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初见如若重逢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134 2019.06.17 19:02

  苏澈没有久待,而苏清显然也看出了他的不自在。

  找了个借口起身离开后,在雅间之外的走廊上,苏澈动了动脖子,松了口气。

  “抱歉啊,他们,可能是真的不客气。”苏清尝试解释,但最终放弃,“你也知道,他们在家里都是不怎么受待见的,所以对你……”

  苏澈是将军府的少将军,他若要进,自然是那些勋贵嫡系或是那些官宦长子的圈子,而不是跟他们这种人厮混,同样的,类似包文焕几人的小圈子在梁都里多的是。

  不是苏澈融不进去,而是他们潜意识里有一种防备和嫉妒,不那么容易让他融入进来。

  苏澈笑了笑,“那所谓的他们想学几招武功,也是哥来骗我的了?”

  苏清看他眼里并无责怪,心底暗松口气的同时,咧嘴一笑,“那是他们不识眼前真君面目。”

  苏澈摇头,真君,是对三境之中大修行的敬称,能担这个名头的,在偌大江湖也是凤毛麟角,这却是苏清在刻意捧他了。

  而还不等他开口说话,便有略微刺耳的哂笑传来,“嚯,难得来一趟燕来楼,还能见真君当面,真是三生有幸啊。”

  苏清皱眉,有些不悦。

  苏澈此前却是早注意到这人,是从相隔不远的厢房内出来的客人。

  此人约莫不过三十,一身锦缎蓝袍,面白无须,眼眸闪动时隐有寒光,而体态中等,偏举止间不自觉透出几分阴柔。

  “宫里的人?”苏清拧眉。

  所谓宫里,自然指的是宦官太监。

  苏清不懂武功,所以看不出眼前这太监的修为深浅,只是觉得对方眼神实在慑人,让人不快。

  那寺人冷笑一声,便朝楼下去。

  苏清轻哼,“太监也来燕来楼。”

  他说话的声音不高不低,虽像是自语不忿,却恰好能让那七八步外的人听到。

  苏澈看他一眼,知道他这是因此前那太监的话不满,故意出言。

  果然,那寺人脚步一停,转身回首,脸色微沉。

  太监是蔑称,不是谁都能叫的,除了私下以此称呼蔑视外,少有人敢当面这么说,一般都称‘公公’。因为他们是宫里的人,最得近天颜,而能打骂他们的也只有宫里的那些贵人。

  “好胆。”那寺人双目微眯,却是笑了,“你是哪家的小辈,出言不逊,可是要给家中大人惹祸的。”

  苏澈静静看着对方,大梁朝不是后周,并无东厂和锦衣卫,反是朝堂文武势大,所以就算是宫里的大黄门,都少有敢放肆的,宫内这些宦官太监所做的不过是维持宫中的日常生活而已。

  而像现在这般,莫说太监不能轻易出宫,对方竟然还敢出言威胁--苏清身上自带一分贵气,他之所以纨绔多年,少有人敢打他,就是因为从他这卖相上一看,就是家里当官有权有势的。

  对方不可能看不出来。

  苏澈能从眼前寺人身上察觉出一丝危险,虽不强烈,却也足够证明对方是有修行在身的,这说明对方在宫里应当也是很有身份,不然阉人如何接触到修行法门。

  在他念头一转之间,身旁的苏清却是开口道:“你又是谁座下的黄门,如此不懂规矩,竟敢来威胁朝廷命官之后!”

  这话说的倒算是谨慎,没有暴露出自身身份,却也表明家中有朝廷命官,这起码也是能上朝参与朝政的大官。

  那寺人脸上看不到惊慌,反而冷冷一笑,便要开口。这时,那厢房里有人走出,淡淡道:“让你去打酒,你在这磨蹭什么?”

  苏澈闻言看去,一直平静的眼神如静湖起波。

  那是个年轻的公子,身穿月白锦缎长衫,相貌俊美非常,双目黑白分明,炯炯有神。他手中折扇白玉为柄,握着扇柄的手白得和扇柄竟无分别。此时轻摇折扇,掩不住一副雍容华贵之气。

  苏澈呼吸微紧,倒不是心有遐想,而是因为那种扑面而来的熟悉感,就如同两人曾是故人,久别重逢一般。

  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两人曾于何处见过,又是否确切地有过交集。

  那年轻公子顾盼之间从容自信,明艳不可方物,让人不敢逼视。

  此前还脸色不惮的寺人直接躬身低头,如怀无尽惧意般声颤,“是小的过错,小的这就去,还望祖宗恕罪。”

  苏澈仍有失神,苏清却是移开目光,此时心中一动。

  祖宗?莫不是这年轻俊美的公子哥也是宫里的宦官太监?

  这般想着,苏清大胆抬眼,悄然看去。

  “挖了你的狗眼!”那寺人的目光一直落在苏清身上,此时一见他竟敢偷偷打量,当即怒喝。

  苏清脸上涌上不自然的潮红,脸色转而又是一白,身子微晃,对方这一声喝竟含音功。

  苏澈回神,有些自责的同时,伸手抵住前者后背。

  苏清脸色一缓,有些难看,想他苏清纵横梁都近十年,虽然挨过打,但何曾让一阉人如此折辱?

  “狗东西。”他嘴里吐出个音节,牙咬的咯嘣响。

  那年轻公子看他一眼,而后摆了摆折扇。

  本待还想说些什么的寺人恭敬一礼,转身便朝楼下而去。

  苏清眼中一急,可他知道自己本事,若是上前肯定还得吃亏,当即便求助地看向身边之人。

  却见苏澈早有动作。

  他的注意力大半放在眼前那年轻公子身上,不只是因为那抹熟悉感,更因为对方气息绵长,感知去时,呼吸间竟给他极大压力。此人危险,自己很可能不是对手。

  可自家人受了欺负,不管为何,当然是要讨一个说法的,不管对方是谁。

  而更何况,苏澈还就在当场,兄长被人折了脸面,他不出头,道理何来?

  他持剑的左手拇指轻弹剑镡,并非出鞘,却有一声剑吟而起。

  苏清脑海一凉,此前因那音功而致的昏沉皆消。

  那年轻公子神情未变,仍是站在门口。

  而本已踩上几阶楼梯的寺人蓦然一声尖啸,声音刺耳非常。

  苏清忍不住捂了捂耳朵,可这回并未有恙。

  只是半空中仿佛荷塘落雨般起了道道涟漪,他看不见,可有修行之人自能感知得到。

  尖啸声还未落下,那寺人便打出两掌,看似落在空处,却有如闷雷之声爆发,而他也整个翻身落下楼去。

  寺人踩在一楼实地,朝后噔噔退了两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显然是内腑翻涌所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