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剑势(下)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253 2019.06.24 18:30

  尹莲童当然听明白苏澈在说什么,当即道:“那就好,我还怕你不会出全力。”

  苏澈轻笑,缓缓抽剑,“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了。”

  尹莲童手掌一翻,玉箫已落在手上,可他眼前,早已失去苏澈的身影。

  音功无形而难防,最好的解决方法便是将施展之人制服。

  苏澈拔剑虽缓,可出剑极快,剑步之下,一剑从尹莲童右侧刺来!

  锵!

  宛若金铁相交的脆响传出,却是苏澈由出剑变为抬剑,挡下突然而来的锋锐之气。

  他的眼底微凝重,尹莲童的玉箫方才竟然不是吹的,而是弹的!

  尹莲童淡淡一笑,手指点在玉箫之上,便有箫声传出,不成曲调,只是乱音。

  叮叮叮,苏澈以剑来挡,眼前无形之中仿佛有无数刀剑划过,与他相抗,而若漏掉一丝,便是刀芒剑气临身。

  这是只能耳闻却无法看见的杀招。

  “这是什么道理?”亭中,万贵妃看着好似独自一人在舞剑的苏澈,听得那传来的分明是兵刃相接的声响,有些疑惑。

  “尹家的音律绝杀。”玉书适时开口,“音波无形,施展之人真炁外放,以手中材质特殊的玉箫为辅,闻声杀人。”

  “杀人无形,这么厉害!”万贵妃低呼一声。

  “还是尹莲童手中玉箫是传承神兵,他本身又自幼通习音律,内炁浑厚。”玉书道:“换做旁人,只能吹拉弹唱,做不到他这般轻松。”

  苏澈只是在挡,好似落入下风。

  乔芷薇静静看着,原先还想他是否得了天山剑派的传承,可现在看来,他真炁之中不带寒意,出剑不成章法,偏似浑然天成,这与天山剑派那种凌厉森寒大相径庭。

  “这究竟是什么剑法?”她心里想着,颇欲一探究竟。

  尹莲童不知何时已经将玉箫凑在唇边,双手持着,轻轻吹奏。

  曲调铿锵,有若千军万马奔袭,又如秋风高,无边沙场,将士喋血。

  音杀不绝,如若无数人从四面八方出剑,千丝万缕,铺天盖地。

  苏澈手中剑若风车,与无形音杀相撞时隐有剑气溃散,处处是音爆剑鸣。

  亭中,苏定远听到这首曲子,眸光一沉。

  万贵妃轻笑,“这是什么曲子,怎地以前没听过?”

  玉书想了想,道:“是北燕的《破阵曲》。”

  万贵妃一愣,“北燕?”

  “永盛三十六年,北燕破大梁云州,一州之地沦陷,上下官员四十七人,以身殉国。”苏定远淡淡道:“这首曲子,就是北燕乐师为庆贺此功而作。”

  万贵妃嚅了嚅嘴,却是没说话。

  没有人敢拿战争开玩笑,尤其是这种惨烈和耻辱,就连方景然都沉了脸色。

  “他好大的胆子!”高尧低声道。

  “苏澈方才剑法以势,几有神桥之境特征,这首曲子千军辟易,破阵八面,正成克制。”玉书说道。

  武道相争,擂台比斗,自然是看尽个人手段,只要在规则之中便可。

  此曲如若牢笼,将那欲起的剑势牢牢封住,且八方音杀汇聚,留给苏澈出剑的方圆之地更在不断缩小。

  “若是继续下去,不出半刻你便要败了。”乔芷薇看着苏澈,心想,“你的手段,就到此为止了么?”

  “我知道你的剑很快,可若是无法走出一步,再快的剑也只能定在原地。”尹莲童虽在吹奏,可声音却传进那持剑抵抗的人耳畔。

  苏澈没应声,只是脚踩定桩,八方不乱,沉影剑下,密不透风。

  他是跟周子衿学的剑,虽然彼此剑法不同,可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只要手里的剑够快,眼前的一切便都可以斩开。

  只不过尹莲童的音杀成阵,若不能一击功成,他便可卷土重来,那样只是无尽循环,就看两人谁能耗过谁。

  可苏澈没有这个打算,他虽藏拙,不喜出头,可当觉得差不多该结束的时候,他自会选择了结。

  剑身轻颤嗡鸣,一声剑吟传遍场间。

  尹莲童脸色一变,只觉得这声剑吟之中如有困龙升天之意。

  原本囿困的人影陡然一晃,霎时便冲破了那围困而来的音杀,如若铁器崩碎的声响不断,那人如一缕飞芒瞬息而至。

  尹莲童的玉箫还未从嘴边离开,眉间便觉一点寒星,先是一凉,接着便有丝丝温热自眉心而出,顺着眼眶鼻梁淌下。

  强烈的恐惧不可抑制地自心底而生,可在下一刻,对方收剑,从容翩然,一股巨大的落差和懊恼陡然而生。

  两相情绪冲突,尹莲童又羞又怒,哇地一声吐出口血来。

  他捂着胸口,手里的玉箫握得很紧。

  而此时擂台上,原本的刺耳喧嚣尽去,仿佛刚才的无边碰撞只是错觉。

  尹莲童败了,与刚才一直所处上风的形势相比,似乎太过轻易。

  “你...你一直在聚势?”他擦了擦嘴角,问道:“可为什么,我已经以音杀截断大势,你并未勾连天地之桥,如何还能再起剑势?”

  苏澈已经收剑,此时闻言,轻笑,“你认为我身具神桥特征,可事实上好像并不是这样。”

  尹莲童一愣,身具三境特征,难道还不是在该境之路而行吗?

  苏澈道:“你挡不住我的剑。”

  “那一招,叫什么名字?”尹莲童仍有不甘。

  苏澈摇头,“就是出剑收剑,快慢而已,哪里需要什么名头。”

  尹莲童觉得有些难以理解,毕竟,武功招式繁多,而尤其是用剑之人,就算是简单的一招斜刺,都会冠以‘仙人指路’或是‘苍松迎客’这等风雅称呼。

  可在对方这,便只有出剑收剑,快慢之分?

  不过,他想着,若是细想来,这的确是更为贴切。

  在苏澈获胜后,万花楼的脸色阴沉无比,但他不敢流露杀心,因为苏定远就在亭中,入三境的大修行感知敏锐,必会察觉。

  “狗屁的少年天骄。”他暗呸尹莲童一声,“手握神兵竟然还能落败,废物一个!”

  他却是不知道,这武举虽为名声,可并非生死相较,尹莲童是后起之秀,当代天骄,他必是有杀手锏的。

  在尹莲童想来,若非万不得已,他不会轻易示人。

  毕竟,天下很大,他们要争的不是一时。

  可是,尹莲童服下愈伤的丹药,默默看着苏澈。他没有想到,无论是对方的出剑和破招都那么快,让自己根本无从反应过来。

  现在,他有些对此前败于苏澈之手的易长月,有些感同身受了。

  而且,他才不会相信苏澈只有那看似平平的一招,因为从比试开始到比试结束,对方的眼神便没有变过。

  平静,从容。

  那是早就知道结果的自信。

  他到底有多强?尹莲童忽而摇头,已经不重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