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9.年轻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211 2019.06.05 09:00

  “练剑,手要稳,平心静气,山崩而眉不皱。”

  府中后花园,周子衿手持木剑,不时校正着眼前人持剑的动作。

  苏澈此时额头见汗,后背隐隐湿透,而握剑的手不免有些轻颤。

  他手里的,是一柄玄铁大剑,这并非他日后要用的剑,而是周子衿所说的用来练臂力和腕力之用。

  “我记得子衿姐说过,心不需要静,剑稳就行了。”苏澈说道。

  周子衿看他一眼,拿木剑点他臂弯,“端平。”

  “那是说我,你不一样。”她说道:“而且,你现在能拿稳剑么?”

  “这剑不一样。”苏澈嘟囔一声。

  这剑得几十斤重,就算他一直以内炁调整,摆出桩功姿势,可这都近一个时辰了,手臂都麻了。

  而自从那日黄昏后,苏定远的话便仿佛洪钟大吕,轰开了他一直以来心中的迷雾--不能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是该有主见的,人生的路终究要自己来走才行。

  就如浪荡不吝的苏清,此时都开始认真读书了,而教自己的白先生,现在也兼顾着当苏清的教书先生。

  苏澈经历了最初的迷茫之后,便找回了自己的内心,而不是因为这人那人而生的心血来潮和不确定。

  他开始学剑。

  人会对某样事物天生亲和,如苏大强对棍,周子衿于剑。

  苏澈自幼便看周子衿练剑,对她手上这青锋天生好奇和亲近。

  然后,他便开始经历着周子衿对自己惨无人道的教导。

  而他这才明白,要想像她那样看似闲庭信步地游刃有余,翩若惊鸿,是要付出多大的努力。

  兵器是为了自保,是为了杀人,是武,而非舞。

  出剑不是舞剑,没有花里胡哨。

  “歇会儿吧。”周子衿看着身子颤动的越来越厉害的苏澈,说了句。

  苏澈小心吐息,将重剑放下,然后打了遍桩功,这才浑身大汗地在一旁坐了,拿湿毛巾擦汗。

  “这般拿重物练习是最笨的法子。”周子衿看着他,说道:“也是我从小练剑用的法子。”

  苏澈一愣。

  “现在那些名门大派,早就不这么练了。他们有专门练手或是腿的秘法,配合奇珍宝药,服丹药浴来强化体魄,用来承剑。”

  周子衿低头看向手中的木剑,轻声道:“武道通玄,一切都变了样,可能会少很多辛苦,也省了不少弯路。”

  苏澈点点头。

  “明天去皇庭司,就算有义父的关系在,你最多也不过能挑选三五门功法,既然你想学剑,那就想好要选什么。”

  周子衿的话微微有些严肃起来,“咱们苏府并非没有武功秘籍,但那多是战阵杀敌的法子,非亲历战事走不通。所以说,能不能找到皇庭司里收录的神功绝学,就是你最大的机缘。”

  机缘,这两个字的深意,第一次出现在苏澈的脑海里。

  “人生的机缘很少,就看自己能否把握住。若是烧杀抢夺,那荷包肯定就肥了,但真正的秘典绝学,都在那些传承久远的门派和世家手上,不是用银子和一般的手段能得来的。”

  周子衿轻笑道:“大梁皇族方氏,曾经就是世家。”

  苏澈缓缓点头,然后问道:“既然如此,那我能得到去皇庭司的机会,父亲是不是付出了很多?”

  周子衿眼底隐有骄傲,只是道:“咱们苏家四代人为大梁征战沙场,马革裹尸。”

  苏澈懂了。

  “太阳落山还早,起来吧。”周子衿拿木剑拍了拍他的肩膀,“举剑,到晚饭之前。”

  苏澈脸色一苦。

  ……

  苏澈因为白天的劳累和要去皇庭司的兴奋而失眠了。

  天刚蒙蒙亮,素月便来敲门,在她身后自然是经常服侍苏澈药浴的那三五个健壮丫鬟。

  一番忙活,闻着药香,苏澈却是在浴桶里睡着了。

  到时辰后,素月进门,看着他安稳熟睡的面庞,笑了笑,也没唤醒他。

  当天光大亮之后,苏澈醒来,看到了一旁案几上放的早饭,还是温热的。

  “少爷,慢点吃。”素月推门进来,细声道:“让他们等着就是了。”

  苏澈狼吞虎咽,间歇说了句,“这可不成,定好的时辰可不能晚了,不能迟到。”

  素月有些心疼。

  ……

  去皇宫的路上。

  马车里,苏定远闭目养神,苏澈压下心中激动,摆坐静桩,运转呼吸法。

  苏定远眉头微挑,有些疑惑地看过来,这是桩功,却异于龙象伏魔桩,而且这呼吸有序,却并非他所见所教的任何法子。

  难道这小子还从别处学了武功?

  不过依苏定远的见识自然能感知出这呼吸法多有奇异,见也无害,便没问。

  但他还是说道:“你之前是练桩炼体,现在又学剑,将来无铸非无铸,混元非混元,各占一半。以后的修行,会比常人困难许多。”

  苏澈点头,“我能坚持。”

  “嗯。”苏定远点头,道:“当世用剑最强的是天山剑派,但其宗门内尽是女子,镇派心法属阴,你也学不成,叶子也就没传你。”

  苏澈听了,惊讶之余也多是感动。

  凡是镇派心法必是传承,非门中真传弟子不能学全,一般也就是能学前几层的样子。

  叶梓筠是天山剑派当代传人,是学全了的,但每个门派都有规矩,不是门中人不能私授功法,违者门规处置。

  既然自家父亲这么说,那代表叶梓筠肯定是能传给自己的,而要冒如此风险,苏澈的确心有感动。

  苏定远只是看他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当即摇头,淡淡道:“她传你,是因为我曾救过她的师傅,而子衿是她的师妹。换句话说,就算她不传你剑法,子衿以后也会教你。”

  苏澈张张嘴,“所以,她要是传了我剑法,就能替她师傅还了父亲的救命之恩?”

  “你还不蠢,让你学剑是学对了。”苏定远说着,接着冷笑一声,“这恩情,她一辈子也还不了。”

  苏澈暗翻白眼,不过,他也明白了父亲说这番话的意思。

  别人的善意或是主动给予的好处,背后很可能藏着更深的算计,而且或会牵连到其他人。

  “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苏定远说道:“她们杀人,手上不沾血。”

  苏澈没来由地打了个冷颤。

  想到叶梓筠那般清冷,可对自己从来都是平和的样子,他晃了晃头,自己果然还是太年轻,容易相信别人。

  苏定远看了他一眼,无声一笑,叶子当然没有那么多心思,这不过是他见缝插针,顺口教育下儿子罢了。

  远在北燕天山峰顶的叶梓筠却是打了个喷嚏,望着眼前的云山雾海,微微蹙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