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谁人求得清净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106 2019.05.21 18:30

  江湖中不缺豪杰,更不少美人。

  柳如眉,云似发,鲛绡雾縠(hu二声)笼香雪。

  颜玉书所指的方向,便有佳人。

  苏澈一眼看去,眼中顿生赞赏。

  白衣胜雪,长剑在手,那不是话本读物中扶弱杨柳的女子,而是如冰似月,英姿飒爽的女侠。

  “她们是天山剑派的传人。”苏大强道。

  也只有天山剑派才会有这般清冷高洁的女剑客。

  颜玉书啧啧嘴,还不待开口,那边天山剑派里有人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望了过来。

  眸光有些冷淡,如一泓清水。

  那女子年华不过双十,身姿高挑,五官线条偏硬且较为清冷,多的是英气而非女子柔态,别人都是左手持剑,她却是以右手。

  颜玉书被这眼神一看,话噎在嘴里,同时似有压力而来,让他脸色一白,不由退了半步。

  苏澈扶了他一把。

  “好生霸道!”颜六有些不悦,他身为颜府护卫,自家少爷出丑,他脸上自然也挂不住。

  苏大强拉了他一把,道:“此女应是叶梓筠。”

  颜六一听,脸色微讪。

  叶梓筠,天山剑派当代传人,曾一剑破十三甲,虽未入混元境,也相差不远。

  他们远不是对手。

  再者,天山剑派是八荒剑派之一,虽在北燕境内,但素来中立,此次能来想必另有一番牵扯。即便是二位少爷让他们去讨回面子,他们却也是要为家主考量的。

  颜玉书不是纨绔少爷,此时只是冷哼一声,移开了目光。

  “有什么大不了的,要是我也修行,哪还有她嚣张的份儿。”

  苏澈闻言,轻轻一笑,“说的是。”

  得他肯定,颜玉书脸色终于缓过来。

  人群忽而有些喧闹,却是从大行寺大殿之中缓缓走出穿着月白僧袍的小沙弥,他们年纪相仿,俱是粉雕玉琢般的清秀。

  “要开始了。”颜玉书双眼一亮。

  这些都是从大梁各地的佛寺庙宇里层层选拔而出的小沙弥,身上或多或少都懂些修行,而天赋不消说,佛法更是精湛。即便不成佛子,如今也算是入了大行寺的山门,只待学得修行法门,境界自是一日千里。

  苏澈站得靠前,虽然有人群相隔,但看的也算清楚,此时看着这些明明紧张万分,却偏偏要努力维持淡定神色,且脸上带着微笑拘谨,看向主考的大行寺僧人更带讨好的同龄人,不知怎的,心里忽地生出些同情来。

  佛门自称与世无争,可现在,这些刚踏入修行的沙弥便要为此争那佛子的名头,而可见的是,在今日之前,他们又该是经过了多少淘汰算计才可站在这里。

  其中自然不会只有辩驳佛理吧。

  苏澈知道自己这般情绪毫无意义,可不免遐想颇多。

  就连这向来自诩洒脱超凡的佛门中人,自小都不是清净的,那其他地方,其他修行人呢?

  那些说书人口中的江湖好像并非全然潇洒自由,人在江湖,是不是也像这样,要争才行。

  苏澈心中原本对江湖的神往因此变淡了些。

  大行寺的和尚在说着待会儿要考校的东西,也可以说是规矩,有些繁复,而苏澈不懂佛法,也未入江湖,自是听的云里雾里,只是知道很麻烦,而且时间也会很长。

  他用胳膊撞了撞颜玉书,道:“要不咱先找地玩会儿吧?”

  他们此前本以为盛事会很热闹,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而事实上,真正热闹的是选出佛子之后的仪式和数千人的流水席。

  颜玉书眼珠一转,干咳一声,道:“那什么,你去吧,我再看会儿。”

  苏澈眨了眨眼,待看到这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微颤的睫毛时,心中当即一笑。

  “也成。”他说道:“那我就去别地转转,不过这里啥人都有,你自己小心。”

  颜玉书摆摆手,“能进来的都是交了银子的,能舍得拿出五十两银子的,起码也是懂规矩的,不碍事。”

  苏澈却是不这么认为,因为懂规矩的人更知道如何坏规矩。

  但他素来知晓颜玉书的脾性,也就不再多劝,点点头便朝外走去。

  等他和苏大强从广场人群里走出去了,颜玉书这才一合折扇,冲颜六使了个眼色,另选方向离开。

  ……

  “少爷,颜公子可不是能坐得住的人,这次他怎么会在那听人讲佛?”苏大强挠了挠头,看着四下其实也有不少从广场附近自行走动的人,随口问道。

  苏澈笑笑,“还能有什么,他这是惦记那绿萝姑娘呢。”

  苏大强愣了愣,更是觉得难以理解--难不成这些大户人家的公子心智都这么早熟不成?不过十一二岁,黄毛小子和丫头片子而已,这就已经惦记上了?

  苏澈看他一眼,一眼便看穿了这个外表憨厚的汉子,“等回府,我让子衿姐考校一下你的武功。”

  苏大强脸色一苦,急道:“大强一向尽职尽责,忠心耿耿,少爷这是为何?”

  苏澈轻哼一声,“让你整天编排我。”

  “我没有。”苏大强急忙否认。

  “腹诽也不行。”苏澈淡淡道。

  苏大强脸色先是一红,然后惊道:“少爷何时会的他心通?”

  苏澈没理他。

  给自己当了十年护卫了,对方眼珠一转他就知道在憋什么屁。

  苏某人虽然很少出府,但府里那么多人,他在府里没事可就爱看那些闲杂小说,以及揣度府中每个人的心思。

  ……

  饶是大行寺,天下景色也一般无二。

  苏澈不是愿意看风景的人,因为那是诗人骚客喜欢的,抒发才情。他四下走了走,看到无人的檐下,便过去坐了。

  眼前是一方荷塘,此时有鸟飞来汲水,他看着,倒也自怡。

  但这可苦了苏大强,他可不是喜欢清净的人,此时靠在廊柱上,搔搔头转转身子的,不时四下瞅着,看着就不自在。

  苏澈见他如此,此地又非家中,他也无心去修行,便想着打趣几句。

  但蓦地,他心底忽生莫名烦感,接着便见原本有些郁闷的苏大强一下拧了眉头,上前一步,站在了他的边上。

  “有血腥味。”苏大强说道。

  此血腥自非庖厨之味,可破甲八九也曾上过沙场的他当然对此敏感。

  苏澈看了眼荷塘,水波清漾,时有微风习习。

  可在这名满天下的佛道大宗之中,何来杀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