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0.皇庭司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323 2019.06.05 18:51

  皇宫,威严气派,宏伟磅礴。

  过内外宫门,经两道门禁,皇庭司已在眼前。

  “父亲,”苏澈四下看了眼,犹豫着开口。

  苏定远看他一眼,道:“待会儿你可以去看玉书。”

  苏澈闻言,感激一笑。

  “世间武功分内外,心法与功法,又细分兵器、拳脚、轻功、硬功。”苏定远说道:“此番你入皇庭司,就挑剑法和轻功便是。”

  苏澈问道:“可与人对敌,若剑不在手或是折了呢?”

  苏定远眼神微厉,“学剑者只有半条命,另外半条就是手中的剑,剑不离身,离身即死。”

  苏澈一怔,周子衿未与他说过这些,而他莫名从这短短的一句话中感到一股肃杀和悲怆。

  “那将来是要寻一把好剑才行。”他说道。

  “曾有剑圣以青枝为剑,一剑破千甲,灭北燕精骑三千。”苏定远淡淡道:“剑虽利,重还在修行。”

  苏澈为前句而震动,听后句而若有所思。

  人身修行之气血和内炁,便足以比拟神兵,单凭剑之利,又能纵横几载?

  几句话之间,皇庭司已在眼前。

  这里的守卫力量,要比一路来时的其他地方更为森严。

  “我已经跟陛下打过招呼,这里的守卫不会拦你,你进去吧。”

  在离皇庭司十丈之外,苏定远顿步,对苏澈说道。

  门口的守卫一直看着这边,他们自然是认得苏定远的,可神情丝毫没有松懈。

  苏澈撇撇嘴,走过去了。

  苏定远看着,在一旁的廊桥边坐了,看着清澈而浅的水,在手边捏了石子,随手丢着。

  ……

  皇庭司的守卫果然没有拦他。

  苏澈进了大院,门在身后关上,前边有穿着盔甲的魁梧之人引路。

  “院中有机关,你跟紧些。”对方只说过这么一句话。

  房门打开,旁边便有一小桌,不等心情激动的苏澈往里瞧,那引路的将军便在他身前挡了。

  苏澈一愣,这才发现那小桌后还有人坐着,因为堂中昏暗,他方才竟没注意到。

  “你是苏定远的儿子?”那坐着的中年人开口,语气平静,毫无起伏。

  苏澈点头。

  中年人道:“阁楼上下三层,你随便观看,但只有一个时辰。至多可抄录三门功法,不得带原本离开。为了你父声誉,你莫贪心也莫要耍心思,到时铃铛会响,你就过来。”

  说着,他指了指桌上的一个铜铃铛。

  苏澈微微皱眉,一个时辰虽然不短,可对于抄录功法来说还是不足。

  “好了,若没有不明白的,就进去吧。”中年人说道。

  苏澈拱了拱手。

  原本挡在身前的将军便让了开来。

  苏澈脚步很快,直接朝里走。

  房门轻轻关上,仅留一道缝隙,有微光进来。

  “一个时辰,是不是太短了?”那穿甲之人轻声道。

  “这是陛下的吩咐。”中年人看着神情着急偏生还小心翻阅的小子,摇头道:“咱们只是奉命行事,再多的就莫管了。”

  ……

  苏澈几乎看花了眼。

  实在是这看似没多大的阁楼,仅是这第一层便有四十多个木架,每个木架上或以盒装,或是散放,起码也是近百本书籍。

  最主要的,是这里面并非全是武道功法。

  其中收录的秘籍五花八门,其中不乏有农科、志异杂谈、文学典籍之物,而且有的还没有名录,需要你看几页才能分出来。

  苏澈挠了挠头,有些烦躁,哪里放剑法,哪里放轻功,根本没有标注,这让他如何找起?

  而且这秘籍并非活物那般有灵,它只能要自己去找,而不会来寻自己。

  “有缘没缘,就没有神功秘籍掉在我脚下?”苏澈一边嘟囔着,一边快速翻看,而不忘踩着凳子去瞧瞧木架顶上和木架底下。

  而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挑选之后,他有了自己的诀窍,那是在不经意间发现的--他无时无刻不在修行那无名呼吸法,而在方才翻阅这些秘籍时,只要是武道功法,便会在看其中注解招式时自生感应。

  就像是内炁自行随之修行一样,有的功法会让他呼吸微促,却极为欢快,如同内炁有所牵引那般。而有的则是呼吸如常,内炁只是微微调动。

  比如前者可对应了手边的这本有九层的心法,而后者则对应了手边仅六层的秘籍。

  苏澈仔细分辨了一段时间,这才一下恍然,明白了其中隐秘。当然,这并不绝对,功法的好坏也并非全因层数多少来决定。

  其中如何细分他却是不甚明了,只知道能让自己内炁活络而轻快的必然是相较更好的。

  他便以此为择选,而此时已经过去了一刻钟。

  “他看的速度变快了。”门口,穿甲之人说道,只不过眼中并不看好。

  这种随意抓来翻几页,能看出什么好坏?

  “机缘天注定。”中年人淡笑。

  “老实说,我怎么感觉这农家和杂家的那些书变多了?”穿甲之人皱眉。

  中年人笑道:“有吗?那可能是太后最近新添的吧。”

  他说道:“你也知道,她最喜欢侍弄些花花草草。”

  穿甲之人便闭嘴了。

  ……

  苏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近半个时辰过去,这第一层他终于粗粗看过一遍,其中那些会让他内炁变动大的功法所在,也都被他记在了心上。

  他没有丝毫耽搁,直接上了二楼。

  二楼没有人,木架略微少了些,显得有些空荡。

  他闷头走近木架群里,逐本翻看。

  很快,他上了三层。

  楼下,中年人缓缓摇头,“心绪不静,贪心。”

  “可能是少年心气吧。”穿甲那人打了个哈欠,“若是让苏定远知道,皇庭司里多了些杂书耗费时间,啧啧。”

  “那会很有意思。”中年人笑了笑,“不过,他应该会忍耐住,因为现在不是以前了。”

  “是啊,不是以前了。”穿甲之人不知想到了什么,沉默下去。

  每一层都有一个小案几和坐垫,上有笔墨纸砚,以及空白的折书和书本等物。

  苏澈在三层抄录了一本,然后回到一层,抄录了一本,共两本。

  此时,铃铛还未响。

  中年人和那穿着甲衣之人相视一眼,俱都有几分惊讶,这么快?

  不是选择得快,而是抄录得快。而且,他是都看完了,精挑细选的,还是因时间不够随意抄录的?

  他们知道苏定远对皇庭司也很陌生,所以不觉得是他早有什么打算。

  “时辰还没到。”中年人看着走过来的苏澈。

  “多谢,不过我已经选好了。”说着,苏澈就要将抄录的书本递过来。

  “不必给我们看。”中年人微微侧了侧身子,道:“这是规矩。”

  苏澈便直接塞进了怀里。

  而此前,中年人已经注意到他手里的两本与其说是秘籍,倒不如说是册子,有些薄。

  他没从眼前的少年眼中看到有什么欣喜或是得意,他不由地皱了皱眉。

  “你,不再继续看看了?”他终是问了句。

  “不必了。”苏澈笑了笑,脸色有些苍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