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墨与江湖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149 2019.05.18 18:30

  萧情儿见此,摇了摇手里的桃花扇,道:“打苏家大少爷的是墨家的人,说是争风吃醋,其实是看不惯他纨绔嚣张的样子。”

  她以扇轻轻捂嘴,笑道:“你们想必也知道墨家那些人的作风,行侠仗义什么的,咱们可拦不住。”

  墨家并非是单一的家族势力,而是先秦时代诸子百家的延续,数千年来分为两支,朝野分别。六百年前大周皇朝倾覆,墨家入朝之造作监随之溃散,亡于战火。

  后大周朝堂遗老迎在野之势力「罗网」首领顾姓承袭,建立后周,时征召散落江湖的墨家之人,欲建不落行宫遭拒,两相结怨。

  墨家巨子遂在云岭山群山之中建造机关城,以此为墨家驻地,同时也是为了防止后周大军攻伐。而这云岭山就在大梁境内。

  墨家曾多为社会底层百姓,主张追求“必务求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大害”,数百年过去,一直是秉任侠之风,在江湖上的风评很好。

  颜玉书轻捶了下掌心,“墨家之人不入后周,轻易不会入北燕和咱们大梁的皇都,这次必是为观礼而来!”

  苏澈心神微动。

  颜玉书笑了笑,“走,去大行寺的斋院。”

  苏澈跟在他身后,却是问了句,“墨家会住斋院吗?”

  毕竟佛门的那些人讲究「慈悲为怀,积德行善;以和为贵,不起刀戈」,甭管是真是假,反正素来是与墨家没什么交集的。

  颜玉书也有些拿不准,不过此时道:“佛子礼面向江湖,广撒请帖,那些和尚想来是不会计较什么的。”

  苏澈轻轻颔首。

  ……

  “我劝你别乱来,我爹可是苏定远!”

  黄昏下,巷陌外,绿水边,青石河畔。

  本是翩翩公子的苏清倒在地上,一身白衣染尘,玉靴沾泥,一脸煞白。

  在他面前,随行来的家丁尽皆中剑身亡,而向来嚣张跋扈的黄文虎在留下一条胳膊后,早就跑得没影了。

  眼前的,是一个持剑的黑衣人,帷帽遮脸,剑锋冰寒。

  “苏定远又如何,他还能现身在此,救你性命不成?”黑衣人手腕一翻,剑身前递,“死来!”

  苏清满脸惊骇,眼见这一剑刺来,竟是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嗖!

  一声破空来袭,黑衣人猛地收剑反刺,剑尖扎上一枚铜钱,铜钱崩碎,其上力道却让他不由后退两步。

  “在京城行凶,好大的胆子!”从巷子里走出一拎酒壶的中年人,此时喝了口酒,手上弹着一枚铜钱。

  黑衣人话也不说,脚下一踏,轻功运起便走。

  “想跑?”中年人弹指铜钱飞出,而身形竟也是丝毫不慢,脚尖踩水,一把按住这人肩膀。

  “江湖恩怨,你六扇门也管?”黑衣人肩头一抖,身形竟如泥鳅般灵活,而手中长剑一抄,直刺向中年人心口。

  “你在这杀人,我便要管!”中年人轻笑一声,竟是直接以手去抓剑。

  黑衣人似是笑了下,有晚风而来,吹动帷帽上的浅露。

  “嗯?”中年人下意识抬眼,看到的却只有一双猩红的眸子。

  他动作不由一顿,但手掌却也碰在了剑上。

  犹如金铁相交,黑衣人一抖剑身,踢出一脚后借力后撤,几个起落便不见了踪影。

  而中年人反应不及,胸前中了一脚,气力一滞,竟是掉进在了水里。

  “你娘!”中年人自水中跃出,抹了把脸,不由骂了声。

  ……

  大行寺在梁都内城西南方向,这里是一片佛寺,黄昏下,檀香阵阵,隐约似可见青烟袅袅。

  佛寺之中有斋院,但那是给各大派江湖人和添香火的斋客留的,一般人要是懂事肯定不会过去打搅。寻常留宿借宿,住的是佛寺外那条施斋街上的斋房宿居。

  马车在施斋街的牌楼下停了。

  苏澈挽帘朝外看,夜幕已降,路上见不得多少行人,而长街幽深,两旁店铺客居林立,偶有灯火。

  “朝前瞧瞧。”颜玉书说了句。

  马车缓缓前行,苏澈心里没来由地生出几分紧张—虽自幼在梁都长大,可也只是每年踏青时才会随大人出城玩耍,他整日在府中练桩,莫说这皇都,就是那条朱雀大街都不甚熟悉。

  他与颜玉书是不同,苏定远常说‘男儿功名只在马上取’,虽让他读书,却是在府中请了教书先生,而不是放他去私塾。

  而这一切,自然是拜苏清这个大哥所赐,苏清是纨绔扶不上墙,那苏定远便将殷切放在了他的身上。

  苏澈心智早慧,自是能理解的,可终归是有些不忿。

  正想着,却是听到几声怪响。

  颜玉书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肚皮。

  苏澈一笑,道:“咱们还是回去吧。”

  “这怎么能行,还没找到你大哥呢。”颜玉书有些急了。

  “可这施斋街咱们已经走到头了,都没有听到马嘶声。”苏澈笑着说道。

  颜御寒目光微亮,轻轻拍了下手,“是了,你大哥一行七八匹马,此时正是安静时候,这些院落不过那么大,总该是有马嘶才对。”

  苏澈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颜玉书下巴一扬,朝外喊了声,“咱回府。”

  “可就这么回去,是不是有些不好啊?”他转头就低声道。

  苏澈说道:“我大哥对京城门儿清,再说墨家之人素来风评极好,就算他惹恼了人家,也不过是受些皮肉之苦罢了,总不会有性命之忧的。”

  颜玉书点点头,“也对,说不定现在人已经被丢到你家门口了。”

  苏澈翻了个白眼。

  马车调转,朝来路而回,只不过行至牌楼之时,迎面匆匆跑过两个汉子。

  他们穿着普通,却俱都持剑,步伐稳健不乱,显然是有功夫在身的江湖人。

  此时,有声音传进苏澈和颜玉书的耳里,“他们是墨家的人,气息绵长,丹田气海已成,武功不弱。”

  传音成线的是颜六,他了解自家少爷,对江湖很是好奇,所以每每出来便会提点几句。

  当今世道,习武为修行,分内、外,两者都养心中那一口气,只不过一个要求心境,一个要求体魄。

  内者以术入道,内炁浑厚,重「意」;外者炼体入道,肉身刚猛,重「形」。前大成可成就「混元」、「神桥」,后大成即为「无铸」。

  始入修行,便要修出自己的杀手锏,因为求道一途比的就是手段高低。

  分高下,便要见生死,而这,就是如今江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