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非是身不由已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073 2019.06.13 18:30

  看着乔芷薇笑意吟吟的模样,苏澈呼吸一促,脸色有些发红。

  “当有了这种心思的时候,想必会很猴急吧?”乔芷薇浅笑道。

  苏澈干咳一声,饮了手边杯中的酒。

  乔芷薇坐好,道:“所以,现在你还对我刚才出手杀那两人,有什么疑议吗?”

  苏澈总觉得对方是在绕自己,然后自己还入了套,可她说的,的确是有道理。

  “这都是你的猜想......”他犹豫道:“你不能将人想得这么坏吧。”

  “呆子。”乔芷薇夹了片黄瓜,“这就是江湖,你不杀人,别人就害你,等你惊觉了,就晚了。”

  道理是如此,苏澈认同,可依旧认为对方太过绝对。

  “你是将军府的少将军,武功修为又高。”乔芷薇念叨着,“下面换个说法,咱俩还是现在身份,只不过是夫妻,那刚才情景,你会如何做?”

  苏澈翻了个白眼,不想说话。

  可忍不住地,心里却在循着对方所说去想,自己该如何做呢?

  骂,自然是不需要的,直接略过,那恐怕就是直接动手了。

  因为出言训斥的话,对于那几人来说,他们肯定会直接挑衅,甚至先动手,所以结果就是自己把他们都打趴下。

  “揍一顿了事?”乔芷薇轻轻一笑。

  苏澈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我之前说过,咱俩是夫妻,但还是如今身份。”乔芷薇语气微重,“如果只是这么教训这些狗胆包天的人一顿,你让别人怎么看?”

  苏澈想皱眉,可忍住了。

  “能怎么看?”他有些不解。

  乔芷薇笑了笑,只不过很冷,没有丝毫温度,“莫说是堂堂将军府少夫人,就算是普通乡绅员外的夫人,被无赖泼皮当街以目羞辱,也要派人挖掉他们的眼睛,剁了下面的玩意儿,扔到城外让他自己爬回来。”

  苏澈心底一寒。

  “你说,将军府的少夫人被人如此羞辱,你只打他们一顿,将军府和苏将军的脸往哪搁?”乔芷薇语速微快,“我是桃花剑阁阁主嫡传,入世行走,若你只是如此,我与师尊颜面何存,门派在江湖上如何立足?”

  “这,没这么严重吧?”苏澈的声音不自觉的有些低。

  乔芷薇轻哼一声,也不用杯,一把抓了酒壶,仰面而饮。

  酒线若银河,苏澈第一次见女子饮酒如此豪迈,而且还是打扮如大家闺秀,相貌更是绝美的女子。

  子衿姐是否也会有如此一面?他心里不由想到。

  而此时,他竟下意识忘却了方才两人可称辩驳之事,如他被说服一样。

  “你在想别的女人。”冷不防,眼前的人幽幽来了这么一句。

  苏澈心底一慌,“乱说什么。”

  “在美若天仙的自家夫人面前,你还能想到别的女人,男人果然都是这副臭德行。”乔芷薇似笑非笑地说道。

  苏澈脸色一红,“咱们又不是真的夫妻,那只是你来举例。”

  “那你想娶我吗?”乔芷薇突然问道。

  苏澈愣住了,可他没从对方眼中看到醉意。

  “呆子,你还当真了。”乔芷薇忽然大笑,一拍酒壶,一道酒线入喉。

  苏澈有些羞恼,“谁当真了。”

  他很少有失去淡定的时候,往常都是一副从容的模样,少有什么能惊动。

  可这个下午,他屡屡受制,在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子面前,他永远无法保持那份平静。

  就好像,好像是脱缰的马,不由地便开始撒欢儿。

  但苏澈知道不是,非要说的话,大概便是一种轻松吧。

  他的背负从来没有脱离,而平日里所保持的姿态,已经成为了习惯。

  难得有人能让他哑口无言。

  “是不是觉得,此时美人美酒,颇为赏心悦目?”乔芷薇有几分醉眼惺忪之态。

  苏澈失笑,倒了酒水来喝。

  乔芷薇摇头,“你还真是个闷葫芦,困在条条框框里,累不累啊,真无趣。”

  苏澈只当她是喝醉了。

  可依乔芷薇的修为,不过两壶酒,如何能醉?

  ……

  天色渐渐晚了下去。

  乔芷薇趴在酒桌上睡着了,一副恬静的模样,让苏澈心里想知道的‘佳人美女是否也打鼾’这一问题有了答案。

  应该是不会打鼾的。

  旁边地上的两个人已经被处理了,而现场也被店小二打扫干净,是苏澈让他通知的官府来人。而官府来人后,一见苏澈和乔芷薇的身份,话也不说,带了尸体便走,连简单的问询都无。

  乔芷薇说的没错,过去有一段时间了,仍是没人报官。

  店里也没有客人来,店掌柜哭丧着脸,却又不太敢表现出来,就在柜台后边翻看着账本,也不做出声响。

  苏澈看着熟睡的乔芷薇,有些不明白对方为何会这么放心自己。

  两人在今天以前从未见过,他很确信这一点。可现在,在外城的此地,对方竟然在自己这个陌生人面前,就这么睡着了。

  换做是谁,谁能相信?

  这不是没心没肺,是有些傻了。

  可乔芷薇显然不傻,苏澈无声笑笑,静静看着她。

  她的睫毛很长,五官精致,皮肤是健康的麦色,脸上也不见什么脂粉,耳朵上还有细微的绒毛。

  在这个安静时候,对方所呈现出来的没有活泼时的那种魅惑,可依然如同一个果子一般,让人有想采摘的冲动。

  苏澈定了定心神,觉得这么看一个人太失礼了,而且还是一个女子。

  他朝外看了眼天色,估摸着离内试也近了,等过了这一场,三日后便要放榜,择选出三十人,拔头筹者点为武解元。

  再就是半月后的殿试,苏澈想着,收回目光,在所有参加武举的人里,或许,只有眼前之人才能充当自己的对手。

  不是对他人的小觑,而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和对乔芷薇的看重。

  杀伐果断,很难做到,可在对方身上,苏澈看到的是一颗冰冷而坚定的心,哪怕对方的外貌看起来跟这丝毫沾不上边。

  但是,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苏澈觉得苏定远与自己说过的这句话,简直是看人尤其是看女人的至理名言。

  幸好子衿姐不会,哪怕她也很漂亮,苏澈心里笑了笑。

  然后,他就听得眼前人揶揄道:“你在偷着傻乐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