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6.处境与自省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134 2019.05.29 18:37

  “不过放心,你还是有机会再看一看这一路风景的。”

  颜琮看向苏澈,低声一笑,“而想来,你之身份,他也会喜欢这份礼物。”

  苏澈沉声道:“通过妙音坊和大行寺来达到拐卖隐藏的目的,绝不是简单的为了与牙人交易,这样会暴露,那些孩子你们会送到什么地方去?”

  颜琮点点头,“怪不得玉书老跟我夸你,你果然很聪明。”

  苏澈没说话,反倒因为他的从容淡定而不免紧张,同时也有些难以抑制的害怕。

  大强现在生死未卜,他现在想的,就是希望苏清能快些发现他不见了,然后大肆宣扬地去找,或是直接回府叫人。

  但他不愿意看到的,是那蒙面人在知道自己身份之后,会去妙音坊找苏清。

  如果因为他的缘故而连累到苏清,那他此番即便能活命,也会陷入悔恨之中。

  马车渐渐慢了下来,同时外面有甲衣铿锵之声,苏澈目光微微闪动。

  “止步!”他听见有人说话,并且朝这边走了过来。

  这是内城的城门口,他们在出城!

  苏澈眼神眯了眯,他在想要不要喊人。

  “车里的是什么人,这个时辰为何出城?”

  大抵是士卒在问,可苏澈没有听到赶车人的回话。

  “放行。”有中气十足之声传出。

  苏澈微怔,但下一刻便明白过来,如此连查也不查,这应该就是颜琮在兵马司的人。

  马车重新驶动,在城门的咯吱声中无比明显。

  “你倒是识时务。”颜琮淡淡道。

  苏澈心中一凛。

  在方才,对方一直在看着自己,他并不担心自己会喊会叫,相反的,他或许还很希望自己会如此做。因为那样,他就会狠下心去,在这里把自己除掉。

  苏澈不去想对方话中深意,只是道:“既然你们在兵马司中能有偏将做内应,肯定也能买通别人,区区守门的军卒,他能改变什么?”

  “不愧是苏定远的儿子。”颜琮说了句。

  “你既觉我是将死之人,不如将一切阐明?”苏澈道。

  “如果你还想多活一时半刻,就不要再问。”颜琮道:“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但你闭嘴就好。”

  苏澈便不说话了,当下也不敢运转无名桩功来搬运气血尝试冲穴,只好暗暗调整无名呼吸法。

  他也说不上是为什么,只当是就算临死,也要拼尽全力去寻一线生机。

  而在冥冥之中,想的自然便是所会的修行法门。

  ……

  马车走了不知多久,终于停下了。

  “大人,到了。”外面的赶车人轻声道。

  颜琮睁开眼,顺手给一旁的苏澈解了穴道。

  两人下车,苏澈因为长时间的点穴而浑身僵硬酸痛,不亚于练了个把时辰的桩功。

  他站在车辕旁,四下看了看,根本不认识这是什么地方。

  他久居府中,总共也没出城几次,而对这外城从未停留,更是毫不熟悉。

  此时只见四下高阁林立,一路来时偶闻喧嚣,不难想象,若在白日,这外城之繁华热闹绝不会亚于内城。

  只不过此条长街石砖斑驳,看来是很有年岁了。

  一旁,是灯笼高挂的府邸。

  苏澈看了眼,长街住户自是不少,可唯有此门此户掌了灯笼。

  两盏橘红色的微光,倒像是什么恶兽的眼睛。

  此时,朱红大门大开,早有俩精壮汉子从中而出,朝马车来路和其他方位仔细打量戒备着。

  “走吧。”颜琮负手,淡淡道。

  “能不去么?”苏澈握了握掌心,干干道。

  逃自然是逃不掉的,此前他以为颜家书香门第,不懂修行,哪曾想过颜琮竟还是武道高手,仅凭那手点穴便可见一斑。

  颜琮斜睨他一眼,似笑非笑,“玉书说你诡计多端,你也不用在这与我装样子。你不是想知道更多么,现在不妨便进去瞧瞧。”

  苏澈抿了抿嘴,他只想装的无害,可天知道颜玉书怎么在颜琮面前评价的自己,而且颜琮是看着自己长大的,当真是对自己无比了解。

  “战场瞬息万变,绝境时还求一线生机。”颜琮抬脚朝府中走去,“有什么手段,尽管试与我看。”

  苏澈咬咬牙,闷着头跟了上去。

  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反正都这样了,除了硬头皮也没别的了。

  颜琮感知到身后那人虽然紧张却不乱的呼吸和步子,无声一笑。

  ……

  这府邸自是不小,陈设风格与内城大宅院相似。

  苏府本就是老宅,远不是这等浮华装潢能比的,谈不上入眼与否,只是苏澈自然用不着惊讶,他看的是这府中暗哨所在,以及这护卫的力量。

  所过两进大院,他已经看到了三队手持火把的巡逻守夜人,具都是身负刀剑的干练之人。

  能有这么一股力量,那这府邸的主人会是什么刀口舔血的江湖大豪?

  苏澈有些好奇,但更多的,还是心底的担忧。

  或许自己,今次便再也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他想起了自家父亲和周子衿,心中担忧和亏欠交织,以及对可能到来的死亡的畏惧压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

  啪,

  冷不防,苏澈脑袋被人拍了下,这更如是情绪爆发的导火索,他眼眶一热,竟是差点哭出来。

  并非是委屈,而是在心中重重压力之下的反应。

  但他仍是倔强地仰了仰头,梗直了脖子。

  颜琮没看他,只是淡淡道:“我还以为你会吓尿了裤子,不过这快哭的样子,也当真让人小看。”

  说着,他便当先进了灯火通明的大堂。

  苏澈吸了吸鼻子,拍了拍发烫的脸颊,深呼吸几次,昂首挺胸地跟了进去。

  他是苏府的二少爷,将来的少将军,更是苏定远的儿子,就算前边是刀山火海龙潭虎穴,他也不能坠了苏定远和苏府的名头。

  自己可以被人小看,但父亲和苏府不行。

  在他堂然进去之后,堂中几人的目光便落在了他的身上。

  上首的是一个须发皆白,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者,只不过双眼眯缝,不见浑浊。有颜琮在前,苏澈自然不会再被他人外表所欺骗。

  堂中分列左右,左三右二,左位除却低头饮茶的颜琮外,另外两人却是一对双胞胎女子,三十左右的岁数,俱都身穿青衣,一个双臂挂满铜环,一个手旁放着对脸面大小的金环。两女子目光锐利万分,隐隐有种如火般的侵袭。

  苏澈只觉眼眸刺痛,没敢多打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