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8.平生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120 2019.06.04 18:30

  “人生的路终究要自己走,别人的选择只是参考,而非一时冲动的笃定。免得将来后悔时,连遗憾都不知道该从何处生起。”

  周子衿看着苏澈,轻笑,“可能你觉得我一直是在对你说教,但却是将我仅所知道且能够对你有帮助的东西教给你,与义父一样,我们能给你的或许有很多,但你总会长大,你有自己的选择。”

  苏澈扶着阑干的手微微用力,他觉得对方这句话里饱含深意,而他终究难明。

  周子衿不再多说,拿了水囊和手巾,朝内院去了。

  苏澈看着天边晚霞,有些艳红,如火烧一般。

  他嚅了嚅嘴,觉得值此情此景,自己可以吟诗两句,或是诵读前人之言,可胸臆虽有,却无墨水来抒。

  “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

  一旁,传来故作老成和深沉的声音,苏澈看过去,却是苏清负手站在回廊下,仰头看着远处斜阳。

  “刚才是不是满怀胸臆骚.情,却无诗句相衬啊?”他笑容欠扁,咧嘴开怀。

  苏澈点点头,然后问道:“这诗,是哥作的?”

  这并非是什么深奥的诗词,他能感受到句中透露之意,而有如此文采,眼前人何得外面那种不堪的名声?

  好歹苏清还是要脸的,他干咳一声,然后道:“这是我早前在父亲书房看到的,应该是他作的诗吧。”

  “这是颜琮写的诗。”

  在苏澈惊讶于苏定远竟然有如此风雅之时,苏定远的声音从回廊上淡淡传来。

  苏清缩了缩脖子,假装没看见似的,转身走了。

  苏澈跳下阑干,“父亲。”

  “这句诗,你能听懂吗?”苏定远负手,问道。

  苏澈略作思量,点点头。

  “山河壮丽,你有心情胸臆,可胸中无半点墨水,便只能瞠目结舌。”苏定远说道:“而习武就像是作诗,武功就是你胸中的点墨。”

  苏澈似懂非懂。

  “文人识文断字,熟读诗书,所以受人尊敬,称为先生。武人粗鄙,虽行侠仗义却也逞一时之勇,多为人轻视。”苏定远道:“所以后来习武便称「修行」,修的不只是武功,还有人的德行。”

  苏澈点点头,表示受教。

  “颜府无辜者数百人,虽不至流离失所,但也落魄。颜琮妻子早逝,他在外却还有两房小妾,如今入了教坊司,玉书也入了宫,颜六等人一并处斩。”

  苏澈听苏定远说着,虽知不该,但闻之仍有愤懑,却也不知他为何说这些。

  “你知道,导致这些发生的原因是什么吗?”苏定远问道。

  苏澈道:“因为颜伯父贪心,连累家人。”

  “再想。”苏定远说道。

  苏澈一愣,难道此事还有内情?他心里忽然有些活络,若真有内情,说不定玉书......

  “难道是有人栽赃嫁祸?”他眼睛一亮。

  苏定远看他眼神便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顿时摇了摇头,略有失望。

  苏澈看到后,眼帘低了低。

  “颜琮能有此祸,是因为他本事不济。”苏定远看着抬头看来的小儿子,目光直视,“不需他修为多高,只要破甲八九,他就不至于落得如今下场。”

  苏澈微微皱眉,这句话,他能理解,可不明白的是,这种话不该从自家父亲的嘴里说出来。

  即便是站在颜伯父至交好友的角度上,他有的应该是惋惜痛恨,恨不能自己去阻止他为恶,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给颜琮找借口,找可以规避的借口。

  苏定远看着他的神情,心中满意,但仍是道:“只要一个人足够强大,那梦便并非遥不可及。”

  苏澈乖乖点头,却并不苟同。

  “那现在你告诉我,修行,是什么?”苏定远问道。

  苏澈有脱口而出的答案,但他反复斟酌,想了很久,才道:“修行,是修命!”

  苏定远默默看他良久,方才点头,“很好。”

  父子两人相视,过了会儿,他才问:“你以后,想做什么?”

  苏澈这次却沉默了。

  “考武举吧。”苏定远说道。

  苏澈愣了愣。

  “你哥要考科举,你考武举,一文一武,正好。”苏定远道。

  考了武举,以后就是朝廷的人了。苏澈想着,这样就不能仗剑江湖了。

  但他看着眼前人殷切的目光,最终点头,“好。”

  哪想下一刻,苏定远眼中殷切化去,转而摇头,苏澈有些不明白,是自己说错了什么吗?还是这答案并不得眼前人的满意?

  “颜玉书想要习武练剑,他向往江湖,是因为颜家从未出过修行之人,他好奇。墨家的出现,以及墨家久来的风评,满足了他对江湖人的神往,所以他想当大侠。他有侠义之心,但他仍在读书学文,因为他知道自己学不了武,将来还是要成文,入官场,如颜家世代人一样。”

  苏定远语气凝重,眉宇间带着从未在府中出现过的威仪肃然,“可你呢?他想当大侠你便陪着,我想让你将来考武举你便要武举。他现在入宫,你觉得他再也当不成大侠了,所以想要替他去闯荡江湖,那是不是将来我战死沙场,你苏大侠听闻后就会赶赴回京,要替亡父从军杀敌,马革裹尸!”

  苏澈身子一颤,并非全然因为苏定远的语气和重话,更因为对方此时的眼神和神情,那种失望和恨铁不成钢,比之当日看苏清时更甚,前所未有,如海似渊。

  让人沉闷的说不出话来。

  苏澈鼻尖一酸,但强行忍耐住了。

  “回答我!”苏定远沉喝一声。

  苏澈嘴一瘪,强忍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定远看着他,然后伸出手,有些缓慢,可苏澈却感觉那如山峰倾倒,江河塌陷。这是一种强大,你无法去躲避的强大,你只能硬扛,扛不过去就是死。

  而这并非是一种错觉,如芒在背,恶鬼盯视,仿佛将来便会要面对,从不能去逃避。

  这一指,点在了苏澈的额头,将他点了个踉跄。

  “人都会受花言巧语影响判断,但不是每次都只是一个教训,有时候会丧命。”苏定远说道:“我不希望你变蠢,好好想想,这条命,是为别人还是给自己活的,它的意义又在哪。”

  说完,他便走了,从苏澈身旁经过。

  回廊有晚风,枯叶打着转落下,少年默然许久抬头,微笑而含泪,伸手接住一片秋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