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3.安身立命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314 2019.06.02 09:00

  “怂包!”

  王秀姑看了眼呆住的沈化仙,冷哼一声,双臂铜环颤动,却也是冲了上去。

  但那车夫看也不看,只是随手一扬,红雾聚成蒲扇大手,直接将对方拍落在地。

  “蠢女人!”沈化仙眼神一红,过去扶她。

  而此时,那持着铜环的女人也被一拳打飞。

  “我......”王秀姑看着眼眸泛红的沈化仙,看清了对方眼含的深意,忽地笑了笑。

  “你别死。”沈化仙颤声道。

  “杀人者终被杀,恶人...本就该死...”王秀姑大概还想伸手去抓抓他,但眼神一黯,死了。

  沈化仙喉间发出奇怪的声音,像是在笑,更像是在哭。

  而他的眼眸也变的血红一片。

  车夫看见了,冷冷一笑,“赤眼青剑?就是你出手,想要嫁祸我墨家。”

  沈化仙身影一动,直冲对方而去,于此同时,长袖一荡,一柄青光软剑便握在了手上。

  他的速度不慢,眼眸之中赤色闪过,原来是惑神的精神秘法,而剑上青光荡漾,竟是剑气。

  “你也是个有机缘的。”车夫轻笑一声。

  与前几次并无两样,庞大的气血之力轰然,一收而放,沈化仙没有丝毫抵挡之力,剑碎而人崩飞,落地后颤了颤,再也没了反应。

  车夫轻吐口气,夜空中隐散的血气淡去了。

  他回头,看向阶上除了伪装之后身形更健壮几分的身影,道:“只是几条杂鱼,我还以为有什么高手呢。”

  苏定远道:“高手做的事情隐秘多了。”

  车夫眉头一皱,没听明白。

  他看着地上几人,莫名道:“也都是为了修行的可怜人。”

  “连他们都知道自己该死,可怜什么?”苏定远淡淡道:“你更不应该来可怜。”

  车夫皱眉,语气微沉,“都是修行之人,你这话......”

  “人只有善恶之分。”苏定远打断。

  “久闻苏将军乃无铸境界的宗师高手,此番事既已定,某想来试试手。”车夫看着他,说道。

  苏定远看了他一眼,知道这是墨家之人的通病。

  他们有侠义之心不假,可有时也迂腐。

  他点了点头。

  那车夫便沉喝一声,一拳打来,势若崩山。

  苏定远眼眸一沉。

  轰!

  车夫壮硕的身影直接倒飞而出,撞塌了围墙,烟尘散起,半晌没有声音。

  苏定远收脚,淡然从对方身边经过,离开了。

  “咳咳”等他走远了,那车夫才从碎石里爬出来,灰头土脸和一身血污不说,他捂着胸膛,痛的难受。

  在刚才他甚至都没注意到对方是何时出脚的,只一脚便震散了自己调动的气血,而此时体内还有未化去的劲力如跗骨之蛆般撕裂着经脉。

  他知道这是对方手下留情了,因为这股力道完全可以震碎自己的丹田和心脉。

  “就想试试手,至于这么狠嘛。”他吐了口血,踉跄着朝外走去。

  ……

  朝廷的力量不是任何组织或是势力能够比拟的,它之所以号令天下,自然拥有门派世家所不具备的能量。

  当墨家告悉苏定远内情之后,他便动用了手底下的力量,而六扇门总捕头陆纲更是亲自出手审理此案。

  苏定远办事,不讲究证据,只要他怀疑,那就先审来看。尤其是那些暗中鼠蚁,这次竟然敢对他苏定远的儿子下手。

  很快,大行寺的外事主事戒通和尚便直接被他拿了,一番手段下去,就连戒通跟哪几个师太有染都明明白白。

  苏定远想过朝堂里会有他们的靠山,但没想到颜琮竟然也是其中一员。

  后续,便是他直接登门拜访,问出个中缘由,并算计了自己的小儿子。

  “所以,父亲是为了让我突破?”

  马车旁,苏澈一脸不忿。

  天知道他今夜心情是如何的起伏,由开始看到颜琮的希望到自投罗网的绝望,由刚逃出生天的放松到误以为又羊落虎口的灰败,又到现在的一切明朗,巨大的落差仿佛山脚山顶般徘徊。

  而当得知颜琮竟然是自家父亲伪装到之后,苏澈才一切恍然。

  怪不得他说的话总是带着深意,怪不得他老是站在暗处,怪不得他一直在避开自己的眼神。人会变,可眼神如何能躲过自己?

  身旁,苏定远负手而立,一脸平淡,“不到绝境,心境难明。”

  苏澈没说话,但心中自是认同了。

  人在绝境,唯有依靠强大的自身才有一线生机,而不是吟诗作对诵读文章便能脱身的。

  当世间有武时,便唯武能傍身,当世有修行时,那便只有修行才能安身立命。

  其他的,只能算是锦上添花。

  苏定远悄悄观察着他的脸色,此时心底反倒松了口气。

  虽然自己今夜是算计了他,但有自己亲自出马,自是可保他性命无忧,只是若他还对练武不那么情愿的话,自己当真会很失望。

  而他方才怕的,是这小子再生逆反之意,会对习武更为抵触,不过现在看来,倒是自己多虑了。

  逃出生天才知性命可贵,当苏澈看到那白衣飘飘之人持剑纵横,那院中不管暗哨还是此前凶神恶煞的护卫都不可抵挡时,他更深深明白修行的重要,以及何为真正的安身立命。

  白衣飘飘之人收剑,人在朦胧间的火光之中走来,气质清新而冷淡,眉眼间英气逼人,让人不敢直视。

  苏澈有些惊讶,这人正是天山剑派的叶梓筠,他倒是没想到今夜对方也会过来。

  而此时,墨家那边的人也朝这边走过来,其中自然包括墨痕和一同逃出来的小男孩。

  “今夜全凭苏将军运筹帷幄。”褚忱过来,抱了抱拳。

  苏定远点了点头。

  他与墨家的人关系一般,此番只是为了磨练自家小子,顺带着给大儿子雪耻。至于帮了墨家人的忙,不过是顺口那么一提罢了。

  在六扇门的人匆匆赶来之后,墨家的人很快告辞了,他们并不同路。

  期间,墨痕过来与苏澈告别。

  “他才是墨痕,而我只是影子。”他是笑着说的,“很高兴认识你,虽然我没有名字,但我记住你叫苏澈,谢谢你。”

  他转身走了,跟在那个小男孩也就是真正的墨痕身后,亦步亦趋,宛若影子。

  自始至终,苏澈没看到墨痕回头,来与自己分说几句,哪怕是寒暄地道谢。

  “墨家的巨子会有从小一起长大的影子,以为替死。”苏定远摸了摸苏澈的头,道:“回家吧,清儿该等急了。”

  苏澈一喜,“我哥没事?”

  “福叔和子衿过去的。”苏定远笑了笑。

  两人上了马车,而苏澈看到的,叶梓筠竟然也坐在马车里。

  “叶子,是子衿的朋友。”苏定远道。

  叶梓筠点了点头,苏澈连忙回应,竟有些拘谨。

  马车缓缓而行,外面是六扇门的捕快在这宅院里进出。

  那赶车人扶着墙走出来,对过往的捕快视若无睹。

  他四下看了看,摸着头,“奶奶的,人都哪去了?莫不是忘了还有俺老黄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