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易长月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190 2019.06.12 09:00

  这是苏澈在武举上第一次拔剑,所掀起的却是如雨夜般暗沉的光。

  它太快,快到人们的视线还停留在他握剑的手上。

  那是骨感而白皙的手,一看便没有做过什么体力活,像是精致的璞玉。

  剑光本该是雪亮的,可在此刻,那只手便已经夺去了所有的光芒。

  怎会有如此好看的手,又怎会有如此快的剑?

  定鼎般沉重的力场无声崩溃,一道身影若流光而出,一瞬剧烈而刺耳的碰撞声里,长剑刺穿鼎状的护体真炁,被一双手艰难地合十夹住。

  易长月的脸色有些涨红,脖间青色的血管贲张,筋肉如若硬石一般隆起。

  擂台下的人似乎丧失了言语的能力,此时呆呆地看着,看着那擂台上犁出的近丈长的痕迹,那是易长月在抵挡这一剑时,自身后退所造成的,而他的双脚已陷进半尺之深。

  擂台是以一指厚的木板覆盖,而底下是填充的土石砂砾,此时,灰尘因无形的剑气刮起,场间充斥着若有若无的细风。

  “好重的剑。”尹莲童心中微沉。

  习练兵器,因轻重而有「举轻若重」、「举重若轻」一说,大成便可称「轻重自如」。而现在,擂台上那神情平静的年轻人,则已经做到了「举轻若重」。

  不过是几斤重的长剑,却无论是刺击还是劈斩,所携都可以使出数百千斤的力道。

  易长月沉喝一声,身上似有骨碎般的噼啪声,那环绕而来的剑气出现溃散的缺口,而他整个人却是拍紧了长剑,蓦然斗转翻身。

  沙石自他脚下朝前迸溅,如若炸裂的火星。

  这一招,若是眼前人不弃剑硬拼,那即便剑身不折,他的手腕或是臂膀也要受伤,可若是弃剑,那他还怎么打?

  苏澈却没有丝毫犹豫,握剑的手霎时一松,长剑随易长月翻身而转,可在刹那之间,他直接以剑指点在柄端的同时,也以袖袍挥散了溅射来的灰尘沙粒。

  巨大的力道从剑身上而来,易长月在稳住步子后才发现,自己竟然无法驾驭住这股劲力,此时他手腕已有痉挛,若不放剑,自己这双手肯定会短暂脱力。

  他看到的是眼前突然踏前的身影,以及对方重新探来的手掌,似要握剑。

  “欺人太甚!”易长月眼眸一红,他知道对方还有左手一直未动,而他不认为眼前人握持剑鞘的左手上没有武功。

  这是在小瞧自己!

  身为武者,自然有属于自己的骄傲,而易长月身为三大巨帮之一的少帮主,其内心更是早将此次武举的第一视若囊中之物。

  无论是尹莲童还是乔芷薇,他都没放在眼里。可现在,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苏澈,竟然就让他如此棘手。

  年轻一代中,破甲八九的人,何时变得这么多了?

  他心里想着,却在悍然放剑的同时,拳出连环,劲力次第增强,不过一米之距的两人之间,如若有雷声轰鸣。

  苏澈若要抓剑,则必然要承受这股劲力,就算其后能赢,劲力之伤也不是小事。

  易长月如若输惨的赌徒般歇斯底里,一经出手便毫不留手,摆明是要硬碰硬。

  苏澈眼底不见慌乱,电光火石之间,他以左手拨动剑鞘,以末端送上,如若灵蛇点出,直接撞散了易长月打来的拳势。

  那剑鞘如若从枯叶下骤袭的黑蛇,易长月骇然发现无论自己接下来要如何躲,那镶嵌玄铁的剑鞘末端总会击中自己。

  除非,自己后退,只需半步即可。

  选择总是难抉,尤其是在胜负当前,易长月短暂的犹豫,让他失去了可以再变招或是周旋的机会。

  剑鞘的末端穿过他臂弯的空挡点在了肩窝,易长月噔噔后退几步,脸上一阵气血翻涌,站立半晌而无动作,眼前的苏澈却已经持剑。

  从方才易长月放剑出拳到他被一击所制不过是呼吸之间,而此时情势更已明朗。

  这一点,从他鼻中淌下的血线和苍白的脸色上就能看出来。

  “易长月,竟然败了?”

  “不会吧,这才多久,十招都没有吧?”

  “他怎会败,钱帮的少帮主,为何没有杀手锏?”

  一时间,台下在经过最初的惊愕之后,便一下哄然。

  易长月可能会败,因为此次武举还有比他更年轻而武功相仿的尹莲童和乔芷薇,可他不该败在台上那年轻人的手上。

  若非要说个理由,或许,是此前苏澈没有什么名气。

  哪怕在方才对阵寒门子弟的一连九胜,那不应该是徇私舞弊才做到的吗?

  易长月脸色恢复过来,他揉了揉肩窝,那里的白衫依旧整洁,可他知道,白衫之下的血肉已经肿起,其中已成淤血。

  苏澈没有收剑,只是道:“还打吗?”

  边上,持旗的军卒也是看向易长月,包括台下的人,目光也都落在他的身上。

  易长月抿了抿嘴,眼中自是有不甘心的,因为他的确是有压箱底的招式,既可破甲八九,自然就有可称杀手锏的绝招。

  但此时,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在江湖上,谁都知道,只有能用出来的才叫杀手锏。

  藏招是为了取胜,而不是成拙。

  出杀手锏没别人快,那就只能饮恨。

  易长月摇了摇头,脸色微黯,他遗憾的,是没能在此见到对方的全力。

  “你,还炼体?”在下台前,他问道。

  苏澈收剑入鞘,松了口气,轻笑,“对。”

  易长月皱眉,听到这话的人也皱眉。

  既然练剑,为何还要分心去炼体,去练什么硬功?

  当下,已经有人眼带不屑,觉得台上的人也就现在能逞一时,练硬功还练剑,日后连剑也舞不起来。

  尹莲童听着,不知怎的,心里竟松了口气。

  乔芷薇的眼里微微带光,别管怎么练,只要能赢便好。

  “胜者,苏澈!”那持旗的军卒高声道。

  有心思活络的人已经开始朝那走下擂台的人围去了,至于原因,不必多说。

  ……

  “少将军这剑,的确厉害。”

  “是啊,便是我等,恐怕也非对手。”

  “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随苏定远而来的几人相视说着,虽然也不免带着恭维之意,但其中更多的是感慨。

  “是军方的人!”

  “看,那领头之人好像是......”

  “是苏将军!”

  阵阵惊呼声自场间而来,以及参加武举近八百名学子殷切的目光,而自然还有维持校场秩序和守卫的那些军卒,此时也俱都肃然笔直。

  苏澈透过人群,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对方含笑走着,不时跟明显拘束的人打着招呼。

  他笑了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