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4.我们都是在路上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101 2019.06.18 18:38

  信,是周子衿写的。

  不长,寥寥几行。

  字体娟秀,又透出一股独有的锋锐,笔锋之间,俱是如剑般的寒意。

  只不过,此时苏澈看着,却有股亲近。

  “离别本不需多话,但其实想想,将军府中二十余年,临走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你。那日黄昏下你问我,余心大乱,始知心意如何,也终是到了要走的时候。

  吾心仇恨深埋,一日不敢忘,岂有闲心奢谈儿女情长。依你之身份、天赋、日后成就,必会找到更钟意的女子。她会对你一心一意,将心都放在你身上,而不是一个整日想着报仇,很可能便一去再也不回的人。

  自你懂事一来,借考校之名教你不少,并非全然说教,只是尽可能将自身所得教训交付,免你少走弯路,更莫要变成如我这般的人。

  你心性善良,久居府中,少见人心险恶,只希望你能常常想起我曾说过的话,遇事斟酌一二。良善之人易轻信于人,你须知人心似海,相交比练剑还难。不过,处世亦是修行,小心谨慎莫忘。

  江湖虽然浑浊,但我仍希望你能永怀善意,清澈明朗。

  此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愿你我修行不负,终有再会之日。

  莫来寻我,勿念。”

  苏澈看完了信,只觉胸中堵了一口气,异常憋闷。

  他将有些褶皱了的信仔细叠好,收好,倚在阑干上,久久无言。

  这是周子衿的选择,想来此前一定与父亲说过了,就算他现在想做些什么,也晚了。

  堂下喧嚣热闹,笑语交谈者俱是,只他形单影只,此时看着他人欢喜,更生一种莫名的孤单之感。

  他尚有亲人,兄长、父亲,包括素月等亲近之人。

  可他们与周子衿不同,对方的离开,是真真切切地让苏澈感觉失去了什么,心底出现了巨大的空洞,呼吸都发紧,让人忍不住流泪,忍不住嚎啕,忍不住想要将情绪宣泄出来。

  却如若人坠深渊,只能沉沉地下落。

  苏澈闭了闭眼,脑海中浮现的一幅幅,是与周子衿相处时的场景。

  挨揍、学剑、考校,两人之间似乎少有那种闲谈,除却修行之外,私下里的话很少。

  不只是因为周子衿有些冷,话少,还因为苏澈同样不是多话之人,或者说,有时他想说,而不敢说。

  原来当回想起来,回忆中的美好大半都是在校场上。

  苏澈低低一笑,眼角不知何时有了一抹晶莹。

  ……

  有人从楼梯上来,是那此前出去买酒的寺人,他手里拎着泥封酒壶。

  此时,他看了眼倚在阑干旁的身影,低了低眼帘,默不作声地去小心地敲了敲一旁的房门。

  “小的打酒回来了。”他恭敬道。

  “把酒给你身边那人吧。”房中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

  寺人一愣,他身边的人?

  “难道是……”他看向一旁同样看过来的苏澈。

  即便心里很是疑惑不解,但这寺人还是没敢问,而是硬着头皮过去。

  “这酒,给你了。”他说着,直接递到了苏澈的怀里。

  说完,他便下楼去了。

  苏澈看着这酒壶,没认出是什么酒,但他没多想,抬脚便朝那房门走去。

  “酒既然给你了,就没有收回的道理。”声音自房中传出。

  苏澈脚步一顿,问道:“你我可是相识?若不是,为何会送我酒?”

  “酒是给失意之人喝的,我看你现在失魂落魄,喝来正好。”对方没有邀请他进房的意思。

  苏澈微微皱眉。

  而此时,一旁楼梯走上一人。

  “既然是贵人赐酒,你接着便是。”

  来人是苏定远,他只是看了那房门一眼,便如此说道。

  “贵人?”苏澈心中一动,“父亲是知道他的身份?”

  苏定远未置可否,只是说道:“饭菜都上齐了,去吃吧。”

  说完,他便朝此前定下的雅间走去。

  苏澈看了看眼前的房门,也跟上了。

  ……

  “我老早就听说这燕来楼清蒸鳜鱼的名头,这回终于能吃到了,真香啊。”

  原本的雅间里,刀枪剑戟四位夫人端坐着,一脸笑意地看着那狼吞虎咽的小孩。

  苏清则是一脸无奈,“我说大帅,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免得你噎死了,官府还来找我的麻烦。”

  “净胡说,怎么说话的。”刀夫人责怪道。

  那自称说书人徒弟的送信小孩名为大帅,自幼没什么亲人,也不知道名姓,就是被师傅捡到了,唤作‘大帅’,游历江湖。

  这是他自己说的,而这番遭遇显然无须细说,便足以让人心生恻隐。

  “素素和晴朗呢?”剑夫人给大帅夹了菜,问道。

  “谢谢姨。”大帅眼一弯,笑着。

  苏清撇撇嘴,自己倒了杯酒,“她们娘俩得过会儿才来吧。”

  刀夫人皱眉,“你是不是没跟她说?”

  苏清没说话。

  “哎呀,你这孩子。”刀夫人是个快性的人,她便打算去差人回府去叫。

  这时,门开了,苏定远进来,身后是领着苏晴朗的红素,以及走在最后的苏澈。

  “爹......”苏清见此,连忙起身。

  苏定远看他一眼,对一旁的红素道:“去坐吧。”

  “是。”已经丝毫不见当年那般风情,反而素雅许多的红素领着苏晴朗到一旁坐了。

  “那是你儿子?”大帅凑在苏清边上,朝四下看着的苏晴朗努了努下巴。

  苏清点点头。

  等人都就坐后,大帅站起身,冲苏定远施了一礼,“苏将军。”

  “坐吧。”苏定远颔首,“你师傅跟周兄有故,既然子衿把你托付给我,你便是苏家的人。”

  大帅挠挠头,只是一个劲的傻笑。

  苏清看他这副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爹,我也想吃鱼。”

  在苏清想开口说什么的时候,苏晴朗脆生道,说完还看了大帅一眼。一小、一半大的两个孩子对视。

  苏清一愣,然后拿筷子,“好,我给你夹。”

  此算是家宴,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来吃,众人也少有拘束。

  因为有嘴皮子利落会说话的大帅和人小鬼大的苏晴朗在,桌上自然热络,看着众人说笑,苏澈也是轻笑着。

  他这回坐在了苏定远的边上,而原本应该坐在这里的人此时却不知到了何处。

  苏澈少饮酒,只是思绪已经飞往外面,好似能看到那纵马疾驰,跃往江湖的身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