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敌手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269 2019.05.30 09:00

  右位是一青年和中年人。

  待苏澈看清那青年人模样的时候,顿时愣了愣。

  “原来是这位小哥儿。”那青年看着他,微微一笑。

  苏澈今夜已经惊讶太多,此时自然不会再有什么太多情绪。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几日前自己与苏大强去那鸿鹄学堂,在那学堂不远的菜地里遇见的青年男子。彼时对方拿瓢舀水,闲散安逸,哪能想到他会与这些丧良心之辈同伍。

  最后那中年人却是个脸上带着凶恶刺青的,脚边放了把宣花大斧,明晃晃的斧面正好映出自身略有苍白的面容。

  苏澈心下不忿,自己竟会被吓白了脸面?

  “此子何人?”上首那老者瞅了瞅苏澈,转而歪头看向颜琮,道:“颜大人,你也知道咱们这是什么营生,现在恐怕还不到领后辈来瞧热闹的时候吧?”

  颜琮只是把玩着手中茶盏,轻声慢气道:“是后辈不假,但也不是来瞧热闹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那老者眉头一皱,他最讨厌的就是对方这副‘有话不说完,故意装腔拿调’的做派。

  “他是苏定远的儿子。”颜琮说道:“想必那些人会很喜欢。”

  老者一愣,不光是他,除了那青年之外,其余三人都是愣了愣神。

  尤其是那貌相凶恶的中年大汉,此时眉头一锁,沉声道:“你怎么敢惹上那凶神?若是被他知道了,还不得闹个底朝天么!”

  “你怕他?”颜琮看了他一眼。

  “废话,手握玉龙关二十万平北大军,你不怕?”那大汉瞪了他一眼。

  玉龙关,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北地要冲。是大梁与北燕的正面防线重镇,也是逢战必争之地。在苏定远之前,此地一直被北燕占据,进可攻退可守,大梁吃了不少亏。

  其后被苏定远两战夺回,驻守在该地的,便是大梁精锐平北军,也是唯一能与北燕铁骑正面相抗的大梁军队。

  至于苏定远为何不在玉龙关,而是久居大梁,这便是另外的原因了。

  颜琮轻笑,“玉龙关离京一千七百里,而苏定远大权在握,功高盖主,已受猜忌,就算他知晓此事,也不过是用自家的力量来查,还能用国之重器不成?”

  那壮汉见他这么说,顿时哼了声,不过也没再反驳。

  毕竟谁都知道眼前这儒雅书生虽为御史,却与苏定远交好,若论了解,没有人能比他更知根知底。

  同样的,熟人一旦发起狠来,的确是比刀子还要利害。

  “那就把这小子带下去。”老者摆摆手。

  那青年起身,笑了笑,“我来吧。”

  颜琮却是抬指一敲茶盏,杯中一线茶水激射而出,苏澈眼睁睁看着,明明能看清且心生规避之意,可动作偏生慢了一瞬,仍是被这茶水撞在肩头。

  他噔噔朝后退了两步,脸色微白,等站稳时浑身却是一软,差点跌倒。

  “他身上应该有些功夫,人也机警。”颜琮说道。

  那青年点头,略有讶异,“你倒是心狠。”

  “若论心狠,谁能比得上你「赤眼青剑」沈化仙啊。”左手边那臂挂铜环的女子看他一眼,语带讥诮。

  青年男子也即是沈化仙只是颔首一笑,没说话,抬手拎了有几分瘫软的苏澈便走。

  只不过苏澈看的分明,在出了大堂之后,灯火在后,这男子脸上的神情霎时一片冰冷。

  “或许他们在利益之外,也是心有不合。”苏澈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不过也就是想想罢了,就算如此,他又能怎样呢?

  播弄是非,分化对方?这只是说笑。

  ……

  颜琮方才那一手,并非是简单地封脉打穴,更是在苏澈体内封了一道真炁。莫说他现在丹田气海未成,就算有成,也冲它不破。

  他只能暗暗调息呼吸法,祈求能有奇迹发生。

  “他怎么会把你弄来?”

  在他乱想的时候,身边的青年男子开口了,“你们颜、苏两家世代交好,他不该冒着暴露和得罪苏定远的风险,来拿你下手才对。”

  苏澈被他拎着,四脚不沾地,当即道:“今夜在妙音坊撞破了你们要子时送人走的事情。”

  “妙音坊?”沈化仙一愣,随后点头,“是了,是有一批货安置在那,我还以为早就送走了呢。”

  苏澈见他说话随和,虽然心中知道能做下这等事的,必定是常年犯案的大恶,肯定表里不同,但他还是问道:“你是鸿鹄学堂的先生?”

  沈化仙拐过屋檐回廊,道:“我虽在那出现,但其实没有半点关系,那日过去,只不过是想物色下一个猎物罢了。”

  猎物?

  苏澈心底一寒,在学堂里,猎物还能是什么?方才那女子说这人心狠,只从这平淡的话里便足以看出一二。

  “你可是在想方才王秀姑所说的话?”沈化仙道。

  王秀姑就是手臂上挂满铜环的女子,苏澈明白过来,没否认,只是问道:“我在想,看你们也不像是缺银钱的样子,而且能有这么一处大宅子,武功也不会弱了,怎么还做这种勾当。”

  梁都外城向来比较混乱,到处都是江湖人,苏澈也有所耳闻。

  沈化仙轻笑,“若不做这种事,银钱哪里来?我们不是那些名门大派,学武练功有师门,我们只能靠自己。”

  苏澈沉默不语,这种事是世之常态,就算当今世道武道通玄,但奇珍武学乃至修行资源都被三国各家各派垄断,寻常百姓或是求武的散人极少有出头的机会。

  像什么深山砍柴几年,瀑布下扛水几年就能神功大成,出山来刀试天骄、剑指山河的太少太少,除却真命天子外,这么做是会死人的。

  可为了一己私欲就这样不择手段,苏澈并不认同,而且,这种事的确是丧天良。

  他又听沈化仙说道:“江湖常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你也看到了,那龚良庆原本只是外城车行的小掌柜,人都五十多了还没什么修行。可后来干了这份营生之后,便成了这外城西坊的车行大掌柜,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为什么?不就是赚的银子多了,吃得了灵丹妙药,练得了上乘功法么。”

  “你说,这让我如何不嫉妒,又如何不向往?”沈化仙脚步停了停,问道。

  苏澈看着他,没言语。

  沈化仙见此,莫名笑笑,“也是,像你将军府什么也不缺,自然不会有我们这种烦恼。”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脸上忽然露出诡异的笑意,“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你是苏定远的小儿子,你苏家家大业大,想来是不在乎施舍点东西出来的。”

  苏澈眯了下眼。

  知人知面不知心,果然只看皮囊的话,谁也不知道其人心底究竟藏了些什么阴毒算计,又能做出些什么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