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扑空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061 2019.05.23 18:30

  在苏澈打了个哈欠的时候,偶然瞥去的一眼看到了从远处跌跌撞撞跑来的身影。

  他先是一愣,接着一跃跳过围栏,连忙迎了过去。

  “出什么事了?”

  不外乎他多想,本是打扮颇为用心的颜玉书此时玉冠微斜,发髻略乱,原本崭新的红衣上也多是灰尘草屑。

  苏澈伸手,给颜玉书拂去了肩头和发端上的叶子。

  颜玉书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连忙摆手道:“快,快跟苏世叔说。”

  “什么?”苏澈一听有关苏定远,连忙道。

  而颜玉书喘气功夫,却是看到了人群中的那抹绿衫,不由一喜,“墨家的人也在?太好了。”

  “你先别急,慢点说,到底怎么回事?”苏澈道。

  颜玉书一把拽住他就朝前去。

  褚忱回头一眼,看到了快步走来的两人。

  “绿萝。”颜玉书唤了声。

  那绿衫姑娘看着他,刚想出言刺他几句,定睛却看到了他这般狼狈的样子,当即走过去,面色虽冷,却不无担心,“你这是怎地了,弄成这副样子,是被谁揍了吗?”

  颜玉书促声道:“墨痕,墨家的墨痕。”

  绿萝一怔。

  一旁,本是在思考什么的方不同眼角一跳,一步便到了颜玉书的面前。

  “女娃,你怎么知道墨痕的,他在哪,你在哪见他?”方不同一脸急切。

  颜玉书没空去反驳,只是道:“他被关了,还有好几个人,都被和尚关了。”

  话出,那边,戒通瞳孔缩了下,捻动佛珠的手一下顿住了。

  方不同抓住颜玉书的肩膀,急声道:“被和尚关了?关在哪了?有没有事?”

  “你先别激动。”苏澈去掰他的手,因为颜玉书本来就喘的厉害,现在脸上更是白一阵红一阵了。

  苏定远走过来,问道:“出什么事了?”

  颜玉书顺了顺气,朝他身边靠了靠,看向众人,将先前自己遭遇说了一遍。

  众人闻之色变,尤其是方不同,更是怒不可遏,“果真如此?我们一路追踪痕迹,便是到梁都断了线索。”

  褚忱却是下意识看他一眼。

  因为到这个时候,方不同这位老江湖都未完全将事说明,他们分明是已经查到了妙音坊那里!

  而且,怀疑点早就放在了大行寺身上。

  可方不同没有明言肯定是有什么顾虑,褚忱几人自是不会说的。

  “想不到名满天下的大行寺竟会做这等勾当。”

  “是啊。”

  “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就是,这小娃是谁,说不得是他信口雌黄。”

  “没错,大行寺乃佛门魁首,岂会做出这等事。”

  四下不乏有围观的江湖人窃窃私语,其中多是不信者,而也有神情玩味看好戏者。

  苏澈注意到那个天山剑派的姑娘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颜玉书神情急切,下意识看向身旁的苏定远,道:“世叔,我说的都是真的,当时我还被个胖和尚拦下了,差点没混过去。”

  说着,他又将那油腻胖和尚的外貌形体描述了一番。

  登时,跟着戒通而来的几个僧人不由相视一眼,显然,他们是想到了所说之人是谁。

  而苏定远闻言后,略作思忖,当即轻按颜玉书的肩膀,道:“还记得路吗?”

  此话一出,戒通当即走来,道:“小施主,话可不能乱说,你......”

  苏定远直接在他面前一挡,方不同也哼了声,道:“小兄弟,劳烦带路。”

  颜玉书看着绿萝明亮的眸子,心中一坚,狠狠点头。

  ……

  一行人脚程不慢,除去留在楼钱身死现场的必要之人,就连看热闹的都跟了过来。

  颜玉书四下看了看,一指前方密林,道:“就在林子里,有个断了一半的佛塔。”

  戒通自然也是跟来的,此时闻言,瞳孔微紧,这下再也无法怀疑他所说的话。

  但他毕竟非常人,眼神只是一瞬间的变化便恢复如常。

  方不同等墨家人一马当先,直接进了林里。

  而苏定远则一直跟在颜玉书的身旁,苏澈看着负手淡然的父亲,不由撇了撇嘴。

  佛塔已在眼前,门上挂锁。

  颜玉书神色一喜,指道:“就是这!”

  说着,他连忙跑过去,拍着门,“喂,有人听见吗?墨痕,我带人来了。”

  “墨痕?”

  墨家的几人上前,同样朝里面喊了几声。

  褚忱拍了拍颜玉书的肩膀,示意他们要推门了。

  苏定远目光落去,却是微微摇了摇头。

  戒通下意识扣紧了手中的佛珠。

  咔,

  门开了,里面很黑。

  之前颜玉书的呼喊并没有得到回应,因为里面根本没有人。

  褚忱和先前的壮汉吹了火折子进去,很快便出来。

  “没人。”褚忱声音有些低沉。

  “怎么会!”颜玉书不信,抬脚要往里去,却被苏定远一把按住。

  “世叔?”颜玉书一愣,急声道:“里面真的有人,我没骗你们。”

  他像是在辩解,尤其是看到绿萝微瘪的唇角和脸上的失望后。

  “人已经不在这了。”苏定远轻声道。

  杜召南也进去看了一圈,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下边两层很干净,虽然东西都收拾了,但还留着人活动的迹象,三层那里有个铁门,破开后往上全是灰尘,没有人。”

  颜玉书一脸颓唐,“怎么会......”

  戒通双手合十,道:“苏将军,各位施主,咱们可以走了么?”

  方不同咬了咬牙,其余墨家几人自然也是脸色难看。

  他们不是傻子,颜玉书没道理来糊弄他们,更别说他还能知道他们要找之人的名字,那肯定是墨痕告诉他的。

  只不过想到颜玉书所说的那个胖和尚,想来便是对方将人转移了。

  “杜捕头,此事你怎么看?”方不同沉声道。

  杜召南心头一跳,尤其是看到对方那隐含深意的眸子后,心里更是忍不住苦笑。

  本以为楼钱这事就够他忙活的了,哪成想又来了这么一档子事。

  “此事,此事我会如实上报总捕头。”他硬着头皮道:“稍后我便会着人封锁此地。”

  “你这是什么意思?”戒通不悦道:“莫非杜捕头真信了这小孩的话?”

  苏定远伸手拉了把还想辩驳的颜玉书,然后看了苏澈一眼,淡淡道:“回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