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红素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140 2019.05.28 09:00

  苏清对妙音坊简直是熟门熟路了,就连那走动的丫鬟和小厮,他都能认得过来。

  苏澈却是一下花了眼,他觉得这些姑娘除了穿着以外,怎么长得都一个样啊。

  “看花眼了吧?”苏清手里端着夜光杯,一手搭在苏澈的肩膀上,吊儿郎当地往二楼走。

  苏澈心里疑惑,也就问了出来,“哥,我怎么看着她们长得都差不多?”

  “啥?”苏清吓了一跳,然后一把拽过身旁走过的两个姑娘。

  “哎呀苏公子,您这是干嘛啊。”

  “就是,哎,这是哪家的小少爷?”

  能在妙音坊里混,两个姑娘相貌身段自是不消多说,她俩也丝毫不带怕生的,有个甚至想伸手来摸苏澈的脸。

  苏清仔细打量了两女一眼,然后轻轻推开,在她们下巴上挠了一把。

  “我说弟啊,你是不是脸盲了?”他把酒杯随手塞给经过的小厮,一脸严肃,“这可是了不得的病,你不治不行啊。”

  苏澈当然不信他这满口胡诌。

  “你是不是不信?”苏清不高兴了,“你整日在府里见的,素月,是吧,漂亮啊,你药浴的时候都是她伺候的,可你不能把人从房里赶出去啊,近水楼台还先得月呢。”

  苏澈微微皱眉,“你喝多了。”

  苏清哼了声,“你别打岔,再说子衿。”

  苏澈哪能真让他编排,问了身旁一丫鬟那红素姑娘的房间之后,便直接拉着苏清往那边走,而后者也并未开口。

  “你小子,果然人小鬼大。”苏清眼里根本不见浑浊和醉意,他一把揽住苏澈,低声道:“说,你是不是对子衿,嗯?”

  苏澈虽然在周子衿和苏定远面前藏不住心思,但自认脸皮不是身边这不学无术的大哥能看透的。

  当即道:“别乱说,子衿姐是咱们亲人,岂能背后妄加谈论。”

  “我都还没说,你就啥都门儿清了?”苏清笑了笑。

  二楼一路有人跟苏清打招呼,苏澈却只想把这家伙找个房间丢进去,自己好离开。

  “就是这了。”他看着眼前的房间,这便是那位红素姑娘的所在。

  苏澈敲了敲门,苏清却直接一把推开,“这姑娘的门哪有敲的,你得用力啊。”

  “行行行,你说的都对。”苏澈从他怀里钻出来,推了他一把。

  但等两人进了房间,看清房中场景后,原本说笑的神情一愣。

  苏清脸上更是带了些恼火。

  房中,一张圆桌,身穿彩衣的貌美女子正在饮酒,左右却有打扮妖艳、脂粉更甚的美男子在斟酒。

  其人笑语盈盈,眉眼含春。

  “红素!”苏清咬牙,一字一顿道。

  那彩衣女子一笑,掩嘴道:“这不是苏公子嘛,今儿个怎么有空来了?”

  至于她身旁的两人,此时则是有些惊慌地起身。

  “坐下。”红素冷声道。

  不等那两人有所反应,苏清顿时喝了声,“滚出去!”

  这两人不过是梁都暖风阁的男娼,自然是认得眼前人是谁的,此时听了,立马掩面跑了出去。

  苏澈自然是知道这两人是做什么的,当今喜好男风三国皆有,并非只盛行于官宦贵族之间,对于‘龙阳’和‘小手’,他当然听闻过。

  只是他看着那两人柔比女子的姿态,觉得比楼下脂粉香还要辣眼。

  苏澈不由地朝一旁退了退,搓了搓脸。

  “我不过才几日不来,你竟然敢找这等东西来恶心我?”苏清一拍桌子,眉宇间罕见戾气而生。

  红素冷哼一声,轻笑,“苏大公子可别忘了,我也是烟柳之人,也是你所说的‘东西’。”

  “你!”苏清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他伸手指着眼前之人,半晌说不出话来。

  “既然污了大少爷眼,那便请回吧。”红素倒了杯酒,一口喝净,“哦对了,这是你这两年在我这花费的银子,分文没动,你一并拿回去吧。”

  说着,她从桌子底下提了小箱子出来,打开,里面是成锭的银子和银票。

  苏清看着,有些难以置信的同时,气极反笑,“好,很好。”

  红素一笑,嫣然而媚。

  “你真是个贱人!”苏清一脸失望,也不拿那银子,转身便走。

  苏澈跟上去的时候,回头看了眼,他分明看到了红素眼中一闪而逝的伤感和不舍。

  但当他想要看清的时候,所见的只是小声哼曲的彩衣女子。

  “怎么,小弟弟也想尝尝那人间妙事吗?”红素舔了舔唇,细声细气道。

  苏澈没留,拔脚便走。

  红素看着,曲停了,低头看了眼桌上的银钱和酒水,一下子坐了,呆呆地。

  ……

  等苏澈找到苏清的时候,后者已经喝了不少酒了。

  他并没有苏澈想象中跟以前那样,遇到不顺心的事会大呼小叫张牙舞爪,而只是默默饮酒,身边并没有人。

  不过自然有认出他的客人,在不远指指点点,不减嘲笑。

  因为苏清是「京城三废」之一,而且上阵子还在这里挨了打。

  苏澈走过去,坐下。

  “再有十天,妙音坊就会放人了。”苏清喃喃道:“我银子都凑足了。”

  苏澈一想,听明白这是他想给那姑娘赎身。

  “我还想好了,要是爹不同意这门亲事,我就带她远走高飞,反正我不缺银子,到哪还活不了?”苏清倒了酒,闷头就喝。

  苏澈却是眼皮一翻,你有个屁的银子,还不是家里的。而且不是爹同不同意的问题,而是他如果知道了,保不齐会大义灭亲。

  堂堂苏定远的儿子竟然要娶一青楼女子为妻,这要是传出去,他的脸面何在?

  不得不说,苏澈如今的思维已经不知不觉间如苏定远那般考量了。

  苏清道:“可她,可她怎么能,怎么敢……”

  他话没有说完,又是灌了一杯酒下去。

  苏澈试探道:“那位红姑娘,她真是这种人吗?我是说,她会不会别有苦衷?”

  “苦衷,什么苦衷?”苏清撇撇嘴,但在放下酒杯的时候,眼底分明闪烁着别样的光彩。

  他信了。

  “会不会是有人逼迫她这么说的,是萧情儿,还是其他人?”苏清心里想着。

  红素虽然不算是妙音坊的花魁,但她才貌兼具,在这京城里也是有不少公子哥儿喜欢的,如果不是他苏大公子的名头大,怕是不少人直接明着来争。

  这么一想,苏清便坐不住了。

  不管如何,自己刚才都是太冲动了,还是仔细问问才妥当。

  他怎会死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