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尘香

尘香

悄无声息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05.06.22上架
  • 1.40

    连载(字)

2.02万位书友共同开启《尘香》的现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尘香 悄无声息 4187 2005.06.22 22:15

    南山上的宅子被雪裹得紧紧实实,听见有人按门铃,老妈子已认识一身英挺军装的严绍,忙把他让了进来。红云正和丽云站在廊子下低语,见他进来都微微吃了一惊。严绍也不在意只是和煦一笑:

  “三小姐在么?”

  红云丽云相互看了一眼,神色莫名的沉重。

  “您跟我来吧。”

  红云说罢便步履轻盈地将他引上楼。这楼上是一字通廊,一个双十字架的玻璃窗,垂着紫色的落地窗帘,那灿烂的阳光下,带着颓废之色。由正门穿过堂屋,旁边有一挂双垂的绿幔,红云又引将进去,里面金碧辉煌,非常华丽的陈设。一张西式铜床,天花板银质挂钩上婆娑的罗帐,袅袅绕绕罩住了这张床。在远处看着,罗帐若有若无,隐隐的安安侧着身子躺在里面,床前顾昔年顾欢欢坐那守着。一个二十出头一身青袍褂子的男子坐在那,手指搭上安安纤细得好似要折断的腕,走进了才觉得那男子神情宁静儒雅得脱俗,只是剑眉蹵起忧虑若现。帐子里,安安面色惨白,浅浅的血管在薄薄肌肤下若隐若现。呼吸急促微喘,间歇的轻咳似乎耗尽了全部的精力,低垂的眼睫仿佛风中未落的枝叶,犹自在颤颤微微地挣扎。

  “太太,严副官来了。”红云在轻声通传着。

  “顾夫人,二小姐,”严绍心下已明白了几分,微微躬身打了个招呼。

  “严副官,按理说安安的闺房是不能随便进的,只是她现下病成这样,若不让您瞧瞧,好似我们推脱九少似的。”顾昔年忙起了身来到严绍身旁,一身宝蓝缎子旗袍随着摇曳腰肢在寂静已极的屋中发出沙沙声响。

  “顾夫人客气了,不知三小姐病得严重么?”严绍的声音也不自觉的放的极轻。

  这时那男子已号完了脉,起了身从里屋出来,举止踱步间优雅翩然。

  “极夜,安安怎么样?”顾昔年急急开口到。

  “我已经说过,她不能太过劳累,外邪侵袭风寒积体且还受了惊吓,这老毛病长期反覆已是伤了肺器,必须让她好好静养,否则性命攸关。”极夜拿起桌几上准备好的毛笔,行云如水的流畅开着方子。

  “我开的这些药只是治标,要想治本平时必须按时服药和静养。千篇一律的话你们也是听腻了,从来也都是听不进去的。”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那我就不讨扰了。”看着欢欢和极夜冷淡的神色,严绍也不生气,只是笑着告辞。

  “您太客气了,等我家安安病好了,我会亲自把她送到九少府上的。”顾昔年只装作没有听到身后欢欢若有若无的一声冷哼,依旧殷勤热情的送着严绍下了楼。

  倒是极夜抬头看着她,笑了出来。欢欢凤眼冷媚的一横,“笑什么?”

  “没什么,倒是你很久没见,脾气还是这么坏,给你开点清心绛火的药吧。”极夜只觉无边*荡漾开来,忙错开了眼,专心的开着方子。

  “你到是学会伶牙俐齿了,安安……她真的没什么吧?”

  “我说了这是陈年的病,必须静养才好。”

  “你真当我们是千金小姐了,静养?哼!从早到晚的场子那容得她休养。”极夜看着欢欢踱向窗前,月牙白底绣着大红月季的旗袍下,玲珑有致的修长玉体,在冬日阳光下竟透着火焰一般的刚烈。

  严绍驱车直向梨园,包厢门口的侍卫们见了他齐齐行了个笔直的军礼,他敲了敲门走了进去。轩辕司九一身藏青制服,军帽放在红木桌上,聚精会神的看着戏。

  严绍轻唤了一声“九少。”

