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放榜日的清早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109 2019.06.19 09:00

  三日后,武举放榜,春闱开考。

  清早,苏府上下已经忙碌起来。

  “二少爷,再多泡些时候吧。”

  “不必了,药性都已经用上了。”

  “可这时辰才刚过了一半呀。”

  “这说明我武功进展飞速,修为越来越高了。”

  房间里,苏澈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对屏风后收拾药渣的素月说道。

  素月摇头,“反正我也不懂武功,你说是就是吧。”

  苏澈穿好衣衫出来,手上握剑,“我哥起了吗?”

  近年来的苏清隐隐又恢复了往年的恶习,比如说懒起,每每都要到早饭做好上桌,他才到场,而且有时还不洗漱。

  “今儿是科举开考,他应该起了吧。”素月将手里的东西递给随侍的丫鬟,边说着边走过来。

  她走到苏澈面前,自然而然地伸手帮他整理领口,待看到他玉带上系着的佩玉时,眼中更有笑意。

  苏澈道:“我得去瞧瞧,要是没起可得喊他。”

  现在,红素和苏清是分房睡了,夫妻间矛盾有些积深,三天前的家宴似乎更激化了这一点。

  素月拂了拂苏澈的肩头,满意道:“少爷今天若也参加科举便好了。”

  “文武双全的人,只在话本里。”苏澈一笑。

  ……

  苏清本来起得晚,但架不住家里多了个人。

  已经随了苏姓的大帅正紧张地盘点着书篓里的东西,仿佛今日科举的是他一样。

  “你急什么的?”苏清拿盐漱口,有些睡眼惺忪,含糊道。

  “师傅说过,读书是大事,出人头地,他只是个老童生,对那些秀才举人羡慕了一辈子。”苏大帅认真道。

  苏清翻了个白眼,“合着你这是想让我替你师傅考呗?”

  “他皓首穷经大半生,最后只能去说书,我可不想你也考到白头。”苏大帅笑了笑,“科举就像是吃酒赌钱,会上头的,你要是上了头,谁来请我吃清蒸鳜鱼?”

  苏清听到这个就来气,一连三天,这小子每次晚饭都要来一道清蒸鳜鱼,属猫的?这鱼就那么好吃,吃不腻呢?

  苏澈走到小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在拌嘴的一大一小,一脸无奈的苏清和在堂前收拾书篓的苏大帅,这两人,倒更像是父子。

  “你怎么来了?”苏清将书篓拎了,问道。

  “来看你起没起床。”苏澈笑笑,“不过现在看来,府里的下人不敢喊你,但还是有人敢的。”

  苏大帅闻言,只是乖巧一笑。

  他也算是跟着师傅走南闯北的,见过不少世面,眼前的兄弟两个,虽然苏清不着调,是个纨绔子弟,但还是很相处的,私下里也没什么脾气,嘻嘻哈哈的。

  可这苏澈不一样。

  怎么说呢,看似与人为善,可话不多,文文静静的,倒像是个大家闺秀的性子,但苏大帅却下意识不敢招惹他。

  并非是因为他武功高,而是那身上自然而然流露的一股气势,和总是平静而透着疏远的眼神。

  苏大帅觉得自己看人还是挺准的,这人就像是一把剑,除了被它认可的人,都不能碰。

  在周子衿离开后,他好像更冷僻了些。

  苏清打了个哈欠,“还是待会在马车上眯会儿吧。”

  “你不吃饭了?”苏澈问道。

  “路上吃。”苏清说道:“包打听他们肯定都买好了。”

  他看了眼天色,“这个时辰,他们也快到了。”

  说完,他便招呼着苏大帅往外走。

  “大帅也跟你去?”苏澈有些意外。

  不只是苏大帅现在要上私塾,也因为他可是见识过苏清的那几个朋友,他们的‘真性情’可能不适合让苏大帅看到。这个年纪的孩子还小,心思没有长全,很可能会被教坏。

  苏清不知道他担心的是这个,只是道:“他现在不也读书了嘛,以后也是要科举的,先随我见识见识也好。”

  看到苏大帅亦步亦趋的样子,苏澈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

  苏清没有吃饭便出府了,苏澈却在府上用的饭。

  饭后,自有丫鬟来收拾桌子。

  一旁,苏定远看着冒热气的杯子,道:“待会儿就到放榜的时候了。”

  苏澈点头,这是放榜,第一名为武解元,因为有骑射这一外场的缘故在,他没想过自己能独占鳌头。

  但半月后还有殿试,届时唱名,那才是状元郎,而只有擂台比和破题考校,他信心很足。

  “这两日我在兵部。”苏定远说道。

  武举的内试考卷,自然是由兵部来审理考核的,苏澈知道。

  而听对面那人如此说,他眼神微动,“父亲是在阅卷?”

  他心中有些忐忑,既能阅卷,那自然是看到了自己的破题,就是不知道会如何置评。

  “考生里,大半选了早就备好的旧题,只有不足三百人选的是为父出的考题。”苏定远端起茶杯,里面是白水,他淡淡一笑,“所以,这次阅卷,兵部的人要容易很多。”

  “父亲的意思是,没选的那些人,都落榜了?”苏澈惊讶道。

  苏定远点头,“没错。”

  苏澈犹豫着,没开口。

  他觉得这有些不公平,也太因个人而武断了些。

  然后,他便听眼前人淡淡道,“旧题是对「去岁禁军和兵马司在城外的演武」进行分析,在黑市上,这份考题只需要五两银子。”

  苏澈怔了怔,惊讶丝毫不比方才要少。

  黑市,便是不上台面的坊市交易,内、外城各有一个,只不过他也只是听闻,而不知道确切所在。当然,也或许这只是个称呼,没有实质的地点和人员。

  他意外的,是武举的考题竟然会外泄,要知道,无论是武举还是科举,考题外泄都是重大事件,而相关官员也要因此受到牵连。

  尤其是,武举的命题从来只有一道,都是兵部和军方三品上的官员亲自敲定的,旁人在考卷到手前都是不知情的。

  苏澈没问泄题的是谁,哪怕看到自家父亲明显知道是谁的样子。

  “你想知道自己的名次么?”苏定远忽然开口。

  若是之前,苏澈能脱口而出一个‘想’字,可事到如今,他心里却忽而有几分洒脱。

  “还是自己去看看吧。”他笑着说道:“从父亲的嘴里听到,总觉得有些别扭。”

  这会让他有种作弊的感觉。

  而最主要的,是这既然乃是自己武举,若不能亲眼去看榜,那才是憾事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