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涉入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135 2019.05.19 10:00

  当夜幕完全降下来的时候,苏澈和颜玉书告别,随着苏大强回了家。

  回府后,发现府中氛围隐隐不太对,这让他心里跳了跳,多了些忐忑不安。

  苏大强自是告退了的,苏福等在前院,此时见了苏澈过来,和蔼一笑,“少爷回来了,还没吃呢吧?”

  苏澈点点头。

  “火房那边还热着菜,咱们过去。”苏福道。

  苏澈朝府里看了眼,问道:“我哥可是回来了?”

  苏福脚步一顿,然后点头,“回来了。”

  他的语气很平静,可苏澈能从他的眼里看到一丝无奈。

  “他又惹事了?”

  “算是吧。”苏福说道:“这话我本不该说,大少爷行事随心,自由地惯了,但你还要多为老爷想想,咱们苏家的荣耀是战场上拿命搏来的,如今四海承平,这等勋爵最是难守。”

  苏澈看了他一眼,应了声。

  “这道理二少爷自是明白的,是我多嘴了。”苏福笑了笑。

  火房里还有两个厨子在就着花生闲聊,此时见了两人过来,连忙出来见礼。

  “二少爷,苏管家。”

  “把菜热一热。”苏福吩咐一声,然后冲苏澈点点头,负手走了。

  苏澈心里叹了口气,也不嫌脏,直接在火房檐下的青石上坐了。

  “二少爷,这地上凉,我给您拿个凳子吧。”

  “不用,你忙你的,我歇会儿。”

  苏澈摆摆手,看着眼前在夜幕下幽静起来的苏府,本是随意坐着的姿势成了结跏跌坐,然后又调整了几个形体上的动作,看着多有怪异。

  这是那八幅桩功画中静桩的一种,他能感觉到身体在微微变热,一呼一吸间便不由得按照那相合的呼吸之法吐纳。

  外练筋骨皮,便在「打熬」二字,是药浴熬炼己身和炼体功法相合而促就。只不过无论内外,修行都不是一朝一夕能走到头的。

  这是苏定远给他的安排,在桩功未成之前不得练任何武功,以免分心。不是不相信苏澈的天赋,除却要他坚定武道意念之外,还因修行路本就是要一心一意,想要走得远,就要专诚于一事,事毕再修行其他。

  苏澈很勤奋,每天苏定远交代的功课都会完成,因为自己所背负的殷切期望实在太重,哪怕这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二少爷,菜热好了。”厨子小声道。

  苏澈呼吸渐缓,活动了下手脚腕,然后起身,无章法地挥了挥拳,踢了踢脚,这才进了厨房。

  ……

  饭后,苏澈往自己的小院走去。

  今夜天色过分的黑,月和星都隐没在厚重的云层里,不过府里人多灯多,且府中也有巡逻的家丁护院。

  苏澈低着头走路,在过回廊拐角时头皮微麻,即便意识来不及反应,身子却下意识有了动作,他脚步一偏,整个人便朝一旁让了让。

  “咦?”从那边走过来的中年人早就感知到了有人过来,下意识有了错开规避的动作,但没想到对方同样如此。

  要知道,这回廊拐角处本就阴暗,此时又在夜里,假山阴影遮蔽,此处仅有微弱灯光过来,很难分辨人影。且依自身武功,就算是近在眼前,又如何是眼前这个孩子能发现的?

  或许是巧合?

  “你是苏兄的儿子?”

  就在苏澈打算绕过对方离开的时候,那人却开口了。

  虽然对方并非苏府中人,可此处离正堂不远,且府中府中家丁也对其无视,显然是苏定远的客人。

  最主要的,是苏澈看到了对方腰间那枚腰牌。

  这是六扇门才有的金章腰牌,赐予大梁九位金章捕头。

  “是。”苏澈点头,余光却扫了眼附近走过的守夜家丁。

  “看到了本捕的腰牌还不放心吗?”中年人一笑,道:“本捕楼钱。”

  苏澈微惊,然后抱了抱拳。因为此人在金章捕头中排行第三,绰号「铁手金钱」,是可破甲八九的高手。

  楼钱一乐,同样抱了抱拳,“走了。”

  他腰间挂着个酒葫芦,随着他的走动而晃荡。

  苏澈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悄悄吐了口气。

  对方是外家的高手,只是面对便有种沉沉的压迫感,而这肯定不是对方故意流露出来的,否则自己早就出丑了。

  可自家乃军方一系,从未与公门有什么牵扯,为何会有六扇门的人上门,还是在夜里?

  苏澈想了想,带着好奇往正堂那边过去。

  行至檐下,陡然便听到苏定远的一声怒喝。

  “滚去祠堂里跪着,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来!”

  苏澈眼皮跳了跳。

  然后,他就看到素日打扮翩翩的苏清一身狼狈地走出来,他捂着胳膊,一瘸一拐的,身上白绸脏得很。

  苏澈有些惊讶,老爹终于舍得打他了?

  苏清出来后,撇撇嘴,扭头走的时候偶然抬头,看到了面前的苏澈,一挑眉,“呦,二弟也在呢。”

  “大哥好。”苏澈点点头,不由道:“你这是怎么了?”

  “嗐,是这么回事儿……”苏清本就是个没心没肺的性子,此前受了教训,这又刚挨了训斥,却又迫不及待想说说了。

  “你还嫌自己不够丢人是不是?”苏定远的声音从堂中传来,满是压抑的怒火,“赶紧滚蛋!”

  苏清哼了哼,走了。

  苏澈虽然心里好奇,但也不会去触这个霉头,也轻手轻脚地要走。

  “站住。”苏定远不知何时走了出来,“去哪了?”

  苏澈记得之前颜府是有人来回禀过的,但他此时自然不会问,便将去向都说了。

  “你哥差点丢了命。”苏定远淡淡道。

  苏澈一愣,下意识抬头,看到的却是苏定远平静而威仪的面容,以及隐含愤怒的眸子。他知道,那不是对苏清所作所为的怒意。

  此时的苏定远,就像是一头老狮子。

  “要不是楼钱刚好路过,他就被墨家的人杀了。”苏定远说道。

  “墨家?”苏澈有些疑惑。

  “你还小,不用考虑这些。”苏定远道:“我跟你说这个的目的,是想你能引以为戒,在你自身不够强之前,永远不能懈怠。”

  苏澈一脸受教,恭敬点头。

  苏定远看他一眼,转身便走,“我知道你不喜习武,反倒向往颜琮所说的东华门唱名,但终有一日你会明白的。”

  苏澈抿了抿嘴,觉得今晚苏定远似乎有些不一样。这个永远激进的护国柱石,在刚才所言中似乎露出了些许疲惫。

  苏澈几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