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寒门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184 2019.06.20 09:00

  年轻人血气方刚,容易被情绪煽动,而一门心思习武的人更是少了人情世故,十六七岁的年纪也少了阅历。

  苏大强的话落下,四周寂静无声,原本满怀激愤的这些年轻人不约相视,俱都看到彼此眼中的后怕。

  他们方才头脑一热,此时被凉风一吹,登时出了一层白毛汗。

  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苏大强见此,趁热打铁,“苏家世代为国征战沙场,马革裹尸,苏将军更是先帝亲赐「护国柱石」之名,他的名声,素来只有北燕狗贼含恨诋毁。难道此地,你们之中藏有北燕的走狗不成?”

  这话一出,原本就因后怕安静下来,而有些不知所措的人群就炸开了。

  这可是通敌叛国的罪名,谁敢承担?

  “你,你是何人,这话岂能乱说?”

  “就是,我们都是大梁子弟,岂是北燕那些狗贼。”

  “我王家祖辈也曾上过战场,为大梁留过血!”

  “还有我李家,当年是跟苏老将军杀过北燕贼子的。”

  围着的人群又有些激愤,只不过这回,这些年轻人的脸上却多的是一种与有荣焉的荣誉感,和对自身污蔑诽谤的撇清和解释。

  苏澈一直没有说话,他总是这般静静地看着四下的人群,目光平淡而视,如若在寻找什么,而对眼前这些人根本视若无睹。

  蓦地,他眼神微亮。

  而人群里,两个不知何时凑到一起的人正好迎上了这道目光,眼神闪过慌乱,然后便匆忙往人群外挤。

  “那两人,便是北燕奸细。”苏澈的声音不高不低,却传出清晰。

  “哪儿?”

  “是谁?”

  人群轰然,左右四顾,想要找到苏澈此前看到的那两个人。

  苏大强眉头一皱,显然也是看到了那两个挤出人群的人,但因此时拥堵,又担心苏澈安危,一时倒也不知该如何做。

  苏澈只是看向那校场门口的官兵,方才他的话,自然也能传到那里。

  驻守的军卒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有动作。

  他们此前接到的军令是无论今日校场门口发生什么,只要不死人,他们就不准擅离,更不准去管。

  可现在,眼前出现了北燕的奸细,而且下定论的是苏将军的儿子,那他们该怎么办?

  不是信与不信的问题,而是要不要管这件事。

  他们犹豫了,所以那两个人混进了长街经过的人里,就要走远。

  就在此时,有人从长街驱马而过,两臂伸展若鹏翼,弯腰这么一抄,便将那两人分别提了起来,一把拎住,纵马朝这边而来。

  苏澈握紧马缰的手这才松了松。

  骑马来的是钱帮的少帮主易长月,他仍是那副敞开怀的打扮,此时将那两人往地上一丢,坐在马背上,斜睨道:“老子最恨煽风点火背后搞小动作的人,你们这帮蠢蛋,竟然让人鼓动着当枪使。你们还考什么武举啊,直接滚回家犁地去吧。”

  他这话让不少人咬牙暗恨,却没有一个敢出言反驳的。

  无他,这些人当然是清醒的,苏定远是朝廷的人,做事还有顾虑,可眼前这人却是那巨帮的少当家,其父便行事狠辣毫无顾忌,明里暗里有的是手段,谁敢招惹?

  易长月冷笑几声,然后隔着人群遥遥看向苏澈,“你说你在擂台上出剑收剑那么狠,算计的明明白白,怎么下了擂台这么软?亏老子还败给了你,真是耻辱。”

  苏澈不在意地一笑,“那下次你赢回来便是。”

  易长月闻言,双眼不由地一眯,倒不是受气机牵引,而是因为苏澈的态度。

  沉稳,即便动怒也不会形于色。

  “这种对手,真讨厌。”易长月想着,冷哼一声,拨马便走。

  “不看榜了?”苏澈问道。

  “看个屁,老子选得是旧题。”易长月的声音遥遥而来,清晰非常,“花了五十两银子买了十份考题对照,竟真他马一样,十拿九稳谁知是这样,要让老子知道是哪个狗东西在算计,非摘了他狗头不可!”

  他话语听着是怒意满满,可实际上并无多少气急败坏,不过其中的森然和杀意却是能让人听得出来。

  呼风唤雨的堂堂少帮主,从来都是落别人面子,还从未折过这等颜面。

  而听了他这话的人,也都目光闪烁,显然,他们自然也并非买了一份考题,这种事情,肯定是多买来对照的。

  寒门子弟自然懊恼万分,饶是昨夜已经知晓,可此时失魂落魄依旧挂在脸上。

  “少爷,放榜了。”苏大强说道。

  校场栅栏门打开,有官兵出来,手里拿着大红的榜单,在一旁的告示处张贴。

  人群呼啦一下便涌了过去,就算其中有答了旧题的,此时也都好奇地往前挤着看。

  苏澈摇头,凑热闹是人的天性,这些人里,当然不乏单纯来起哄,真正失意的人,从举止上就能看出来。

  比如此时丢了魂般站在一旁的这人--便是先前欲来抢苏澈缰绳,反倒让苏大强以铜棍点在额头,吓懵了的那个青年。

  长街上此时有不少人还在往这边走,其中有来看榜的考生、有替人看榜的、有专门贩卖第一手消息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你未答新题?”苏澈问道。

  那人双目无神,点头,转身便走。

  “寒门子弟多苦啊。”苏大强轻声感慨,“不过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苏澈的目光从远处那会馆,二楼关上的窗子掠过,“就算未上榜,可这般再被人利用失意之心,再丢颜面,心中的怨气该多大。”

  苏大强挠了挠头,看着那往会馆走去的落魄之人,“那他知道自己是被人利用了吗?”

  “当然。”苏澈眼神微深,“不然,他现在是要去哪?”

  ……

  “这帮废物,竟然让个军汉三言两语就吓懵了。”

  宇文晟同边下楼边说道:“他还敢动手不成?都说寒门之中无贵子,真是穷到骨子里了。”

  万花楼在一旁以折扇敲手,笑道:“也不算是没有成果,就当是添堵了。”

  宇文晟同撇撇嘴,“你没听易长月那莽夫撂的话?这是给我添堵呢!”

  万花楼没接茬,反正这明面上的事,都是身边这没脑子的人做的,他只管收银子,一切都找不上他。

  在两人快到门口的时候,迎面的晨光里走进一道身影。

  颓唐、丧气、失意、万念俱灰等等,这是个不堪而落魄的人。

  他的眼里、脸上看不到丝毫怒气,却直迎向说笑走来的两人,藏在袖中的匕首落在掌心里,猛地刺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