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相约黄昏后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139 2019.06.08 09:00

  黄昏下的小院,竹林外的回廊旁,两人坐着。

  周子衿神情平静,看向沙沙作响的竹林,不见方才的失态。

  一旁的苏澈揉着肩膀,更多的还是忐忑,目光躲闪似的看着别处,就连呼吸都是微乱。

  他在想对方为何会出现在这,是武举就在明日,所以来给自己助威宽慰的,还是纯粹几个月没有交手了想要来考校自己的功夫?

  苏澈没有问,他还是不好意思。

  “你怎么发现我的?”周子衿先开口了,语气平静如常,又如她如今气质般清冷。

  这让苏澈想起了当年所见的叶梓筠,似乎她的气质也是如此,只不过她像是天生如此,而如今的周子衿像是一种漠然的冷。

  直觉里,在对方身上好像发生了什么,而苏澈无从知晓。

  他说道:“是风。”

  “气味?”周子衿蹙眉。

  “不是,就是一种,嗯,一种陌生的气息会出现在风里。”苏澈斟酌着回想方才的那种感觉,他仍是没有与她相视。

  “原来不是我自身的原因。”周子衿好像松了口气,她问道:“开始的时候,你以为是谁?”

  苏澈便将此前怀疑说了出来,道:“我很少出府,少历练,想杀我的,我只能想到有利益相争的对手。”

  “很好。”周子衿点头,“当能从利益开始思量人心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成长。”

  苏澈默默点头,这种成长,说不上好坏。

  “什么时候发现是我的?”周子衿问道。

  “你出现的时候。”苏澈说道:“从你在我身后出现,我就知道是你了。”

  因为两人太过熟悉,他没有把话说出来,这种熟悉足以抵消所有的伪装,只要对方出现在自己的身旁。

  周子衿抿了抿唇,看过去,看到的是已经少了少年人的柔和,多了些成长后的冷淡的侧脸。

  苏澈感觉到她的注视,眼神微乱,强忍着没有看过去。

  “明天就是武举,外试第一场是比骑、射,你有多少把握?”周子衿轻声道。

  武举,是为了给军中选拔良才骁将,自然并非是只看个人武功高低,所以这也限制了绝大多数的江湖人。

  骑、射两门,不是那么容易练的,也少有江湖中人会去习练。这是在战场上才会爆发出最强的能力,而非一般的交手对敌。

  苏澈这些年练过骑术,已经像模像样,而凭借体魄与内炁,射定靶也十拿九稳,只是动靶和骑射相合的技巧他还不行。

  而想来,能在这一门拿分的也没几个,他此前也是对参加武举的一些人有过了解的,勋贵之后里不乏有善骑射者,可自身修行一般,寻常出身里也有善射者,同样各种短板。

  没有钱财各种资源支持,练武是很少能出头的。

  苏澈想了想,道:“中上应该不难。”

  周子衿自是了然,开口道:“宣威将军牛敬忠之子牛贲便善骑射,另外还有几个有出身的也将赌注压在了这一场上,这一关尽力即可,不必太强求。”

  苏澈点头。

  ……

  武举分内、外试,内试考韬略,但并不要求像科举考试那样繁复,只是给你出一题目,让你破题,文章不需多华美,字有太多,只简短意赅便好。

  外试第一场是骑射,第二场便是打擂。抽签选取对手上擂台,这是考校个人武功修行,自然也是最重要的一科。

  而内外试得分高者录为武举人,胜者‘为武解元’。

  只等半月后入皇宫,由陛下亲自出考题,然后在宫中摆擂,过其一者便为武进士,第一名点为‘武状元’。

  能入大梁会试武举者八百人,他们各有所长,知道自己该把取胜的希望压在何处。

  而凡参加武举,最忌便是受伤,历年来,不乏有在擂台上下黑手的,为的便是不让对手在接下来的殿试上占据优势。所以很多个人武功偏弱,而对手更强的,就会在上擂台时就认输。

  为的,就是保全自身,不让自己受创。

  武举不是逞个人之勇的,而是综合性质的选拔。

  它会尽可能地做到公平,可实际上,有将门等勋贵子弟的破格安插,以及各方各方江湖大豪后辈的参与,数百年来,平民者能出头的少之又少。

  但无一例外,每一场比试都会有兵部和军方的人在,他们会从中挑选自己看中的好苗子,哪怕对方在某些方面是短板,可只要被看中,依旧可能飞黄腾达。

  因此,拼尽全力和另一种程度上的惨烈,反倒成了参加武举的机会,也是平民之路。

  而苏澈自然是不需考虑这一点的,他参加武举并非是为了入军伍,而是搏一个出身—虎父岂能有犬子?

  ……

  “你是心里有考量的,很让人省心。”周子衿看着他,沉默半晌后,道:“而如今你修为日长,我也已经没什么可教你的了。”

  苏澈一愣,下意识看过去。

  两人相视,眼神多是柔和,而似乎各自有许多话要说,但始终无法开口。或者,是不知该如何说起。

  “那个,上次的事情,对不起。”苏澈紧张道。

  周子衿点点头,“我都忘了。”

  苏澈小心地看了看她的神色,平静,睫毛很长,眼睛很亮,哪里都好看,怎么看都看不厌。

  他心里一惊,暗呸自己在乱想什么,心底却隐隐有些失落。

  “我…我今年十七…”他话语略有磕绊,耳廓微红。

  周子衿一怔,眼底复杂一闪而逝,她轻笑,“我知道啊,姐姐今年二十三。”

  苏澈嚅了嚅嘴,然后挠头,“那个,父亲说大哥在我这个年纪就想着成亲了,不是,他是在年前问我,问我有没有钟意的女子。”

  说着,他眼帘低了下去,有些不敢去看眼前的人,声音更是渐不可闻。

  “那你是怎么说的?”周子衿看着他,轻轻咬唇。

  “我说,我说没有。”苏澈小声道。

  “噢。”周子衿只是应了声。

  “我不是那个意思。”苏澈一急,下意识伸手,但手刚抬起来,就顿了顿,落了回去。

  他讷讷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看着眼前的人,目光有些恳切,也有些不安。

  周子衿是何许人,苏澈自小的所有心思,在她面前几无处遁形。

  她轻声道:“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那就武举之后吧,该会有一个答复。”

  苏澈眼神一亮,握剑的手有些用力,喜悦如整个人都不知该如何安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