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剑势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042 2019.06.24 09:00

  乔芷薇脚尖点水,当先上了擂台。

  苏澈踏水而行,只湿鞋底,同样飘身而上。

  “剑步。”池塘边,尹莲童低语一声,眼中微有凝重。

  剑步,天山剑派独有轻身功法,擅腾转挪移,纵横击剑,不亚于该门派另一门顶尖轻功「踏雪无痕」。

  只不过这剑步唯有用剑之人才可修行使用,而且修炼难度极高。

  尹莲童看着擂台之上,此前,苏澈战胜易长月时使了一手快剑,当时他未注意,现在想想,那时候对方轻身便是剑步。

  “这轻功倒俊。”万贵妃看着,轻笑。

  身后,玉书开口,“这是天山剑派的「剑步」,上乘的轻功绝学,修行不易。”

  “轻功绝学?”万贵妃疑惑道:“他还是天山剑派的传人?”

  “应是他人所授。”玉书道。

  万贵妃点点头,没再问。

  擂台上,苏澈看着眼前人,有心在比斗之前先开口寒暄一二,可乔芷薇似乎没有这个兴致。

  她拔剑,然后刺来!

  苏澈双眸一凝,只觉眼前色彩斑驳,周遭竟全然笼上大片粉红色,且有靡靡之音而生,乔芷薇从前婀娜走来,巧笑嫣然,妖娆魅惑。

  他轻咬舌尖,呼吸先是一促,转而一缓而急,清明陡降,眼前再现的是快到眉心的长剑。

  苏澈脚下一踏,剑步若滑,轻身后退。

  两人相视,一个目光清明澄澈,一个平静如水,不带丝毫感情。

  苏澈拇指一顶剑镡,长剑出鞘,右手一抄,沉影剑便竖抵在眼前。

  铿!

  一声脆响,剑尖击在剑身之上。

  乔芷薇微一抿唇,双目竟一瞬泛红。

  这当然不是委屈或是故作姿态,而是以内炁激发桃花煞,融剑气成剑煞。

  苏澈双眼一眯,只觉得呼吸间仿佛有什么极为讨厌反感之物临前一般,这却是他无时无刻不在运转那无名呼吸法,此为自然之气对煞气的天生排斥。

  剑身一松,乔芷薇以剑锋一荡,从旁挑来。

  苏澈手腕朝内一转,以剑身将刺向自己喉间的长剑拍低的同时,沉影剑紧贴对方剑锋而上,竟是打算直接施以落剑术!

  而他侧身迎上,更与眼前人咫尺相隔。

  “无畏无知。”乔芷薇轻吐音节,似嘲似讽。

  苏澈心神一凛,只觉得身周陡降无边寒意,其中更带让人自心底而生的反感。

  锋锐之芒从眼前之人身上骤然临身,如直面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那是无形的桃花煞剑气。

  此时的苏澈只能收剑抽身,否则便要被无形剑气击中。

  可乔芷薇如何能让他退?

  千钧一发之际,苏澈以肘为力,侧身时如若拔剑,剑身与剑锋之上火花迸溅,可原本紧贴的剑身竟如苍龙起势。

  “好强的剑势!”亭中,高尧目光一凝。

  玉书目光平静,仿佛对谁胜谁负没兴趣,又像是早就看出了胜败。

  乔芷薇一直平淡的脸色一变,本是铺天盖地而出的桃花煞竟然呈现溃败,而自己更是有些握不住手中的长剑。

  这是苏澈所修行的山海剑势。

  在此时,只是一招‘起势’便让骤然而袭的剑气溃散。

  而在此招出剑时,苏澈更是以剑步相合侧退,等眼前桃花煞破去,他的剑已经停在了眼前人的脖颈间。

  乔芷薇肩膀微抖,握剑的手也是轻颤。

  苏澈看了眼,微皱眉,“你身上有伤未愈?”

  乔芷薇没说话,只是后退几步。

  她转身便要朝擂台外走去。

  “哎。”苏澈下意识唤她一声。

  “与你无关。”乔芷薇淡淡道。

  她语气虽然平静,可在背对苏澈的眼神之中,却有恨意一闪而过。

  若不是在此之前,那女人将她重伤,且留下了一道难除的寒冰剑气,她的桃花煞怎会如此便被破去,她又怎会轻易落败。

  而一想到那女人的身份,乔芷薇便将苏澈也恨上。

  她本就是睚眦必报之人,方才虽是擂台比斗,可她却已经想好要在最后‘收不住手’,但对方没给她这个机会。

  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的是,对方的剑法哪怕不是天山剑派的剑法,却很高明。

  并非是有行属的剑气,而只是纯粹以磅礴大气相抗,如若面临山海。

  ……

  苏澈没有感受到乔芷薇的恨意和内心的念头,只是觉得自己有些胜之不武。

  当看到对方那冷淡的姿态后,他也没有自讨没趣的心思。

  第二场很快比完,接着是第三场。

  最后,苏澈对尹莲童,万花楼对武元通。

  在此期间,苏澈注意到了万花楼的小动作,却没有点破。

  只不过别人也不是傻子,从第一场抽签便有人怀疑,而这几场擂台比走下来,自然都能发现不--万花楼的对手都是刚好比他弱的,稍强一些的都被苏澈和尹莲童遇上了。

  而到这最后,更是苏澈与尹莲童交手,那无论如何,万花楼总能拿个前三甲,因为武元通输了。

  他输的很体面,与万花楼周旋许久,才堪堪落败。

  在武元通回到池塘边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面露不齿了。

  能当上武解元,虽说有兵部此前插手的缘故,可他的武功必然也是不弱的,起码,与万花楼也算是旗鼓相当。

  可像这般看似是纠缠多时,实际上两人都未带伤,只是微微气喘的比斗,明显是演给众人看的。

  “武解元的武功不错,我差点输了,不过日后还得练练。”万花楼摇着折扇,笑着开口。

  武元通附和一笑,脸上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遗憾,“是万公子技高一筹,武某甘拜下风。”

  “苏澈,你还要等到何时?”尹莲童早就上了擂台。

  苏澈笑了笑,同样过去。

  “万花楼此前找过我,他说要我下手狠些。”尹莲童嘴唇微动,四下无声。

  苏澈却能听的明白,这是传音入密的法子。

  “为何与我说这个?”苏澈同样传音入密,“是觉得无端针对,心中有愧?”

  “看来你还不知你我两家恩怨。”尹莲童淡淡道:“跟你说这个,是让你心有准备,而且还要让你知道,你苏府得罪的人很多。”

  苏澈点头,“虽然不是很了解,但此前,我早已记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