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兵不离身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213 2019.06.22 18:30

  在一队队禁军和皇宫守卫的注视下,众人踏上雕龙的玉石长阶,随着那前方的小黄门走上大殿。

  朱红的殿门关着,门口是一面白无须,头发花白的大黄门,他昂首而含笑,看着众人来。

  小黄门自觉退下。

  “咱家高尧,先在此祝贺各位,并预祝各位少侠能金榜题名,进士及第。”大黄门咧嘴一笑,微微躬了躬身。

  武举的进士不同于科举会录取那么多,三十人里,除前三名之外,另只录取十人,合计十三人为进士,其余人,虽是同武进士出身,可终究是要差些的。

  众人本来还不知眼前这老太监是何人,此时一听他通名,顿时一惊,连忙回礼。

  无他,这名为高尧的老太监可是侍奉先帝的老人,如今的大内总管,据说也是入三境的武道高手。

  此时,依对方身份和修为,能对自己等人这般和颜悦色,已经是一种礼遇了。

  “不管怎样,咱也得按规矩来。”高尧笑眯眯地说道:“第一场是在殿中的文试,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各位少侠若有带随身兵刃的,还请留在门口。”

  话说着,旁边已有宫廷禁卫捧着长盒走来,自然是为了收取他们的随身兵器。

  武者修行,自然是兵不离身,此时,大多人脸上都露出为难之色。

  人群中的万花楼看着,眼珠一转,折扇一合,笑道:“我这柄扇子贴身不离,爱惜地紧,可陛下龙体金贵,殿中还有各位随考大人,唉。”

  他将折扇随手放到木盒上,道:“可给我好生看紧了,莫要用手碰。”

  那侍卫知他身份,连连点头。

  高尧轻笑,“小国舅尽管放心,咱们的人规矩的很,不会乱碰。”

  有万花楼的话在前,又有高尧这么一激,两人此番,倒是让那些还在犹豫的人显得不规矩,不懂分寸了。

  当即,兵器磕碰的声响而来,却是不少人都解下了随身兵器,放置在了一旁。

  但场间也有几人没有动作。

  尹莲童拿着玉箫,默不作声。

  乔芷薇怀抱长剑,目光淡淡。

  苏澈握剑,神情坦然。

  万花楼见此,似笑非笑地看了三人一眼,目光落在苏澈身上。

  他刚要开口,一旁的高尧却是先问了,“这三位,可有隐情或是什么说道?”

  他虽是宫内地位最高的宦官,可这态度却和善的很,笑容从未褪去。

  “自儿时,家中长辈便有言,人在箫在。”尹莲童行了一礼,道:“还望海涵。”

  高尧点点头,“尹家规矩,咱家也有所耳闻,神兵洞箫珍贵,合该如此。”

  他这话,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桃花剑阁没有自己解剑的道理。”乔芷薇淡淡道。

  苏澈意外于她的语气,竟变的这般冷淡,仿佛早前的媚意婉转是自己的幻觉一样。

  “持剑八派里,桃花剑阁近年来又有两位大剑主破镜,其势直追天山剑派,隐有执牛耳之意。”高尧同样点头,未置可否,“所携锋芒不可挡,咱家不该强求。”

  言罢,他将目光落在苏澈身上。

  苏澈见他看来,而明显能注意到的是,眼前这人脸上的笑容似乎是淡了淡。

  “你是苏定远之子,是朝廷的人,最懂规矩的。”高尧问道:“不知苏公子有何见教?”

  他并未有什么气势流露,可苏澈仍是呼吸一紧,能切身地感受到一股压力,让他几欲低头。

  苏澈握剑的手下意识一紧,几乎要应激出剑,但他生生按捺,脚下微动,无名桩功若钉死滚动地龙,让他呈屹立之姿。

  高尧不见浑浊的眼中意外闪过。

  苏澈能觉压力在下一刻消散,似乎是对方欲让他紧绷而骤松,以此出丑。

  而他仍是那般站着,沉静而稳重。

  高尧双眼眯了下。

  苏澈没说话,只是抱了抱拳,剑未松。

  良久,

  在其余人里有人隐有埋怨和不耐的时候,忽然听得这大内总管一声轻笑。

  高尧脸上笑容重挂,更胜先前,他说道:“各位请随咱家到外试擂台处吧。”

  “什么?”

  “这殿试?”

  有人疑惑,有人若有所思,有的却脸色阴沉下来。

  “殿试已经结束了。”高尧说道:“陛下出的考题,让咱家来给各位,方才,你们不都答了么?”

  于此同时,那些侍卫便将木盒送上。

  看着那躺在木盒里的随身兵器,不少人脸色都是红一阵白一阵。

  有人低声道:“这也太过儿戏了吧。”

  “连大殿都未进,陛下是瞧不起我等吗?”

  高尧脸色一沉。

  原本低头躬身的侍卫猛地伸手按住那说话的两人,竟是将他们从人群中扯了出来。

  “你们干嘛?”

  两人还欲挣扎,却一下迎上了高尧的眼神。

  “年少轻狂,出言无忌,可也要为家人想想。”高尧淡淡道:“圣上恩典,也是你们能够妄加揣度的?”

  那两人身子一颤,一瞬如坠冰窖。

  高尧摆了摆手,自有侍卫将这两人拖走。

  “那咱们,走吧?”这老太监一笑,看向其余人,伸手虚引。

  不少人都是心中微寒,就连脸色阴沉不满的万花楼都没有开口。

  ……

  远远地,一顶华盖便隐约可见。

  及得近前,却是在一座花园之内。四下近百禁军侍卫持枪带戟,二三十丈的池塘正中,竟搭建了方圆七八丈的擂台。

  而那顶华盖,便在池塘旁,只不过此时底下只有一把雕龙木椅,无人。

  池塘边的凉亭里,亭中四角,各站一人,均是紫衣长袍,明显是大内护卫高手。又围着石桌坐了三人,站着一人,其中有两人正在弈棋。

  人们的目光,当先便会被那支着白玉般的下巴看棋的身影所吸引。

  她看起来岁将双十,穿着一身大红的氅衣,上锈青鸟玄凤,头戴凤冠,面容精致如玉,一点朱唇更是妖娆魅惑。

  相比之下,乔芷薇那般媚功便相形见绌,完全被这天然去雕饰的美感压下。

  她便是万贵妃,整个大梁最得宠的女人。

  没有人敢多看,在惊艳过后,心中的自惭形秽和因对方身份而来的压迫,便足以让人马上低头或是移开目光。

  弈棋的两人身份也不消多说,一人身穿明黄龙袍,头戴金冠,相貌算是英俊,只是脸颊有几分消瘦,此时捏了一枚棋子,如在思忖该如何落下。

  他是方景然,大梁的一国之君。

  另一人半衣半甲,身材高大,面容沉稳,不怒而威。

  苏澈虽意外于自家父亲竟然会来,而且还跟陛下下棋,可他的目光,却自打进了这御花园,便一直落在一个人的身上。

  那是亭中,负手站在万贵妃身后的一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