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对手与到场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084 2019.06.11 09:00

  “嘁,看他样子,也就是个镴枪头。”

  “人家就那么耍了耍剑,可就晋级了。”

  “只要再打一场,不论输赢,起码也是一个举人的功名。”

  “呵,说不定下一场他就碰到尹莲童或是易长月呢。”

  “哈哈,也可能收手不及被人打死。”

  嫉妒是正常的人心,人言可畏,便多是由嫉妒而生。

  同样的,祸从口出,有些人挨打或是身死,就是因为言语无忌,显得恶毒。

  苏澈看了那说得最开心的几人一眼,脚下碾碎一块小石,脚尖一踢,碎石有如暗器而出!

  “啊!”

  “是谁?!”

  这一下,苏澈可没怎么留手。

  有人只听闻数声尖啸,然后便见那离擂台不远的三四个人捂着脸在哀嚎。

  “怎么回事?”有考官过去,看明后眉头一皱,然后喊道:“郎中,让郎中过来!”

  武举,自然是有郎中随时候着的。

  很快,有郎中匆忙过来,给几人检查了一遍。

  “擂台比是没法参加了。”老郎中摇头道:“最轻的也是脸破牙碎,石头嵌在血肉里,就算包扎上药,一旦动手也会崩裂,上擂台也赢不了,反而会留下隐患。”

  “大夫,您得救我们啊。”

  “是啊,我今年十八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啊。”

  “大夫,大人,求求你们,我不想放弃啊。”

  几人脸上血水混着泪水淌下,声音凄惨至极,哪怕后面还有内试,可这擂台比不参加那就是少了一场,莫说举人,就是上榜也不可能。

  那郎中一脸为难,看向几个考官,他当然是能治好这几人的,不过肯定是需要一些上好的伤药。可问题是,从这几人的貌相和穿着上,他们也不像是能拿出银钱,买得起这等伤药的人。

  他是随行武举的大夫不假,却也是有不俗医术来赚银子的,而不是自己贴补来救人的。

  谁傻啊?

  显然,大夫的沉默让那几个受伤的人也明白了过来,他们里有的想通后只是因疼痛哼唧却不言语,有的还在惨叫哀嚎,声音悲切,仿佛是要打动别人,引得他人恻隐出手一样。

  苏澈却走远了,他在想自己刚才一气之下,是不是出手太狠了些,毕竟自己受气,可始作俑者不是这几个人。

  他看着在指点着说笑的万花楼几人,从对方招惹上他开始,他真正想教训的便是他们几个而已。

  “你是在可怜他们?”身旁,有人过来,开口道。

  苏澈看过去,原来是巧笑嫣然的乔芷薇。

  他虽不免因对方容貌而多看几眼,却也没有逾越和失礼,只是道:“你看到了?”

  乔芷薇摇头,轻笑道:“谁会将注意一直放在你的身上。”

  苏澈道:“那你这话,就是在污我清白。”

  乔芷薇一愣,随即失笑,“明明就是你做的,竟然还否认。”

  苏澈没说话。

  他记得苏定远说过,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而漂亮的女子无端接近自己,那也必有所图。

  “你好像对我很防备?”乔芷薇唇角一抿,不自觉间媚态风情展露。

  苏澈移开眼神,无名呼吸法让他脑海清明一片。

  “漂亮的人总会很危险。”他说道:“若是无事,我便走了。”

  “走?”乔芷薇气极反笑,“这里是校场,你能去哪?”

  她倒觉得对方有些意思了,别的男人都是争着抢着想跟她多说几句话,可眼前的人竟然避自己有如蛇蝎。

  听他嘴里说的,难不成他被漂亮的女人骗过?

  这让乔芷薇有些不服气,那究竟是多么漂亮的女人,才会让他在自己面前还保留常态?她有些好奇了。

  但在她这一愣神的功夫,苏澈已经走开了。

  “你!”乔芷薇看着他的背影,跺了跺脚。

  ……

  “下一场怎么安排?”

  “瞧好吧你们。”

  那张姓军官看着去抽签的身影,阴沉一笑。

  “下一场,易长月对战苏澈!”

  听闻此言,不少人惊呼出声。

  一个是钱帮少帮主,江湖有名的年轻高手,更是此次武举夺冠的热门。此前九场擂台比不乏与其他年轻天才交手,却都轻松取胜。

  一个是平北将军之子,此前被人报以希望,认为虎父无犬子,必然也会有不俗本事,可后来因为一连九场所交手俱是寒门之人,而让人诟病。

  按道理来说,他们或许会交手,可这似乎有些巧合了。

  ……

  校场的看台上,魏旸胥持着千里眼,听得手下人的汇报,当即一笑,“易帮主是成名高手,其子更是咱们大梁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这下我看苏定远的儿子悬了。”

  身旁没有人回应,他继续道:“九场连胜,哼,这么堂而皇之地徇私舞弊,真当别人看不出来?还是说苏定远觉得自己能一手遮天了,想把自己这儿子弄进军中,借他声望平步青云不成?咱们军中可不吃这一套。”

  一旁的牛敬忠干咳几声,像是在提醒什么。

  “申大人,晁大人,本将军今天就把话放在这了”魏旸胥一边收了千里眼,一边转身道:“这苏澈...嗝!”

  他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身影,呆立当场。

  看台四周是目不斜视的军卒,一旁是脸带好笑的晁究和一副事不关己样子的申时通,左手边则是不发一言、眼神四瞟的牛敬忠。

  可在魏旸胥眼前的,是面无表情,身穿绛色锦袍的中年人,以及对方身后所站的五六位前来观擂台比和内试的军方几人。

  魏旸胥喉间咽了咽,半晌说不出话来。

  “把你刚才想说的话,说完。”苏定远负手而立,目光睥睨,淡淡开口。

  他身上并未有什么气势流露,可魏旸胥的额头已有冷汗滑落。

  所谓兵马司统军上将军,乃是十年前任命,或者说,在近二十三十年里大梁军方中起来的那些将军或是统军,都没有上过真正的战场。

  他们只是通过祖辈蒙荫或是演练军武而上位,还未参与过真正战事,而在京城内的,甚至连剿匪都没参与过。

  尸位素餐算不上,但平日里大言不惭倒不觉得什么,可真当面对苏定远这一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凶神时,仅是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苏...苏将军。”魏旸胥磕绊道:“您怎么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