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林深见佛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309 2019.05.22 19:06

  颜玉书从未来过大行寺。

  这里是修行之地,祈福求佛的寺庙在山门之外,那才是供百姓走动的地方。

  而此时庙宇森森,午后太阳渐渐偏西,他看着四周,忽而生出几分冷意。

  他的步子不由加快了些,见路便走,逢殿便入,希望能碰到个寺中和尚,领他离去。

  在颜玉书绕过佛塔,看到一条宽敞甬道时,他心中刚长松了口气,忽而便听到了若有若无的哭声。

  他身子一僵,下意识用力,一下握紧了手里的扇子。

  “呜呜......”

  声音如风呜咽,颜玉书脸色有些难看,眼底带着慌乱。

  “是错觉吗?”他想着,眼珠微微转动,朝四下小心看着。

  四下幽静,佛塔古刹,绿树参差,若有修行之人来此,肯定会觉此地禅意通透,适合习武。

  可颜玉书半点武功不懂,又常看志怪杂谈,此时耳边隐有呜咽之声随风而来,古树遮蔽阳光,光影斑驳落下,他不免心中发慌,害怕偏又抬不起脚来。

  “呜呜......”

  声音悲戚,却带婉转,如同女子在哭。

  颜玉书猛地闭了闭眼,身子有些止不住地发颤。

  “小子一穷二白,身子骨还弱,既没有书生那般俊美和才气,也无修行人那般气血旺盛,还请姑娘莫要害我。”

  他嘴里嘟囔有声,尝试着抬脚,只等下一刻拔腿就跑。

  但蓦地,他耳朵动了动,眼底略带狐疑,原本还有些发抖,现在却平稳了几分。

  他害怕鬼怪不假,但素来也是胆大好事,从小到大拉着苏澈不知顽皮了多少次,而他更有一项天赋,那就是听觉天生敏锐。

  此时这哭声婉转,细听分辨时,虽是女声,其中却分明掺杂了其他人的哭声,才让这声音在风里略有刺耳,令人惊惶。

  颜玉书眉头微皱,四下看去,这等寺中静谧处,何来女子?

  ……

  好奇,是万事开端。

  颜玉书仔细听了片刻,循着声音,看了眼身侧古树之间的幽静林间,走了过去。

  林子密却不大,有一座废弃的半截佛塔。

  “有人吗?”他问道。

  此时哭声已经低下去了,他这声音不大,可在如此安静之时却依旧清晰。

  哪还能听得见哭声呢?

  颜玉书毕竟是十二岁的少年人,看着眼前佛塔的门,挂着一把锁,他上前便试着推了推,门意外地很重。

  “里面有人吗?”他不放心地问了句,觉得要是没人应的话,那自己就走好了。

  “是谁?”声音很低,有些微不可闻。

  颜玉书精神一震,“里面真的有人?”

  “有。”是个女孩的声音,语调嘶哑,“你是谁?”

  “我是来观佛子礼的,迷路走到这了。”颜玉书说道:“你怎么被关在里面?”

  隔着门,隐约能听到里面有些窸窣的声响,如同有人在靠近。

  颜玉书下意识朝后退了退。

  “你真的是从外来的,不是寺里的恶僧?”

  “是真的有人来了吗?”

  “我们有救了。”

  这次是男声,而且并非一个。

  “你还在吗?”他们在从里面拍门,只不过力气很小,声音很微弱。

  颜玉书眉头一挑,他们的声音虽然沙哑,可能听出其中的稚嫩,还未到变声的年纪,应该还小。

  他连忙道:“在的,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被关在这?”

  “我们是被骗来的。”

  “我是被掳来的,那些和尚要把我们卖了。”

  “他们是要喝我们的血。”先前那个女声说话了。

  声音有些嘈乱,颜玉书听的也是一知半解。

  “他们是被拐卖的?”他心中想着,寺里莫非是有和尚干着人贩子牙行的这等营生?

  “你是来观礼的,可曾见到墨家的人了?”有个声音较为清楚,但明显透着虚弱,此时强撑似的问道。

  颜玉书连忙道:“你是墨家的人?你可认识绿萝?”

  “你认识绿萝师姐?太好了!”里面的应该是个小男孩,此时咳嗽几声后,接着说道,“他们一定是来寻我的,你去告诉他们我在这,我叫墨痕。”

  “墨痕。”颜玉书点点头,记住了。

  “你快去,他们应该快回来了。”墨痕的声音很急切。

  颜玉书这才心神一凛,想起这里既然是囚禁的地方,那肯定是有人看守的。自己方才没见到人,说不定是去解手或是怎样,自然是要回来的。

  他用力拍了下门,然后道:“我一定会找人来救你们的!”

  说着,他转身便朝林外跑去。

  ……

  一口气跑出密林,颜玉书这才扶着膝盖大口喘气。

  “真是畜生。”他想着那些所见的慈眉善目,嘴里满口‘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肥头大耳的和尚,心里就愈发气得慌,觉得自家父亲说的可真对啊。

  什么是道貌岸然,什么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就是哇。

  颜玉书顺了口气,这就打算快些回了,他刚抬头,脸色登时一僵。

  “哪家的女施主,来这里做什么?”

  眼前的,是一个穿着大行寺僧袍,油光满面的矮胖和尚。

  他貌似中年,长得并不讨喜,眯起的眼睛里多是飘忽,令人看之心悸。

  “迷路了。”颜玉书老实说道。

  “不是女娃?”胖和尚一愣,转而目光在颜玉书身上仔细打量着,不大的眼里透着冷光。

  颜玉书心中一跳,他对这种眼光不陌生,这是官场上常见的贪婪和恶意。

  “那什么,大师,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说着,他就要绕开往甬道上走。

  “哎且慢。”胖和尚脚步一错便挡在了面前,“这道你如何认得,还是让贫僧引路吧。”

  “不用不用,这多麻烦,家中长辈跟玄清法师就在前寺。”颜玉书说道。

  玄清,大行寺戒律院首座,是无铸境的宗师修行。

  胖和尚似笑非笑看他一眼,随即瞥向一旁密林,问道:“施主可去那林子里了?”

  颜玉书一愣,接着摇头,“兵法云‘逢林莫入’,小子素闻大行寺寺规严谨,自然不会到处乱转。”

  胖和尚点点头,挥了挥手。

  颜玉书暗松口气,双手合十行了一礼,故作淡定地朝前走。他脚步看似不紧不慢,实则脑门儿隐隐见汗,紧张到了极点。

  在走出二十多米后,他这才稍稍轻快了些,有风一吹,后背竟是湿透了。

  “他们跟你说什么了?”蓦地,耳边传来含笑油腻而犹如梦魇般的声音。

  颜玉书立时亡魂皆冒,身后呼吸声渐明,原来那胖和尚竟无声无息地一直贴在身后!

  这一刻,他哪管其它,喉间一滚,回头便是一口唾沫。

  趁着那胖和尚愣神的功夫,颜玉书将手里的折扇直接甩到了对方的脸上,拔腿便跑,一边跑一边扯着嗓子大喊‘救命’。

  在这时候,他根本不去想别的,就是跑。

  身后,胖和尚远远看着他磕绊慌张的背影越来越远,没有去追。

  他抬袖擦了擦脸上的口水,手上缓缓展开了那把折扇,一幅山水呈现在眼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