  似乎没有听见,依旧是专心的看着戏台,半晌才开口。

  “怎么了。”

  “顾小姐她病了,我看了一眼挺严重的,床都下不来了。”严绍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脸色,才斟酌着开口。“大夫说是老毛病了,必须静养。”

  “是么。”轩辕司九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就没在开口。戏台上正唱着西厢记,那崔莺莺也有一双大大的眼睛,流云般的身段,偶尔顾盼间四目相对,羞羞垂下已是红晕染了双颊。而她……从来都敢直视着他的眼,不惊惶,不害羞,只是欲语还休的望着,带着点点风尘诱惑。似乎穿透了他,看到了那噬血的魂,清越得想叫人捕食个干净。而那夜她在他身下婉转承欢,带着媚诱柔顺得如一汪春水,忍受了他所有的狂暴肆孽。

  “ 顾小姐求见。”突兀的门口的侍兵轻声禀报。

  见轩辕司九点了点头,严绍才开了包厢门。

  “九少。”银莺似的声音响起,顾欢欢一身翠绿绫的旗袍,大大的西班牙红花流苏披肩,雪肤乌发,最世俗的颜色,却有着最柔媚的风情。

  “真是巧,你也来看戏?”依旧盯着戏台,修长入鬓的眉峰掩着一对阴厉的眼瞳,异光闪动。

  “我可没您这么有雅兴。是小妹让我过来的,她病得厉害怕你担心,嘱咐我来告诉你一声,她自小就有哮症的老毛病,须静养上几天没什么大碍的。”垂下幽幽的眼,在他身旁的太师椅坐下,胸面前握着披巾角的手一松,那流苏围巾就在身后溜了下来,一起堆在椅子上,现出了玲珑有致的曲线。

  “倒是辛苦你了。”

  “不敢,能赏我杯茶喝,就已经知足了。”诱惑的笑意在无人欣赏下变得苦涩,却依旧如花明媚。被十多盏八宝琉璃灯照耀得流光十色的台上,正和张生夜会的崔莺莺,偷瞧着她,一脸落寞。

  “这崔莺莺还真有几分小妹的神韵呢。”

  “她看的什么医生?”许久他转过头那目光却冰得直入心脾。

  “中医,是济安堂的苏极夜苏先生,小妹的病一直是他瞧的。”嘴角扯着笑,愁容稍纵即逝。

  “那你回去告诉安安一声,明天我带她去瞧瞧西医。”轩辕司九连笑意都极冷极寒,话语间送客意图更令欢欢几欲窒息。

  “那……我就不讨扰九少了,告辞。”起身离去,回眸望去他的神情波澜不惊,连看都没再看她一眼。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轻轻的伏在安安如雪剔透的脸上。轻纱罗帐覆盖的床前,一张紫檀小茶几。上面放了个描金瓷碗,盛着漆黑的药汁,浅红嫩绿的配着,古怪诡异。药碗旁边一只青铜鼎炉正燃着沉檀香,镂空的龙盖由四面丝丝吐着轻烟,放出沉沉的香气来。床上安安昏昏噩噩的咳着咳着,似再也承受不住这无边的折磨,终于睁开了眼,光影间一人罩着淡淡的药草香,风骨清隽。

  “醒了。”苏极夜优然的浅笑着,看她挣扎着要起身,便伸手扶住她的肩膀,体贴的拿过软枕为垫在背上,她只觉得呼吸间仿佛闻见带有阳光的气息。

  “极夜,又劳烦你了。”纵然有粉红绸短衣鲜艳的衬着,安安依旧掩不住憔悴的斜靠在那,一泓秋水的眸看着他,却曜若晨星。

  “病人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这个做大夫的是得辛苦点。”

  如寒风中的春花,盈盈孱弱的样子,苏极夜笑得心痛。

  “生气了?”

