也不是随意欺凌的懦夫。”

  眼前的人境界有多高,顾峰不清楚,他却有足够的自信,这人不会对他下杀手。北漠顾家名镇一方,在整个楚国之中,势力也不容小觑,在海城这一亩三分地能与顾家叫板的不出一二之数。

  先是被吓着了,待到定下了心神,听到轻蔑顾家的不敬言辞,他自然没了好脸色。

  “你待如何?”女子歪着头。

  “天塌了有个高的顶着,在下无能为力,只有如实汇报,让家父拿主意。”

  “哈,你是算定了我不敢杀你才敢如此放肆?别忘了此地荒山野岭……”

  言下恫吓之意,不言而喻。

  “你……”

  顾峰一张脸气成猪肝色,形势比人强,他不敢拿自己小命去赌。

  女子挥手道:“你什么你,我劝你赶紧闭嘴的好。”

  顾峰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别过了脸。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扣出来。”

  这句话却是女子对顾一弦说的,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子那双狗眼竟敢一直盯着姑奶奶全身上下打量个不停。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仿佛身上脸上又隐隐发痒了。

  “姑娘,你身上……”

  “我身上如何关你屁事,你也赶紧闭嘴,否则第一个把你扔下悬崖。”

  顾一弦被骂得狗血淋头闭了嘴,一句完整的话也来不及说出来。

  他暗下心中想法:尸气,罗盘……

  忽然若有所感,眼神变得凝重。

  女子走向顾峰身后,断腿老人惊惧叫道:“我是顾家人,你如果杀了我,顾家绝对会把你碎尸万段。”

  女子笑了笑。

  准确的说是满脸污垢掩盖下的脸什么表情也看不出,只是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在笑。

  见她不为所动,步步靠近,老人惊呼连连,“你,你别过来!”

  顾峰挡在老人身前,手心冒汗,“莫非你真要与顾家不死不休?”

  女子没有回答他的话,用行动做了回答。

  没人能看清女子何时出的手,只见顾峰整个身体断线风筝般飞出了两丈,重重摔在地上。

  爬起来的顾峰脸颊肿得像头猪,上面多出了个显眼手掌印。

  “你敢打我!”

  “我不止敢打你,我还敢杀你,你信是不信?”

  女子声音冷若冰霜,“贱骨头就是欠抽,不说话会死?我如果有心杀你,你认为你能反抗得了?”

  顾峰憋屈得要死,我们怎么得罪了你,你倒是给个说法啊。

  他没有问出口,已经没有必要,女子霸道的行为让他暗下杀意。

  顾家人行走江湖,何时受过这等羞辱。在他想来,此时已不仅仅是错在哪一方的问题了。

  你给我等着,今日之耻,我必会让你百倍奉还。

  女子渐渐逼近,老人心若死灰。

  然而女子经过他的时候看也没有多看他一眼。

  女子直走到了一块石头旁,轻飘飘用手一挥,那块数百斤的石头忽然飞起来。

  就这样,身形婀娜的女子举着块比她身体大好几倍的石头,那场面说不出的别扭。

  顾峰与老人心惊肉跳,她不会那什么吧!不会把那块大石头砸在我们身上吧!

  简直是恶魔啊!

  顾一弦看着那块石头上的拳印,心下咯噔:糟糕。

  已经想到女子的问题是什么了。

  只能边暗暗祈祷,不要第一个问自己,边思考脱身之策。

  面对顾峰二人,已是穷途末路,出现的这个女子实力更加强大,她的行事作风简直能把人吓个半死,简直是个行事无所顾忌的疯婆子。

  顾一弦别无他法,为今之计只有强行运转神功了。何况即便女子不对自己出手,自己也有要捋一捋虎须的想法,他有一个想法必须得到印证。

  顾一弦刚要有所动作,忽然发现自己连手指头也动不了了。

  “长得俊的人总会得到特殊照顾的。所以呢,我的问题自然是第一个问你啦!”

  顾一弦气急败坏,“老子长得帅也有错么,你这疯婆子恐怕是被哪个负心汉抛弃了吧!是不是从此见到长得帅的就有打杀的快意?”

  顾一弦心下冷笑,你这禁锢手段对别人或许有用,对我而言未免小儿科了。

  运转了秘法,顾一弦体内灵气逐渐变得狂暴。

  女子如何也想不到眼前这个实力低微的人会在此时出言不逊。

  没看到人家玄伤境五重都不敢多说一个字么?你一个玄伤境一重的是不是傻?

  “好小子,伶牙俐齿。你就不怕我把你扔下去?”

  “怕,当然怕,开玩笑,怎么会不怕呢!”

  “那你还敢胡言乱语?”

  “我自知死路一条,这么一想,反而不再怕了。”

  “有道理。”女子点头,出奇认可了顾一弦的说法。

  “你额头上的伤是被石头砸的吧。”

  女子勃然大怒,“是你扔下去的?”

  顾一弦盯着石头上嵌入三分的拳印嘿嘿笑道。

  在女子不可置信的眼中,他的手忽然动了,结了一个手印:“囚龙锁!”

  女子骇然失色,别在腰间的一面罗盘不受控制飞出。

  “紫雷罗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