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凶案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108 2019.05.22 09:00

  苏大强看了苏澈一眼,其中意思明确--莫要招惹是非。

  而此时,却渐渐有喧哗之声传来,相离不远。

  苏澈道:“人这么多,咱们也过去瞧瞧。”

  苏大强见此,只能依他。

  已经有不少人围观了,都是此前从广场那边闲散游逛的人,多是各派的后辈,年岁不一,显然也是出门来长见识的。

  苏澈凑过去,一眼看到的却是场中的苏定远,以及在他身后的几个气息彪悍,许是出身行伍的青年人。

  苏定远一身锦袍,只不过此时脸色阴沉,怒容在面。

  而这时,苏澈也看清了死的是谁。

  “楼捕头?”他一愣。

  死者正是昨晚在府中碰到过的六扇门金章捕头楼钱,对方靠在石阶的夹角上,胸前、喉间各有一道狭长伤口,血已浸透衣衫,在身下晕开。而他的右手五指齐根而断,切口平整,显然是被利刃削去。

  苏澈定定看了眼,那晚摇晃的酒葫芦就在一旁,早已碎了,地上尚有点点酒渍。

  “此人好像是楼钱?”

  “的确,你看他腰上,还挂着那两枚子母铜钱。”

  “究竟是何人出手,竟让他连杀手锏都未用出?”

  “等等,这楼钱是何人?”

  “六扇门金章捕头第三的「铁手金钱」啊。”

  凡是梁国修行人,很少有不跟六扇门打交道的,而身在江湖,自是少有人不知道楼钱的名号。

  苏澈看向方才问话之人,原来是天山剑派的一个女子。

  “最先发现尸体的是谁?”这时,人群有一壮汉出言问道。

  苏定远看他一眼,道:“是我。”

  “不知阁下是?”

  “苏定远。”

  此言一出,场间登时有些骚乱。

  大梁护国柱石之一的平北将军,他们自是有所耳闻的,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会出现在此,而且还是在楼钱身死的当场。

  终于有几个大行寺的僧人从人群后走了过来,当先一人是面容慈悲身材高大的中年和尚,双腕各有一串暗红佛珠,此时看了眼场间,诵了声佛号。

  “既是公门中人被害,还是报官府来处理吧。”他说着,却是看向苏定远。

  此间不乏有人可以从楼钱的尸体上看出什么,可毕竟死的是朝廷的人,万一到时候有了什么牵扯,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就不好了。

  而至于谁是凶手,或许并不重要。

  主要的,是今时在此地杀人,若真要追究,大行寺名誉自是受损的。

  尤其是对佛门来说,今日如此重要的时候,竟有血光冲撞,当是不吉。

  “也好。”苏定远看了他一眼,已经认出此人是谁。

  大行寺有前寺后山之分,此人便是统筹前寺外事的主持和尚戒通,是佛门中少见的修行内家功法之人,也是方才在寺外宣讲那一番废话的和尚。

  苏澈看了眼双眼瞪大的楼钱,默默朝后退了几步。

  而苏定远则是淡淡朝这边瞥了眼,并未喊他。

  ……

  很快,六扇门的人便来了,大行寺的佛子礼也快要结束,反倒有不少人离开去看最终的结果。

  当然,衙门肯定遣了捕快,与大行寺的僧人去寻寺里的可疑之人了,比如没有木牌却潜入进来,或是偷盗或是想蹭流水席的人。

  其中,自是以丐帮的乞丐居多。

  “苏兄可是觉得楼钱之死与昨日之事有关?”

  “不错,昨夜他说墨家之人会来大行寺,他也会尾随来看看这些墨家人有无嫌疑。”

  “可依楼钱所说,昨日出手那人武功并不如他,只是有一门惑神功夫让他不察失手,若两者真有关系,那对方恐怕不止一人才对。”

  石阶上,苏定远与一个身穿黑红官服,面貌忠厚的中年人低声交谈,脸色凝重。

  而苏澈就在不远看着,略懂唇语的他自然是能分辨出两人之间的对话。

  “底下的弟兄已经去找今日来的墨家中人了。”中年人开口道。

  他是六扇门金章捕头之首,「铁翅飞刀」杜召南。

  苏定远点点头,但心中自然不觉得真会是那帮人做的。

  不多时,包括褚忱和绿萝在内的墨家之人便随着捕快而来,总共七人,其中还有苏澈先前未见的三人。

  杜召南一看众人里某个面色淡然的老者,一愣,然后快步走下石阶,迎了过去。

  “原来是方先生。”他抱了抱拳。

  那老者个头不高,但精神矍(jve二声)铄,身穿灰色麻衣,双手藏在袖中,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傲然。

  就连苏定远见了他,都是微微一怔。

  此人名为方不同,乃是墨家机关大师鲁的关门弟子,一身机关术得其真传,很是高明。

  他还是三国各方势力都想要拉拢的人才,只不过一直听闻此人身在机关城中,竟是丝毫不知何时来的此地。若是被人知晓,少不得有人会起歹心将他掳走。

  而对于这种身怀特殊本领之人,莫说是杜召南,就算是大梁皇帝都要礼遇一二的。

  方不同老眼一抬,冷哼道:“可不敢当这一声方先生,现在怕是快要去吃牢饭了。”

  杜召南脸色一讪,连忙道:“先生说笑了,此番请各位过来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苏定远皱了皱眉,在事关同僚的案子上,自是马虎不得的,而不管对方是何等身份,既然有怀疑之处,就当秉公办理才对,杜召南此时的态度他可以理解,却并不认同。

  他觉得对方有些丢六扇门的脸了,同时也丢了朝廷的脸面。

  方不同反而对他的态度很满意,此时哼了声,没再开口。

  而四下围观之人里,不乏有人看着方不同时目光闪烁,显然是别有心思。

  苏澈却是四下看了看,颜玉书哪去了?

  ……

  “这什么鬼地方,怎么看着都一样啊?”

  颜玉书用扇子戳了戳脑门儿,抬头看着四下高且几乎一样的殿宇和佛塔,有些懵了。

  他与苏澈分开之后,自是与颜六要去寻那位绿萝姑娘的,可人群拥挤,半途他又突然腹痛要如厕,便七拐八拐地乱了方向,等在偏僻处解决了,哪还见颜六的身影?

  而且他此前一心只想找无人的地方免得出丑,现在更是忘了来路。

  此时寺中的人基本都在观那已到尾声的佛子礼,还有的也是被那突然出现的凶杀案吸引了去。偌大寺里,像这等佛塔附近的偏僻地方,哪还能见什么人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