  “是气你病成这样。”

  “我现在已经好多了。”颀长秀气的手指挥了挥,强做出无事的模样“不过能看见你真好。”

  “做病人的总看见大夫可不是什么好事。”抓过她的手腕,仔细的号了一阵,似没听见她的话。

  安安看着他低垂着闲闲雅雅的眼,一头乌黑短发,英挺的鼻子,劳碌得晒成密色的肌肤近在咫尺,那眉宇之间透着宁静的傲骨。心中突然就浮起那句,‘朝露昙花,咫尺天涯’。努力扯着苍白失色的唇,强忍住神伤,开口打碎一室寂静。

  “看见二姐了吗?”

  “刚刚出去了。”苏极夜收回修长的手指,转头望着袅袅四散的檀烟,那深邃的眼眸落寞黯然。

  “那这回可还有给二姐的葛花糖,可以分给我两块吗?”大大的酒窝强颜欢笑的闪动着,墨琉璃般的眼珠缥缈得清清亮亮。

  “当然有,不过你现在不可以吃。”

  “ 是吗?”

  悠然的转过头,苏极夜已全然不在意自己的失态,只是板着脸看着一脸失望的安安,她那明亮的眼中只有两个字在跳跃,想吃,想吃。

  终是忍不住嗤笑出声。

  “真拿你没办法,只可以吃一粒啊。”

  打开药箱,拿出一个用仔细白布手帕裹着的小包,轻轻打开,黑褐色的圆圆小粒叠上叠下。苏极夜指头钳着一粒儿,小心的递了过去,安安心里微微荡漾了一下,自然而然的张嘴含了,瞬间脸颊鼓鼓,眼睛弯弯的如两轮新月,这才现出了十八岁应有的纯真无邪。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山珍海味,把你好吃成这样。”忍不住自己也钳起一粒儿,送进口中,用的还是那两根手指。瞬间,酸苦得皱起了眉。

  “这葛花糖本是解酒护肝的,药用大了味道自然有些苦涩,可每回都看你吃的那么香,自己就总也忍不住上当,真是的。”

  “这个,比山珍海味还好吃呢。”看着他的手指,嘴中的苦涩化成暖暖甘甜直直的淌入心房。

  “不可以多吃哦,吃完了要乖乖把药喝了。”看着难得流露稚气的安安,纵使病弱盈盈,亦是让向来对美之一字感悟甚低的苏极夜,都不得不承认,她确实娇美得不可方物。

  “刚刚……轩辕司九的副官来看过你,你和他……我以为,欢欢一直和他在一起。唉,也难为你了。”

  “没什么,倒是那晚在官邸,轩辕司九好像处死了一个人,我这才受了惊吓发病的。”过了许久安安才偏着头,慢吞吞的说。

  “哦,是吗……”深思的光芒一逝而过,快的让人几乎无法觉察。

  红云刚刚要拂过门边的幔帐进来,却瞧见安安靠坐在床头,只是静静的看着苏极夜。寒冬的阳光凛凛的散了满室,漫着朦胧的轻烟,好似袅袅婀娜的层层纱裙,撒在两人的身上。这样的情景,温柔得令人心碎。

  止住了脚步,红云有些辛酸的退了出去。

  寒冬的深夜向来无法睡实,今夜似乎总有着什么在拉扯着她,慢慢张开眼,却看见顾欢欢散着发只穿着睡衣,神情迷茫的站在床前。

  “二姐。”刚刚转醒的嗓音有些沙哑,难掩病容却带着慵懒的诱惑。

  “醒了,想要点什么?”

  “不用,怎么还没睡。”她坐起身,担心的看着欢欢。

  “不问我去那?”那幽幽容颜,好似黑暗中绽放的昙花美得惊世绝华“今天我去见他,他叫我跟你说,明天要带你去瞧西医。我还从没见他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

  “二姐,你为什么也这么傻。”拉住欢欢,两双同样冰冷的手紧紧握住。

  “我也不知道,这么多年风尘里摸爬滚打,看进眼的就只有他,只有他。”目光虚空地投向前方的某一点,眸中流过的是,冷静无波的壮烈。

  “他并不喜欢我,只是想要我。”安安的手颤了颤,这样的神情,在许久以前的一个夜晚,似曾相识。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得到他的心。”

  抽出了手相握的手,欢欢转身离前,身姿媚惑得高华,飘扬的裙摆傲然的滑过冰冷夜色,款款远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