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苏府早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086 2019.05.19 18:30

  次日,苏澈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

  他一向起得早,又因为每隔三天便要药浴一次,今天便是时候,所以府中下人早早就开始准备,而他也是睡不着的。

  在打了一遍龙象伏魔桩之后,配合无名桩功吐纳一番,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

  然后,在去正堂用膳时,便看到了跪在正堂阶下的府中教习黄世良,以及断了右臂的黄文虎。

  后者此时哪还有往日那副霸道的样子,反而浑身透着一股虚弱,胳膊断处的纱布已被血染红,脸色也苍白的厉害。

  “这?”苏澈难免疑惑,却不会管。

  因为这里是正堂,下人不时经过往来,苏定远不会不知道,他可不想平白挨了训斥。

  而黄世良此时也看了过来,这个有「紫阳手」之称武道好手,脸上竟多是苦笑和无奈,他没有说话,但苏澈知道对方的目的便是求见苏定远。

  “阿澈来了,进去吧。”

  堂中有人走出来,周子衿一身青衣,乌发用一根红绳束在中端,倒有几分温婉样子。

  苏澈连忙进了堂内。

  “你们也进来。”周子衿看了眼黄世良父子。

  黄世良脸色一喜,扶着一旁身子已经有些摇晃的黄文虎起来,慢慢走进堂中。

  堂中人不少,一张圆桌,饭还没上,坐满了人。

  一身紫色锦袍的苏定远坐在首位,左手边是低眉顺眼却又不时看向门口的苏清,他精神有些萎靡,显然昨晚睡得并不好。

  苏清旁边是周子衿的位子,苏澈就在她下手位置坐了,心里闪过昨晚父亲训斥兄长的场景,不由暗自摇头。

  苏定远右手边的,一直到苏澈身旁,总共坐着四个人。

  四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年纪不过二十一二,是苏定远的四房小妾。

  在苏澈和苏清两人的娘亲去世后,苏清闯下第一个祸且有了「京城三废」名号的当年,苏定远便接连纳了这四房小妾,取名「刀、枪、剑、戟」,直到苏澈展现武道天赋,他这才作罢。当然,这四女自是不会武功的。

  唯一的一点,便是这四人都无有身孕。

  此时,黄世良父子已经走进来了,一见上首不怒而威的苏定远,身子一软,作势就要跪下。

  苏定远冷哼一声,伸手虚抬,堂下两人便怎么也跪不下去了。

  这一手,让苏澈眼里微微泛亮。

  彼此相距两丈,这说明苏定远至少有一门上乘外功大成,自身武道理念通透,致使气血可影响周身三丈天地,御气伤敌。

  “动不动就跪,我看你是这几年安逸日子过久了,失了当年的血气。”苏定远沉声道。

  黄世良身子一颤,随即努力直起腰背。

  “说吧。”苏定远看他一眼,喝了口茶。

  黄世良抱拳道:“将军,文虎可是您从小看大的啊,这口气末将想出。”

  “你能事先知会我一声,说明你眼里还有我,但我说过多次,既然你从军中退了,那就不必再喊我将军。”

  言罢,不等黄世良开口,苏定远又道:“至于此事,暂且搁置,我会给你和文虎一个说法,你莫要再管了。”

  黄世良张了张嘴,他没想到自己跪了半个时辰换来的就是这么两句话,但他看着苏定远面无表情的样子,还想说的话就都咽下去了。

  “那末…小人先告退了。”黄世良抱了抱拳,低头拉着黄文虎走了。

  没人再说话,只有苏清谄媚着给苏定远添茶。

  苏定远抬指,气劲打到苏清的腕上,后者脸色一拧,颤颤地把茶壶放下,然后揉着手腕哼唧。

  桌上人都见怪不怪,苏澈瞥了眼,苏清腕上通红一片,已经有些发肿了,显然这次苏定远是动了火气。

  “黄文虎那厮撇下我跑了,杀他都不为过,还好意思过来求您给他出气,真不是东西。”苏清低声嘟囔。

  苏定远冷哼一声,“他好歹还知道身份,跟他爹通了气,你呢?”

  苏清不说话了。

  不多时,丫鬟端着饭菜上桌,菜不少,摆满了桌子。

  苏家是不缺钱财的,早年苏澈的祖父征战沙场,昧了不少金银珠宝,再加上先皇赐下的,足够后人挥霍。

  所以苏定远才能武道有成,苏澈才能自小便开始药浴,穷文富武,无数珍奇药材,也只有真正出身名门的人才能得此待遇。

  吃饭时是没有人说话的,苏澈先吃好,当先离开,紧随着的是周子衿。

  “你待会儿药浴,先陪你活动活动筋骨。”她是这般说的。

  看着两人离开,苏清不由得瘪了瘪嘴,大抵是觉得不忿,因为家中大半的花销可都是用在了小弟身上。

  “你要是想练功,现在还不晚。”苏定远淡淡道:“家里不是没有筑基用的丹药。”

  “这就算了吧。”苏清讪讪一笑,缩了缩脑袋。

  苏定远眼里闪过失望之色。

  一旁的四位夫人却是彼此相视,筑基丹是洗毛伐髓用的,放在江湖上少说也要两千两银子一粒,而若想不留根基隐患,起码要连服三粒才行。

  真是名副其实的废物,她们心中不止一次这么想了。

  ……

  前院的校场,此正辰时过半,府中有不少吃过饭的家丁过来耍耍刀枪。

  虽然有大梁律法在前,不得私自养武,府上护院不得过百,但因着苏定远的关系,苏府中的下人也或多或少懂些枪棒。

  高手也是有的,比如先前的教习黄世良和一直充当苏澈护卫的苏大强,就是可破甲八九的高手,再就是两个护院管事也是能伤甲过半的炼炁好手。

  此时,原本在校场上舞弄枪棒的两个家丁遥遥见着那抹青衣出了内院,连忙从校场上跳了下来。

  “哎,怎么不比了?”

  “就是,不比的话这钱可得退啊。”

  围观的二十多号人嚷嚷着不干了,不过也多是打趣罢了,身在高门大户讨活计自然有不少规矩,而苏家虽然月钱发的多,可治家同样森严,白天喝酒是不行的,也就赌赌小钱来消遣。

  “比什么啊,周小姐跟二少爷来了!”

  众人一听,这声音一下就低了下去。

  周子衿年纪虽轻,却已是可破甲八九的高手,且人又冷的厉害,他们可不想被教训。

  只不过既然二少爷也来了,那想来是又要有一番考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