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信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156 2019.06.18 09:00

  原本一楼里的热络登时一静,本来喧闹的的氛围里像是被人浇了一桶冰水。

  食客之中不乏有习武之人,只不过方才那交手过于惊人,无论是那一声剑吟还是那道音杀,明眼人自然能看出这交手双方都不能招惹。

  除了有心看热闹的,倒也有人已经悄悄溜走了--逃酒钱倒是小事,只是万一待会这两人动起手来,就算燕来楼背靠官府,那万一自己受到波及呢?自己受伤或是丢了小命,那可就亏大了。

  别人心思各异,而那寺人则是脸色阴沉地看着二楼阑干旁的年轻人,目光之中惊惧皆有,却是半晌说不出话来。

  方才两人自并非全力出手,可因对方偷袭,又加自己小觑,所以此时因对方那一道剑气而受了内伤。

  只不过,用剑者能使出剑气的又有几人?

  如此年轻,便是可破甲八九的高手,他是何人,是何身份?

  寺人不由地心生猜想,更多的却是忐忑,不是怕对方报复,而是因为自己丢了脸面,怕那一直无有动作的祖宗降罪。

  想到那人的手段,他更心头一颤,惧意更甚。

  “如此,满意了?”

  二楼,那年轻公子合上折扇,目光淡淡。

  他的声音并不尖细,却更显几分女子的阴柔,或者说是一种寒意。

  苏澈对这声音很陌生,可那种熟悉感何来?

  “不知阁下是?”他犹豫问道。

  那年轻公子没再看他,转身进了厢房。

  门关上,苏澈也未用剑识冒昧感知。

  楼下,那寺人已经出了燕来楼--自家祖宗要的酒水,自然不是这里能有的。

  ……

  “还看呢?”苏清伸手在苏澈眼前晃了晃。

  苏澈只是道:“我只是觉得,对他好像有些熟悉,仿佛似曾相识。”

  “别傻了你,人家是宫里的。”苏清拉了他一把,眼神有些不对,“我告诉你,他虽然生得比女子还要好看,但他可是阉人,你别有心思啊。”

  “乱说什么呢。”苏澈翻了个白眼。

  “我认真的。”苏清伸手,掰过眼前人的头,直视道:“为兄的感情就这样了,但你不能重蹈覆辙,父亲会气死的。”

  苏澈嫌弃地拍掉他的手掌,“我看你是喝多了,胡思乱想些什么。”

  苏清认真看了他两眼,这才道:“奇怪,父亲晚来倒也正常,怎么子衿还没到?”

  “她说要去做什么了么?”

  “我想想,”苏清托着下巴,说道:“我跟大强去接你的时候,她刚好也是出门的样子,当时我与她说了今晚来燕来楼吃饭。”

  “她怎么说的?”苏澈问道。

  “你还不了解她?就看了我一眼。”苏清有些无奈,不过转念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皱,“换做平时,她应该还跟我点点头的,这回怎么如此冷淡。”

  苏澈目光微闪,“我去找她。”

  “哎”苏清拽他一把,“你又不知道她去哪了,怎么找?”

  见眼前这人还是不放心的样子,他便道:“放心吧,她又不是小孩子,若说谁得了咱爹老奸巨猾的真传,那肯定是她啊。”

  苏澈有些无语,老奸巨猾,这是什么形容。

  而在两人说着什么的时候,从楼梯上来一六七岁的小男孩,手里拿着封信,径直走过来。

  在苏府看了不少素月喜欢看的杂谈小说的苏澈心中一动,直接闪身过去,让一旁的苏清一番话都堵在了嘴里,憋得脸一红,大口咳嗽。

  “谁给你的信?”苏澈一步迈到那小孩面前。

  似乎是被他吓傻了,这拿信的小孩儿有些懵,先是眨巴了眨巴眼睛,然后慢慢才有了焦距。

  “我找苏澈,你们俩谁是?”他问道。

  苏澈目光陡然四下看去,然后便要飞身下楼--既然能认准自己两人,知道自己在二楼的位置,那想必对方离得并不远,而不管是谁,他都想知道是谁送的信。

  即便,自己认识的人很少,给自己留过信的,从小到大也不超过一巴掌。

  “她说不让你去找她。”那小孩的声音响起,似乎是边回忆边说,但脸色一苦,直接道,“那啥,你看信就行了。”

  苏澈伸手去拿信,岂料那小孩却将手一收,眼睛眨了眨,另一只手伸出,做了个数银票的动作。

  “你这小子,我早就看你不爽了。”苏清两眼一瞪,就要扑过去。

  “你还要不要信了?”那小孩一抓信,竟然打算揉了往嘴里填。

  “你等会儿。”苏清一怔,连忙道:“多少银子,我给。”

  “十...一两。”那小孩本是试探着报了个数,但一见苏清脸色,连忙改口。

  “一个铜板。”苏清白了他一眼,直接道。

  “你......”那小孩一怒,作势还要揉,但肩膀却被按住了。

  苏澈道:“信给我,银子会给你。”

  “看来你是苏澈,你说话,我是信的。”小男孩咧嘴一笑,把有些皱了的信递了过来。

  “你听过他的名声?”苏清随口问道。

  “没听说过,但听说过你的。”那小孩一瞥眼,“给我信的人说你不着调,让我别信你。”

  “你小子!”苏清脸色一黑。

  “她还让你故意拖延时间,对么?”苏澈打开手里的信,轻声道。

  “你真聪明。”小男孩眼睛亮亮的,话是夸人,但语气摆明了是揶揄。

  苏澈没在意,只是转身,靠在一旁的阑干上,静静看着手里的信。

  “哎这谁写的的信啊?”苏清还想过来看,但被那小孩抱着腿拦下了。

  “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儿呢,人家的信,你好奇什么。”小男孩拽着苏清就走,“赶紧的,给我去取银子去,这燕来楼的清蒸鳜(gui,音同桂)鱼可是一绝,我得好好尝尝。”

  苏清不乐意了,“你尝个屁,你有银子么?”

  “我没有,但你有啊。”小孩理所当然道:“你是「名满京城赛孟尝,玉面飞龙小郎君」啊,好意思不请我?”

  “我特么......”苏清恨不得拎着这臭小子打一顿,怎么比自家孩子还气人呢?

  “走吧,别磨蹭了。”

  “你到底是干嘛的,年纪不大,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脸皮咋这厚?”

  “石板桥下说书的,师傅昨天葬了,周姑娘让我以后跟着苏家混饭吃。”

  “周姑娘?”苏清一愣,下意识回头,看向那凭栏的身影,只觉得有些莫名的伤感。

  “别看了,被心上人抛弃了不就是。”小男孩推着苏清往楼下走,“这事儿你在行啊。”

  “我......”苏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