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苏清教弟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245 2019.05.27 18:40

  苏澈心情不大好。

  这日黄昏傍晚时,苏清兴冲冲地朝外走,刚好看到了坐在回廊上的胞弟。

  “阿澈,一人在这作甚?”他脚步一停,随口问道。

  苏澈看他一眼,“透透风。”

  苏清看了眼天色,伸出手,像是捕捉风一样,而后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苏澈有些意外。

  “心情不好?”苏清问道。

  苏澈点头。

  “你说你还这么小,身上的担子就这么重,哥哥看着累啊。”苏清揪着脸,像是不忍却在笑。

  苏澈白了他一眼,不理他。

  岂料苏清一步过来,抓住他的胳膊,道:“走,为兄带你去个好地方。”

  “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

  苏澈气沉胸腹,稳坐腰马,哪是苏清能拽得动的。

  苏清见此,只好松手,“这不是看你近来心情烦闷,想领你出去耍耍嘛。”

  苏澈好笑道:“又是你常去的烟柳巷?”

  “胡说,风月场所怎么会是烟柳巷,粗鄙。”苏清脸色一虎,“君子如玉,文人风雅你懂吗?”

  苏澈摇头,“你去吧,我可不去,被父亲知道可不得了。”

  “你就这么怕父亲?”苏清眼珠一转,道:“甭管学文还是习武,都秉持张弛有度,你老这么绷着不行呀。”

  苏澈笑着看他,“你就是度量太狠了。”

  苏清似乎没听出他话里的嘲讽,只是一撩绑着书生髻的缎带,道:“你知道什么,赶明年入春为兄便要参加科举了。”

  苏澈一愣,这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不由得怀疑是不是对方故意糊弄自己。

  可没必要啊。

  苏清很满意他的表情,“你将来是苏府的少将军,那为兄总不能成为将来别人提起你时的笑柄吧。”

  苏澈一听,连忙起身道:“哥你别多想,那日是......”

  苏清一摆手,打断道:“哎,你我兄弟还说这些作甚,我知你近来不痛快便是因此,索性过来开解你一番。”

  不等苏澈心中一热,只听眼前人道:“可为兄腹中无物,说不出大家之言,只能请你去文雅之地耍耍,通通文墨。”

  苏澈无语。

  “走吧。”苏清一把揽住他的肩头,“今夜父亲去了大行寺,子衿内功突破在即,谁还有空管咱们兄弟?”

  苏澈看了眼在院中偷摸朝这边看的苏大强,点了点头。

  ……

  所谓风月雅地不过是冠冕堂皇的称呼,其实烟花巷子,谁人不知?

  这里是习武之人喝酒寻洒脱的地方,是读书人虚荣抒发,更散才情之地。

  这里是喜怒哀乐皆有,快活与失意交织的地方。

  这里是销金窟,刮骨地,伤心处。

  苏澈这次是骑马来的,他骑术一般,此时股间隐隐作痛。

  苏清却是潇洒地跳下马,早有小厮弯腰过来,熟练地牵了缰绳。

  “哎呀苏少爷您可来了,红素姑娘可等急了呢。”这小厮一脸谄笑,眼里满是恭敬。

  且不论真假,这礼数到底是挑不出毛病的。

  苏清下巴一扬,早有跟来的苏府下人赏了十两银子过去,小厮顿时乐的能看着后槽牙。

  自黄文虎受伤之后,他身边总跟着七八个府中好手,此时虽有苏澈和苏大强在侧,他们也不离苏清左右。

  “你们自己找地方耍去吧。”苏清道。

  “可是......”

  “有什么可是的,没看到阿澈跟着我么?”苏清颇有些顾盼自雄的意味,“而且大强还在呢,你们担心个什么。”

  苏大强憨憨一笑。

  等人牵了马走了,苏清一揽苏澈肩膀,抬脚就往灯笼高挂牌匾宽的阁楼而去。

  苏澈抬头看了眼,妙音坊,他微怔,已是想起了什么,不由失笑。

  “怎么,看到了哪位姑娘?”苏清随口道。

  苏澈却是不在意地揭他伤疤,“你上些日子刚在这挨了打,怎么还来这儿?”

  苏清脸色一红,不乐意了,“什么叫挨打,我那是打人好么。当时你是没在这,那莽汉被我三拳捶到了桌子底下,要不是看他们人多,我肯定把那家伙打得出不了这个门儿。”

  “呦,老远就听到有人说打人,是谁这么霸道啊?”

  糯软而甜腻的声音遥遥而来,一道身影娉娉婷婷,若杨柳扶腰,轻摇着桃花扇走来。

  在苏澈两人进门之后,一身绯袍的萧情儿便靠在门内不远的阑干旁,一脸媚意含笑。

  苏澈能感觉到身边的苏澈先是一僵,转而颤了下,呼吸可见地有些粗重。

  他不由耸了耸肩,离对方远了半步。

  “萧姑娘。”苏清咧嘴笑着,有种说大话被人戳穿了的赧然,也有些不禁佳人风情的羞涩。

  苏澈何曾见过他这般模样,顿时打了个冷颤。

  “怎么,苏公子还领了小孩来?”萧情儿睨了苏澈一眼,看向苏清,“可别等苏将军来拆了咱们这小地方。”

  苏澈眯了眯眼。

  苏清却不以为忤,上前过去,“萧姑娘说笑了,这是舍弟,今晚来听曲儿的。”

  “只听曲儿啊。”萧情儿脸上好像是有些失望,目光在苏澈腰下瞄了瞄。

  她的眼神因妆容本就媚意非常,此时更显勾人,苏澈被她这么有意无意地一瞧,心底竟是莫名一热,浑身有些说不出的不自在。

  就好像是习惯了清凉,却陡然进了燥热的环境一般,让人难耐而骚动。

  但下一刻,那无名呼吸法如狂蛟吐浪,苏澈鼻息一瞬微重,眼底却满是清明。

  萧情儿柳眉一扬,可见惊诧。

  苏清笑着挡住她的视线,道:“红素姑娘还在等着,这便先上去了。”

  萧情儿轻哼一声,“春宵苦短,你苏大公子倒是会怜惜。”

  苏清只是笑着,伸手抓了苏澈的胳膊,径直往里走去。

  至于苏大强,则是毫不掩饰地看了摇扇的萧情儿一眼,倒未跟苏澈两人同行,而是并排着从墙边过去。

  ……

  妙音坊内最多的自然是人。

  穿搭各异,风情不同的姑娘;或粗犷或文雅的客人。

  红绸满梁,处处脂粉花与酒香。

  有女子经过,笑着跟肃清打招呼,而后者伸手摸了下,惹得姑娘花枝招展,苏澈却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香吧?”苏清拿手在鼻尖闻了闻,看着四下喧闹和入目浮华,一脸陶醉。

  苏澈却是揉了揉鼻子,实在是这脂粉味混在花香与酒中,有些辣鼻刺眼。

  “多来几次就好了。”苏清看他样子,不由打趣道:“你整日在府里,就算有先生教导,又能长得什么见识?书读万卷不如出门一里。”

  苏澈有些意外,而且莫名觉得这话有些道理。

  但下一刻,苏清接着咧嘴道:“你想想啊,府里规矩那么严,丫鬟虽然漂亮但哪敢认真打扮。你瞧瞧这里的女子风情,啧啧,第一次见吧?开眼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